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唐再起 > 第1217章不一样的凉州
    终究,狄剑没有拒绝五百匹战马的同行。

    从河西走廊向中原转运马匹,是一向非常赚钱的生意,中原缺马,高头大马的河西马,更是备受期待。

    历史上,这样的买卖,一直持续到西夏建立前,漠视河西走廊各个政权被灭,归义军被覆灭后,北宋一直装聋作哑,直到西夏正式称帝。

    至此,北宋完全丧失了战马来源,自作孽不可活啊!

    肃州往东数百里,就是甘州,甘州回鹘所在,所统治者,汉名为景琼。

    西域为何那么多回鹘呢?其实还要归咎到回鹘帝国的灭亡。

    盛极一时的的回鹘汗国,腐败无能,被属国黠戛斯汗国所灭,余部跑散到了西域。

    于是,一分为三,也就是喀喇汗国,高昌回鹘,以及甘州回鹘,这三部,就是回鹘国的余脉。

    由于唐朝三次嫁公主与回鹘,从而让回鹘与唐朝格外的亲热,自称为外甥,即使唐亡后,依旧称呼中原王朝为舅国。

    景琼可汗听说唐使归来,大喜过望,不断地莺歌燕舞招待着,酒肉不断,甚至,与肃州一样,也想蹭路卖马。

    这般,狄剑这一行,又多了几十人,数百匹马。

    于是,队伍越大的臃肿。

    路上,狄剑也不得闲,他知晓,接下来的势力,就是凉州的六谷部。

    “如今凉州,还是折逋氏的折逋葛支任职?”

    狄剑骑在骆驼上,对着甘州回鹘的朝贡使臣问道。

    “没错!”使臣,或者说商队头领,擦了擦身上的汗水,不由得说道:“凉州,不,应该称之为六谷部,当家做主的就是折逋葛支。”

    狄剑点点头。

    凉州与甘州回鹘等河西走廊的地方政权相比,他们更为特殊。

    实在是凉州距离灵州太近了,以致于之前的朔方节度使冯晖,都派遣自己的部将前来任职。

    而凉州,在后汉时,甚至派遣申师厚任河西节度使,加强联系,后者无奈被驱逐。

    如今,宋初,设置了西凉府,知府就是折逋葛支。

    换句话来说,中原真正的失去凉州,只有不到二十年的时间,可以说是非常短暂的。

    关键是,凉州属于汉蛮杂居,也是有汉人的,不然申师厚,绝不能任职。

    自然而然,凉州就具有了特别的情况——没有朝廷的名义认可,就坐不稳官职。

    狄剑的到来,让整个凉州都热闹起来。

    毕竟再怎么说,他也是天使。

    天然就具有名义,谁也不敢懈怠。

    西凉知府折逋葛支,甚至直接出城相迎,让狄剑颇为感慨。

    而与之想比的是,凉州州越大的落寞了。

    在后周建立之前,凉州属于汉人自治,顾名思义,就是以凉州城为中心的方圆几十里,都是由汉人自己统治自己,农耕什么的很常见。

    而之后,申师厚走后,汉人不再具有统治地位,六谷部占据优势,从而形成压倒性的统治,折逋氏从而突出,名义上统治西凉。

    汉人的生存空间不断地被压缩,话语权被压缩,自然而然,凉州城也不断地荒芜,但占据河西走廊的地理优势,让凉州城得以长时间的坐享商业红利。

    普通的汉人,早就被豪强们打压成了农奴,被禁锢在土地上,豪强们虽然失去了统治权,但依旧拥有大量的财富。

    所以,对于天使,普通汉人并不热衷,只有那些豪强们,不断地进行巴结,交谈。

    “天使,朝廷何时派遣官吏入凉州?”

    某个汉人豪强,忍不住的问道。

    其他的豪强也同样如此巴望着,失去统治权的时代,让人数占据少数的汉人们格外的难熬。

    所以,他们唯一的指望,就是朝廷。

    不管是宋,还是唐,只要是汉人朝廷就行,灵州的朔方军,可不是假的。

    对此,狄剑只能敷衍着,说实在的,他并没有那么大的权力。

    折逋葛支并不在意,他这个西凉知府,实际上也只能管到自己的部落,无论是谁来担任,都并不会改变他的权力。

    夜间,正待他睡觉时,突然有兵卒通报,有人求见。

    只见,呼啦啦的一群豪强十几个人,全部身着正装,拱手弯腰,沉声道:“还望天使救救我等——”

    “起来说话吧!”

    狄剑眉头一跳,无奈道:“诸位有话直说,不必搞这些名堂!”

    某个领头的大胖子,自称军户之后,名唤何时,他涕泗横流道:“天使明鉴,偌大的凉州,本在张郡公时,驻军两千五百人,而如今,也不过数百户,两千余人,六谷部任何一部,仍胜与我。”

    “我等屈居凉州,田地被夺,佃户被强,汉人日趋衰减,怕不是过不了几年,说汉话的都寥寥无几了。”

    “我虽然出使西域,但并无职责入主凉州啊!”

    狄剑心头一动,无奈道。

    “天使手下,有两千轻骑兵,甲胄俱全,乃是一等一的精锐,我等也能凑出千人,至少有三千之众,如此,不亚于六部中的任一部。”

    “再加上灵州的朔方军,引以为援,六股部哪里敢乱动?”

    胖子何时,扯着嗓子说道,每说一句,就越发的自信一分。

    “至于朝廷那边,可以用先斩后奏。”

    “就说将军敌不过,我等着请求,勉为其难而助之,到时候,凉州的姑臧、神鸟、番禾、昌松和嘉麟5县归附中国,朝廷自然顺理成章,不会怪罪。”

    “到时候,天使或许,还能博个凉州刺史来当当!”

    胖子何时不断地诱惑道。

    “也有可能是河西节度使!”令一人出声道。

    “没错,河西节度使,到时候,二十多岁的河西节度使,在整个天下也是很少了。”

    “诸位,容我思量片刻!”

    被这些人诱惑的,让狄剑热血沸腾,轻易的能收复凉州,的确是个大功劳。

    从营指挥使到节度使,哪怕是刺史,也是极大的飞跃。

    “自然是这个道理!”

    胖子何时谄媚地笑道,随即拍了拍手,几个仆人的抬动下,一大箱,被放置而入。

    “一点心意,还望笑纳!”

    待其走后,狄剑快速地打开木箱,上百斤的黄金,就明晃晃地出现在他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