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我在泰山当神仙 > 第11章 有救了
    虽然皇龙从小因为惹是生非而经常挂彩,帝喾也习惯了。

    不过,今日的情绪大不同了。心神不宁,右眼皮也跳得极甚,似乎有什么不好的预感。这样的状况让帝喾心里堵得发慌。

    尤其是今日做的怪梦,竟然梦到了早已过世十多年的爱妻。让他更为匪夷所思的是,那梦境似乎不是梦,而是真实发生在眼前的。

    因为搞不清楚这种种怪事到底为何,帝喾的心里沉闷无比。

    帝喾边皱着眉头苦苦思索,边趋步如飞地来到皇龙的书院。

    推开寝室门,帝喾看到皇龙正端坐在床前,光着上身,自己动手上药。而伤口一旦被药水浸泡了,皇龙就疼得呲牙咧嘴。

    “龙儿,你这是怎么了?”帝喾看到皇龙身上布满了触目惊心的血点,立马吓得魂不附体。

    “诅咒封印的反噬?还是被什么旁门左道的功法给袭击了?”帝喾没日没夜不在担心皇龙会因为一时冲动,激发了诅咒封印,走火入魔,被一团阴暗之火烧成灰烬。

    “父亲,孩儿今日犯了个大错!”皇龙赶紧放下药棉,起身抱拳躬身说到。

    “到底怎么了?”帝喾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了皇龙的手腕,内劲之气陡然冲进皇龙的血脉之中。

    这一探查不要紧,帝喾竟然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长大了嘴巴。

    “啊!”帝喾蹙眉侧目,那眸光里难免有些凝重。

    “父亲,我……我怎么了?快要死了吗?”皇龙看到父亲这般惊讶,吓得连忙问到。

    “你的血脉之中怎么会有你娘亲的灵魂碎片?”帝喾惊讶地问道。

    “我娘亲?娘亲的灵魂碎片真的进入我的血脉之中了吗?”皇龙带着惊喜带着疑惑问到。

    “到底怎么回事?”帝喾一脸严肃地问道,内劲之气加快了速度朝皇龙的丹田位置奔去。

    “哎呀,父亲,快停下,我的丹田被诅咒封印死死地锁住了,千万别试图去突破,要不然会唤醒诅咒封印,当时候我就会痛不欲生,请父亲大人快收回内劲之气。”

    “好!”见皇龙着实有了痛苦状,帝喾马上回收内劲之气,深深喘一口气,问道:“龙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皇龙擦了擦额头上渗出来的冷汗,理了理心绪,便将与野猪战斗的遭遇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帝喾闻听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哎!看来片刻前你娘亲前来与我会面并非梦境,而是真实的。”

    帝喾这么一说,皇龙惊讶地问到:“娘亲找过父亲了?娘亲跟父亲说了什么?”

    “你娘亲满心地关心你。她说你是天命之人,将来是要担任大责的,要我好好辅佐于你。”

    “天命之人?我吗?我可是废柴小霸王……”皇龙不敢相信地看望父亲,嘴角扬起,刚要拿自己戏谑一番,结果看到父亲一个侧目凝神,从而放弃了这般玩笑。

    皇龙严肃地说到:“我娘亲这是这般说的?父亲不要骗我?”

    父亲给了他一个坚定的眼色,“龙儿,你今日后不再是以前的你了。因为你娘亲将毕生的灵魂之力注入你的血脉之中,暂时将诅咒封印给锁住了,使它暂时不再打扰于你。”

    “这么说,我可以运用我的内劲之气了?”皇龙狂喜到。

    “是的!”帝喾望着儿子高兴至极,衰老的脸上也浮现了久违的微笑。“血脉之中原有的枷锁已经被你娘亲清理干净了,而且,她还帮你打通了浑身的穴位,这样以来,你完全可以运用自身的内劲了。”

    帝喾说完,在屋里踱了几步,来到窗台,透过窗外的竹林,朝远处那高耸入云的傲徕峰望去。

    “没想到你娘亲生你的时候,拼尽了最后的力量,将灵魂碎片注入了泰山玉石。我还一直纳闷,泰山玉石一直是碧绿色,怎么会突然变为红色。原来是你娘亲的内劲之力使然。”

    “我这么多年一直思索着如何阻止诅咒封印吞噬人的内劲,结果十多年竟然一无所获!”

    “父亲,您不要自责了!孩儿现在不是已经好多了吗?”皇龙走上前来,宽慰到。

    “是啊!多亏你娘亲这十来年潜藏在泰山玉石中,替你费了心思琢磨了,才想出如今这个法子。先将诅咒封印的元神牢牢封锁在丹田之中,之后再将血脉之中困住穴位的枷锁一一除去。这叫疏堵结合吧!目前来看,唯有这个法子行得通!”

    “父亲,这么说来,您的诅咒封印也可以被困住了?”皇龙惊喜地说到。

    皇龙明白,同样受着诅咒封印之苦的父亲,也在备受身体和精神的双重煎熬。

    父子俩的遭遇,还要从数百年前那次天下大乱说起。

    因为依仗着泰山守护族的威望,皇族受众族委托,摆平了各族的纷争,但在最终的较量中,挑起事端的巫族却施了最强劲的诅咒之法,令皇族损失惨重。

    不仅折损了数十位王者界别的将领,还让帝喾身负了重伤。即使如此,巫族最终被剿灭殆尽,最终销声匿迹。

    令皇族万万没想到的是,帝喾除了重伤以外,还中了巫族的另一诅咒——断子绝孙!

    帝喾的妻子冒着生命危险,损耗了自身的元神坚持孕育并生下皇龙——帝喾的唯一儿子后,流血而亡。

    怀着失去妻子的痛恨,帝喾将皇龙抚育成人,却没想到,皇龙也难逃巫族诅咒,丹田被诅咒永久性封印,无法练就丹田气,成了只会拼肉体力量的莽夫。

    唯一跟皇龙不一样的是,皇龙从小并未洗练过内劲之法,诅咒封印之力的损害,仅仅是身体疼痛而已。

    而已经成为大神界别的父亲,诅咒封印锁的是他的内劲抒发之源泉——丹田。丹田不能使用,对于高能武者来说,内劲功夫根本不能修炼。

    按皇龙的想法,“没有吃过烤羊肉串的,看到烤好的羊肉串儿不会有多强烈的感觉。一旦吃过烤羊肉串儿,而且以常吃为乐的话,突然有一天,只能看不能吃,那定是极端痛苦的。而中了诅咒封印的父亲就是悲剧的后者。”

    不仅如此,因为诅咒封印是巫族最有灵性的魔决封印。它能通过不断吸吮寄宿体的灵魂之力,不断获得供养,最终达到敌强它更强的地步。虽然帝喾靠着强劲的内力攻克,内劲级别却逐年被消耗殆尽,一年不如一年。

    “当年叱咤风云的皇者帝喾,现在应该是跌落到了举人界别了吧?丹田被锁,不能修炼提升内劲,还屡屡被消耗减损,即使是大神又怎能不会陨落呢?”皇龙望着日渐苍老的帝喾,心疼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