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 第3138章 盗脉辛秘
    第3138章 盗脉辛秘

    九情闻言,忍不住低声嘀咕一句,“我哪里有诅咒你师门的胆子?”

    不过他对冯君的来历真的很好奇,“你的师门……应该是在一个独立的世界。”

    冯君对此早有心理准备,他不以为意地笑一笑,“您这话……跟没说差不多吧?”

    “倒也是,”九情无奈地苦笑一声:我本来想说“大世界”的。

    但是现在,他真不敢随便说了——有些因果是他承担不起的。

    所以他想一想之后发问,“你一定想要知道第四个通道口,是有什么原因吗?”

    “确实有原因,”冯君不动声色地回答,“但是我不方便说。”

    “我明白,”九情这次表现得相当通情达理,“是跟你师门有关吧?”

    你到底知道了些什么?这时候,冯君的心里相当疑惑。

    对方是堂堂的元祖,还是自视非常高的那种,绝对不可能无的放矢。

    然而,他还没办法仔细问,只能含含糊糊地回答,“有点关系吧。”

    “那我这么跟你说吧,”九情也下了狠心,不想再隐瞒了。

    “那个挪移走通道的人,确实是盗脉的修者。”

    “盗脉的修者……”轩辕不器咬牙切齿地嘀咕一句。

    九情不耐烦了,“不就是个阿修罗世界的通道吗?瞧你这点眼界,有点真君的体统成不?”

    “身为真君,当然要帮族中小辈争取资源,”轩辕不器这一次也不答应了,还一个劲儿地说我呢,你自己做得就很合适吗?“阿修罗世界小了点,前辈你不是也在吗?”

    别跟我扯那些犊子,一个劲儿地说这里是小场面,你自己做的不也是这些?

    “呀?”九情气得差点笑了,谁给你的胆子,这么跟我说话?

    然而,此前他对上冯君有点软弱,现在较真的话,有欺软怕硬之嫌。

    所以他只是冷哼一声,不悦地表示,“我能抽取这方世界的灵气和本源,你做得到?”

    轩辕不器闻言就有点不服气了,他知道自己做不到,但那是受到了阿修罗规则的影响。

    他还没有想好要不要反驳,冯君出声了,“盗脉修者,是前辈的故人之后?”

    九情却是轻描淡写地表示,“我比盗脉还要遭人恨,有几个盗脉朋友……不算什么吧?”

    这个答案让冯君有点小意外,但是想一想大佬也跟对方认识,就觉得也没什么可惊讶的。

    行走在阳光下的修者能抱团,灰色地带的非主流自然也能,毕竟只有抱团才能取暖。

    不过这件事显然不能就这么算了,“此前这里……也有盗脉的吧?”

    “我没注意,”九情很干脆地表示,“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值得我关注的。”

    这不是托词,很多高阶修者都有这样的心态——周边有些什么蝼蚁,需要在意吗?

    只要影响不到我,那就无妨;如果出问题的话……一掌拍死就完了。

    而且这里只是阿修罗世界,有上限的,他如果愿意的话,摧毁整个世界都不成问题。

    “我想要知道另一个通道口在哪里,”轩辕不器还是出声了,“请前辈成全。”

    “成全是不可能的,”九情断然拒绝,话说得很绝,“我跟家族修者没那交情。”

    “嗯?”轻瑶闻言眼睛就是一亮,不过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可是轩辕不器就恼了,“前辈这么回护盗脉,是不是昔年曾经有过合作?”

    这话就几近于挑衅了,不过不器大君既然不高兴了,啥事都做得出来。

    再说了,有冯君在旁边撑场子,他也没什么可担心的。

    果不其然,九情还真没有生气,他很坦然地表示,“不止合作,我还客串了几天盗脉……生为修者,难道不该什么事都见识一下吗?”

    这话说得就很让人无语,以这位的行事风格,拿大义去约束,也有点不太现实。

    “那就太遗憾了,”冯君一摊双手,一脸无可奈何的样子。

    “我们跟盗脉的仇很深,到时候师门发动,希望不会波及九情前辈。”

    你特么这是威胁谁呢?九情也有点无奈,“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要最后一个通道的坐标,”冯君很干脆地回答,“不勉强,帮不帮就看您了。”

    不勉强吗?九情下意识就像拒绝,但是最后还是回答,“这需要一段时间……不对!”

    他反应过来一个问题,“你们自己就能推演,为什么要让我提供……是看我好欺负?”

    “我们推演,会受到世界之力的排斥,”千重的眼中,露出一丝狐疑来,这是常识啊。

    “前辈您出手,就不存在这个问题……您不这么认为?”

    “卧槽,”九情感觉自己受到了暴击,居然被一个小小的真君歧视了。

    更糟糕的是,人家的歧视很有道理,怪就怪他在这个世界待得太久,很多东西都淡忘了。

    还好,他依旧可以找出一些理由来,“盗脉给那个通道口附上了隐匿效果……”

    “就算是我出手,一点一点搜过去,恐怕也要相当长的时间……三五年都有可能。”

    “如果不嫌我慢的话,我是可以操作的一下的……小金丹你怎么看?”

    “三五年……那就算了吧,”冯君摇摇头,他其实只需要知道通道口的隐秘性就够了。

    只要足够隐秘,一时半会儿找不出来,他对守护者就有了交待。

    至于说以后的事情,那就以后再说了,修道的路上,从来没有什么一劳永逸的事情。

    解决麻烦,以及保证麻烦在短期内不会继续发生,那就足够了。

    以后的事情,自然有后面的人操心。

    考虑得太久远,路铺得太平,放松的心态可能导致失去应变机会,也可能害了后人。

    九情元祖见他不要求继续探查,也就不再说话了。

    过了一阵,冯君的识海里猛地传来一股细微的神念,“你要查盗脉……去七情道。”

    “卧槽!”冯君闻言,吓了一大跳,“这个、这个、这个……啥意思啊?”

    他只嚷嚷出了后半句,但就算这样,其他在推演傀儡术的人也齐齐抬头,看向了他。

    “没事,”冯君苦笑一声,四下拱一拱手,“突然想到了一点古怪事,请大家海涵。”

    其他人倒也不疑有他,修者悟道的时候,各种古怪事多了去啦,发作起来不由自主。

    只有颐玦例外,她很是好奇地看了他几眼。

    “颐玦大尊,您忙您的,”冯君见状,特意又冲她拱一拱手,悄悄地眨了眨眼。

    大能太多,神念传话太容易暴露,反而是小动作可能相对靠谱。

    不过他心里还是颇为震撼,“前辈你的消息没有错?”

    “此地不是说话之处,”九情受不了冯君粗疏的神念,传输了个方位过来,“你来这里。”

    冯君才一动作,颐玦等人的眼光就看了过来,“你去哪儿?”

    现在不仅仅是他们担心冯君的安危,冯君一旦离开,他们的安全也不好得到保证。

    冯君只能表示,自己跟九情元祖有点话要说。

    颐玦直接反对,她认为己方其他人放出一个灵气罩,保证不偷听就行了。

    冯君自是无可无不可,九情却是表示,一群真尊之上的存在,胆子还不如一个金丹大!

    不过这次连轩辕不器都懒得怼他:天大地大,安全最大!

    这是所有修者都秉持的理念,可能被什么人随便一句话打消吗?

    倒是九情对冯君又看重了一点,“你的胆子还真的不小啊。”

    冯君也不会打肿脸充胖子,“跟我的胆子无关,主要是师门长辈的庇护,前辈您继续。”

    “其实我不继续,你也应该想得到吧?”九情反问一句,“七情道肯定跟盗脉有关。”

    “这个我还真想不到,”冯君苦笑着一摊手,“盗脉不是由散修发起的吗?”

    “我也没说不是啊,”九情并不否认他的话,反而提出了一个问题。

    “你可以想一想,是什么样的散修组织,能承受那么久的强烈打击,自身还扛得住?”

    冯君愣住了,好半天才轻声嘀咕一句,“我还以为盗脉是有自己的信仰。”

    没有自己信仰的话,想要扛住那么久的持续打击,一般的组织还真的做不到。

    最最起码,也得有大资金支持才行,可惜的是,盗脉一直靠劫掠生存,哪来的资金?

    “屁的信仰,杀人夺宝吗?”九情不屑地哼一声,“没有七情道的话,盗脉早就垮了。”

    冯君点点头,这话的逻辑倒没问题,但是他又想到一点,“前辈你说自己曾入盗脉?”

    “我就是想体验一下盗脉的生活,”九情很随意地回答,“但是并没有杀人。”

    这位活的是真的率性,不过能强调自己“不杀人”,说明也一直在坚持底线。

    而且以他的脾气,说没杀人就肯定没杀人……他连谎话都不屑说。

    反正冯君不会去计较,他只是发问,“盗脉不是没有出窍期以上的修者吗?”

    九情不以为然地回答,“不是没有,只能说出窍以上的都是七情道门下,一般不露头。”

    “普通修者的话,一旦晋阶真君,眼里也看不上盗脉了。”

    冯君好奇地发问,“当时您是什么修为?”

    (更新到,召唤月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