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联联珍珠贯长丝 > 第二百四十章 你要努力
    阿九道:“安远将军今日回来,将军夫人嫌他们院里的那棵靠墙的大树挡光,让人清理掉。花匠锯了一半,天黑了不好继续动工便停了。没想到那棵树刚才断了,压到了他们府里的墙,他们墙倒了,压到我们院里的墙,我们院里的墙也倒了,压倒了花圃。

    珍珠心想推骨牌么。

    魏子规问:“没伤到人吧?”

    阿九道:“没。”

    魏子规让阿九回去休息,明早再让工匠来处理。

    第二日封一颂去了晋京府,珍珠想着他与卫成聊的话应该不会想让外人听,就只把公主府的令牌给了封一颂,让他去找朱焕庐。

    封一颂早上去的,酉时才回,回来时手里还抱着一个婴儿。

    珍珠错愕:“这是?”

    封一颂神色哀戚。

    魏子规喊来卫禟,封一颂看着卫禟道:“卫成求我照顾阿岩他们母子,便咬舌自尽了。这是你的侄儿,阿雍说是他这个做兄长的对不起你,若是最后你愿意原谅他,便给这个孩子取个名字。”

    卫禟心里生出不好的预感,儿时卫雍带他练武,在他受伤后背他回家的画面不断的在他脑中显现。

    对兄长的敬爱和被背叛的气愤相互交织,卫禟分不清是爱重多些,还是恨多些:“他呢?”

    阿岩知道了卫成的死讯动了胎气,生下孩子就走了。

    封一颂痛苦道:“阿雍原就是打算将阿岩他们母子送到卢胡,确保他们平安,等孩子落地看过一眼,便以死谢罪。为何我没有早些发现。”

    襁褓中的婴儿气息虚弱,跟同是早产,可营养足的容玄、容妙不同,那婴儿一看就是体重偏轻,个头小,连哭起来声音都特别小。

    封一颂着急道:“还请驸马帮看看这个孩子。”

    魏子规抱过孩子。

    卫禟没看孩子一眼,夺门而去。封一颂怕他做什么傻事,追了出去。

    珍珠心想当了娘以后,看不得这种可怜场面,这孩子就比容玄容妙小一个多月:“有什么我能做的?”

    魏子规把孩子给她抱:“先喂他。”

    ……

    卫禟离府三日,小婴儿就养在静苔院养了三日,这三日珍珠过得是提心吊胆的,怕他熬不过去。

    每次喂完总是边帮他轻拍背部帮他排出胃里空气,边给他打气:“你要努力啊。”

    尽管她知道小婴儿听不懂,但还是次次说。

    三个小婴儿并排放在一起,卫雍的孩子小得好像容玄一个翻身就能把他压扁了。

    珍珠担心道:“跟容玄比,他的胃口小得就像蚂蚁。”

    魏子规道:“你从小中寒毒,你师父为了治好你,必定花了很多心血,一边给你解毒,一边帮你补气养血。这般双管齐下帮你固本培元,你现在才能跟人吵一个时辰还中气十足,没伤到根本变成药罐子。我们滚下山,我跌伤腿那次,你给我吃的药丸,你小时候估计经常吃吧。”

    是的:“当零食吃的。”

    魏子规道:“你吃的那些‘零食’,是卫前辈根据你的体质,用珍贵药材为你炼制,独一无二。其实你从小吃的比很多王孙公子还好。你不是说容玄容妙嘴刁么。”

    珍珠明白了,她就是射雕英雄传里梁子翁用各种名贵药材喂养,有滋补功效的那条中药蛇。

    珍珠道:“难怪乳娘喂就只吃七分饱,我喂就要加量加餐。”她低头盯着原本傲人的曲线,“家底都要被掏空了。”

    容玄容妙比出生时个头“膨胀”了很多。

    可她就一个人,如今却有三个嗷嗷待哺的小家伙,她压力很大。

    魏子规有点想笑,忍住了:“他们吃得多长得快,你这位贤妻良母应该高兴才对。”

    珍珠道:“长得快长得健健康康,我当然高兴,他们两是我身上掉下的肉,命都能给他们,只是高兴之余带了点淡淡的忧伤,这种复杂的心情你不懂。”

    魏子规道:“我懂。”

    懂她有多重视容貌和身材。

    珍珠听歪了,也想歪了:“也对,这毕竟也是你的福利。”

    魏子规不懂接话了,这种话题别说十年,就算百年他都未必能对答如流。

    他耳朵有点红:“阿岩从高燕到大晋一路担惊受怕,想必吃的也不好,休息也不好。他是在娘胎里就没养好先天不足。”

    珍珠道:“我曾听过有专门给牛喂茯苓,喂人参……”

    魏子规笑道:“你这么形容自己不好吧。”

    珍珠生气道:“我是想问府里的奶牛生了小牛犊,是不是可以从小用药材喂着,养大了产的牛奶是不是比别的牛产的更有营养,可以给他们断奶后喝。没想到你心里把我当牛。”

    她打。

    一巴掌重重拍在魏子规后背。

    魏子规道:“若实在不行,容玄容妙就先让乳娘喂,你就喂阿岩的孩子。”

    珍珠较真道:“你怎么能说我不行,我最不能忍受别人说我不行了。以后冬瓜鲫鱼汤,大枣猪脚汤一天喝八碗。”

    魏子规道:“若是胖了又整日在我耳边念叨。”

    珍珠心里苦:“只能加大运动量了,你要陪我喝。”

    珍珠刚要念要瘦一起瘦,要肥一起肥的口号。就看到卫禟邋邋遢遢,把自己弄得像个流浪汉似的站在窗外。

    她吓了一跳:“你是去什么深山野林修行了么?”

    婴儿床靠着墙,卫禟那个角度看不到孩子。魏子规动作熟练且温柔的抱起孩子,抱出房外给卫禟看。

    卫禟别过脸,声音沙哑:“他的尸体我能领走么?”

    珍珠猜想他是不是去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哭了好久,才把嗓子弄成了这样。

    魏子规道:“我去找找朱大人。”

    卫禟道:“谢谢。”

    珍珠瞠目,这是卫禟第一次主动的、自愿的和他们道谢。

    卫禟问:“孩子能先留在你们这么?”他还不懂怎么面对这个孩子。

    魏子规道:“可以。”

    卫禟道:“谢谢。”这是他今日第二声谢。卫禟回房去,背影好暗淡,暗淡得和黑夜融为一体了。

    珍珠道:“我感觉他从一个有很多角的多边形变成菱形,又变成椭圆的了。”变化很慢,很慢,但却是有变化的。

    魏子规道:“你这是什么比喻。”

    珍珠道:“一般的比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