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大数据修仙 > 第3139章 师门古器
    第3139章 师门古器

    冯君觉得,如果到了出窍真尊,就实在没必要去盗脉“历练”了。

    退一步说,到了那样的修为,就算想要加入盗脉,也要经过重重审核吧?

    然而,九情却是轻描淡写地回答,“当时我就是真君了,不过是遮蔽了气息。”

    听到这个回答,冯君释然了,“那就是在驭兽道的时候了,怪不得您不怕盗脉的禁制。”

    盗脉对主动投靠的修者,是有约束手段的,证明可靠之后才会放松约束。

    只不过想要约束隐匿一个真君,也确实难了一点。

    “其实盗脉的人,也挺有意思,”九情轻笑一声,“根本不知道自家高层都是宗门修者。”

    真是有点黑色幽默的感觉,一旦传出去,估计整个天琴都要炸锅吧?

    怪不得他要背着轩辕不器等人,这消息实在太劲爆了。

    冯君倒没觉得有什么可笑,他思索一下发问,“是因为要完善情绪的感悟吗?”

    “这是当然,”九情理所应当地回答,“宗门弟子又不差灵石,差的只是机缘,而盗脉这里积累的各种情绪,实在是太丰富了……你相信吗?我在盗脉看到七情道门下自相残杀。”

    “我去,”冯君听得忍不住咋舌,这也太狠了一点吧,“他俩相互认识吗?”

    “这就不知道了,也许人家认出来了,但是装糊涂呢,”九情一副“看开了”的态度。

    他冷笑着表示,“七情道门下狠起来,对自己都下得了手,何况是对同门?”

    冯君眨巴了好一阵眼睛,才消化掉了这信息,他心里生出的感受竟然是……真不容易!

    他一直觉得散修很难,宗门修者是要什么有什么,哪里能想到,宗门也这么难混?

    紧接着,他就又生出了一些疑惑,“面对这种修者,你还能交往到能认可的‘故人’?”

    “这有什么奇怪?打得他们不敢算计你就好了,”九情还是那副无所谓的态度,“只要他们认可你厉害,态度还是不错的……也有人帮你做很多琐事。”

    冯君的眉头忍不住皱一皱,“这种交情……你叫故人?”

    “要不然呢?”九情不以为然地回答,“天才的寂寞,你没有经历过吗?”

    “以后你会明白,你不可能有真正的朋友,那些不是特别阿谀又懂事的……就是故人。”

    冯君竖起一个大拇指来,“这话就真的霸气……佩服!”

    他很想问一问,你难道就没有牵挂吗?但是转念一想,这么自我的人,能有什么牵挂?

    再说了,活了这么久,就算有点什么早期的牵挂,也差不多死光了。

    “口是心非!”九情是什么人?哪里感受不到他的情绪?“你明明很不以为然。”

    “我有自己割舍不下的东西,”冯君实话实说,“做不到你这么潇洒。”

    “是做不到我这么绝情吧?”九情真是活得通透,“其实……那些都是虚的,当你站到巅峰,就会发现无人可以为伴,所以有几个不那么讨厌的人,已经很难得了。”

    冯君侧头想一想,然后一笑,“真的是什么都瞒不过前辈,不过我还是有点好奇,那个故人之后……是七情道的吗?”

    “不是,起码那个故人不是,”九情知道他想问什么,明显是多了点兴趣出来,“那只是一个小小的元婴,你有兴趣对付七情道?”

    “前辈你有点太看得起我了,”冯君很无语地一抹额头,“七情道不是我能撼动的,我就是随口问一下,看不能针对性地对付一两个人。”

    他这也是被九情的坦率所影响,说的是大实话,对付七情道个把人没问题,但是对付整个门派,绝对是想多了,要知道那可是十八道之一!

    想当年七情道大火的时候,曾经排在七门十八道的老大,还压了玄黄门一头。

    “格局还是小了,”九情有点恨他不争气,“你背后有渡劫期大佬,七情道……现在根本就不可能有渡劫期的存在,灭了它的话,也不会有什么副作用。”

    “我总算知道你为什么是宗门公敌了,”冯君也是有点无语了,“就这胆子,走哪儿也太平不了,人家七情道也是有渡劫期大能的。”

    “渡劫期……天琴多久没有渡劫期了,”九情冷笑一声,他是元祖,相当于是天琴最顶尖的修者了,对这些动向太清楚了,“渡劫期还是在天琴陨仙古战场的时候出现过。”

    “我这一支要一直生存下去,”冯君正色发话,“我不是一个人,负有很多责任。”

    “责任……我讨厌这个词,”九情闻言轻喟一声,“为什么要被那么多束缚约束?”

    “看来是嫉妒了,”冯君笑了起来,“你从来没有遇到过值得自己付出的人,对吧?”

    这话说得就太冒昧了,但是九情还真就没生气。

    他只是冷笑着表示,“值得不值得,那都是要斩断的情绪……谁会比你的道途更重要?”

    所以我跟你就没话,冯君也是无语了,“所以你还是太自私了。”

    “那叫斩尘缘,你不知道吗?”九情轻描淡写地回答,“你要想清楚,自己是修道者!”

    这种辩论没有对错,冯君也不想跟他争执,实在没什么意义。

    所以他继续发问,“知道这消息的人多吗?”

    “你说呢?”九情笑着反问一句,“我是搜魂了好几个感觉古怪的盗脉修者,才知道的。”

    冯君又思索了好一阵,让自己充分消化这个消息。

    其实有些事情是有预兆的,上一次消灭盗脉的据点,可不就跟七情道有关?

    最后他定一定神,然后出声发问,“那现在……盗脉还是被七情道把持着?”

    “你问我,我去问谁?”九情的说话风格也真是绝了,耿直得一塌糊涂,“你最近在天琴,我可是几万年没回去了。”

    “我可不这么认为,”冯君也受到了他的影响,“这方世界接近天琴的时候,古怪很多。”

    “你说的古怪,我倒是知道一些,”九情终于含糊了起来,“但是不方便说。”

    “我只能保证,那些事我没有参与……事实上,也严重影响了我对这一方世界的规划。”

    “这个我倒是信,”冯君点点头,他能感受到对方在布局规划上吓得辛苦。

    用数万年时间,布下这么大一个局,收获的时候正逢打通天琴世界,谁会不恼怒?

    就在他思索的时候,九情蓦地发问了,“竹君子见到你家长辈时,说了什么?”

    冯君很想说那时大佬在瑟瑟发抖,但是他跟大佬的关系也不错,何必背后说是非?

    所以他还是笑着表示,“它对我家长辈,也有点景仰吧,答应关照我。”

    “景仰?”九情冷哼一声,显然很是不以为然,“那家伙可是高冷得很。”

    大佬高冷吗?冯君想一想,平心而论,大佬对他还算和气,不过也确实有那么股傲气。

    见他不言语,九情却是想得有点歪了,“你打听第四个通道口,跟你师门有关?”

    冯君敏锐地觉察到,对方态度变得有些冷淡了,他稍微思索一下,就想到了另一种可能。

    所以他一摊手,很坦率地表示,“我师门对这一方世界……没有太大的兴趣。”

    “你说没兴趣,别人可未必这么认为,”九情淡淡地表示。

    驭兽道的悬赏应该现在还挂着,而且他上了不止一家的仇恨榜,“你能做了师门的主?”

    我师门数我最大了!然而,冯君不能这么说不是?只能含糊地表示,“长辈很支持我。”

    是这样吗?九情还是有点不踏实,“终究是财帛动人心,轩辕家的真君都耿耿于怀。”

    冯君思索一下,斟酌着回答,“恕我冒昧,在我印象里,竹君子前辈更富有一些吧?”

    “所以我好奇,你家长辈跟竹君子说些什么,”九情的心情变得轻松了一些。

    然而他也不掩饰自己的疑心,“除了这个世界,还有天琴的悬赏,你家长辈不会动心?”

    “悬赏吗?”冯君不屑地笑一笑,“前辈你再这么诱惑下去的话,说不定我就动心了。”

    “哈哈,”九情开心地笑了起来,“你这小家伙,倒是挺有意思。”

    冯君也暗暗地松了一口气,此前他一直担心地球被人发现,却没有想到,他神秘莫测的背景,也会被别人生出提防之心。

    现在看九情的意思,别说他没有发现第四个通道口,就算发现了,估计也会封锁得死死的,基本不可能生出向外试探的心思。

    你担心地球被发现?得了吧,九情更担心自己被发现!

    九情见他说得明白,心情就好了很多。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你那个护符的气息,有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

    “这个……也可能吧,”冯君既然知道了对方的忌惮,也没了太大的压力。

    “正如前辈此前问的,我师门曾经有过一些古器,现在也还有。”

    “对了,就是古器,”九情也想到了自己的疑惑之处,“你师门是不是有过一个葫芦?”

    “葫芦?”冯君皱着眉头想一下,“那不止一个,还有七个一套的葫芦古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