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的昨日恋歌 > 457 在那时我们便已见过面(4000字大章)
    “月、月绫啊……”苏墨顿了顿道,“她有什么想法呀?除了祝福我们之外……”

    “就只是这样的话……”夏庆秋皱眉道,“那丫头也是个好姑娘,但我感觉她对你也挺有意思的,如果她没别的想法就算了,但你们如果打算订婚了,文汉市的那套房子就要当做婚房。小柔倒是无所谓,但她最好是不要和你们住在那里了。”

    “这件事啊……”苏墨对于结婚的考虑只关注在婚礼的准备上了,对于结婚之后带来的一系列影响,他并没有考虑得那么详细。

    “行,我找个时间和她商量一下——”

    “让依梨和她说吧……你以后就是有妇之夫,尽量不要和其它女性单独相处——就算你自己没有那个意思,让人看到了也不合适,这也是对依梨负责。”

    “嗯好,我知道了……”

    苏墨这边正点头应声着,这时依梨跟着母亲一起从房里出来。

    “喔喔……阿墨你跟爸聊什么呢,表情那么严肃,我爸没欺负你吧?”

    “你这死丫头……怎么还没嫁出去呢,胳膊肘就开始往外拐了?”

    “阿墨可不是外人,阿墨是我未婚夫——在我心里的地位那肯定是要比老爸高的。”

    “好啦依梨,你就别再刺激你爸了,先上桌吃饭,吃完阿墨还要回去见父母呢,我们把他拐到家里来……”

    “嗯……”

    苏墨点了点头,脑海里却不由自主地回忆起月绫爸爸在临别时对月绫说过的话。

    苏墨在依梨家吃完饭后便开车回到自家的新小区,苏墨给家里人买的是和老家一样的复式单户型楼房,车刚开到楼下,苏墨的父母立刻打开院门迎接——

    “阿墨!你小子……怎么一声不吭地跑回来啦!”

    苏墨妈妈发现苏墨是只身回家的,神情又显得十分落寞和疲惫,顿时对他的情况产生了怀疑,“依梨怎么没一起回来?你们该不会……吵架了吧?”

    穿着睡衣的苏爸也在一旁跟着帮腔,“小夫妻俩吵吵架很正常,道个歉就行了……啊,那啥,你不会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依梨的事情吧?”

    “就你乌鸦嘴……我们阿墨才不是那种人!”

    苏妈一边拍着苏墨的肩膀,一边招呼着儿子进屋,“来……没事,啊——有话进屋慢慢聊,爸妈永远站在你这边。”

    “你们也不要太紧张兮兮了,就是……”

    苏墨把向依梨“求婚”成功的消息告诉了父母,因为两人降低了对苏墨归来的初衷预期,所以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立刻像个孩子一样手舞足蹈地跳了起来,立刻嚷嚷着要帮苏墨给张罗婚礼的筹备工作。

    “婚礼的筹备工作依梨她想自己来筹备,你们只用张罗联系亲朋好友就行了。”

    “依梨一个人忙得过来吗?你们公司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吧。”

    “这个没关系……小柔和月绫会帮着她的,我也会一起参与其中。”

    苏墨提起月绫的时候显然自己的父母都顿了一下,苏爸瞧了一眼自己摆满了电视柜都没喝过几口的人头马,忽然念叨着说道,“月绫这孩子说真的也挺不错……就是命不好,没能比依梨早点遇到你……”

    “你的意思是依梨就不行是吗?你还不是馋人家每年过来给你送礼。”苏妈捶了老公一拳。

    “我怎么可能这么俗气啊!依梨当然是很配我家阿墨的好姑娘,就是想着月绫的话,心里会觉得很不是滋味呀……多好一丫头……她现在还没有男朋友对吧?”

    见苏墨有些欲言又止的感觉,心思缜密的苏妈当即起身打断了谈话,“有什么问题明天再聊吧,既然已经打算结婚了,起码双方父母也正式见个面,先去认个亲什么的,先睡吧,啊。”

    本以为逃过一劫的苏墨洗完澡后发现苏妈坐在他的床边,手里拿着一本相册簿正在翻阅。

    “妈……有什么事吗?”

    “来,到妈这边坐下,我和你聊聊。”

    “嗯……”

    苏墨跟着坐在苏妈旁边。

    重生之后的苏墨几乎把全部心思放在了三只依梨老婆的身上,对于父母的关注要少了很多;苏墨当初是受了很多苦,但他们在前世也几乎没怎么过过好日子,所以苏墨事业成功以后,也一直没忘记孝敬父母,这套房子就是例证之一。

    不过老实说,由于父亲的错误导致举家背债,尽管苏墨几乎没怎么在口头上怪罪过父亲,但和原生家庭的感情一直都是比较疏远,和妈妈也几乎没有过什么交心谈话,这也是苏墨把全身心都交给前世依梨的重要原因,像这样和妈妈床边谈话,苏墨倒是显得有些不自在。

    “这是在看什么呢?”

    “看你小时候的照片,你看这些,你还记得吗?这是你八个月的照片,坐在这个篮子里,叽叽都在外面,肉巴肉巴的,紧实得很。”

    这些照片的原图苏墨都有印象,是前世确实拍过的照片内容,不过因为苏墨的容貌变化,照片里的小孩也远远要比当初的原版苏墨更加清秀可爱。

    “这个是你小学的照片,这是你初一到新学校的照片……”

    苏妈一直如数家珍地叨念着这些照片,她是喜欢拍照的人,苏墨经历过的点点滴滴,她都想要用照片的形式记录下来。

    在饶有兴致地回味着这些照片的时候,苏墨这才忽然意识到,原来妈妈有一直这么关注着自己。

    苏妈一面翻阅着相册,一面如数家珍地介绍着照片里的情境,不过她的手指在一张照片下面停了下来。

    “这个……是你初三毕业,我们一起去文汉市旅游时的照片。”

    “这、这个女生是——”

    苏墨的瞳孔骤然放大,因为在这张照片里,苏墨身旁竟然还站着一个看上去年龄差不多的青涩小姑娘,小姑娘披着像是苏墨的外套,两个人都是湿漉漉的。

    虽然这已经是这个世界八年前发生的事情了,但是这个小姑娘的五官容貌,和江月绫存在着极高的相似程度。

    “这个女孩……和月绫长得好像啊……”

    “你已经完全忘掉这回事了吗……”

    苏妈轻轻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忘掉了这件事,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姑娘当时问名字的时候就是姓江的。”

    那这张照片……还十有八九确实就是月绫的照片了?

    苏墨讶异道:“我为什么会和她有合影啊?看上去两个人都挺腼腆的……还有她为什么是湿漉漉的?”

    “当初她失足落水从桥上掉了下去,是你把她救上来的……”

    “真的假的?”

    苏墨对此表示无法相信,“可我不会游泳啊!”

    无论是前世今生,他都没有关于这段记忆的一丁点记载,这显然不应该是苏墨会出现的情况。

    还是说,因为梨巴之神把依梨三等分的缘故,所以出现了混乱的记忆?

    “你确实不会游泳,不过她的水性似乎比你还差,加上其实河水也不太深,你最后还把她救了上来……”

    苏妈说道:“照片是我拍的,因为总觉得要纪念下什么……不过,我也是最近开始翻照片的时候才无意间想起这件事的,毕竟现在的月绫和以前的模样差距是很大的。”

    “嗯……是啊。”

    苏墨点头道,“毕竟……这么多年了。”

    “阿墨啊……我是说可能,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就是——”苏妈语重心长地说道,“你我可能都忘记了,但是她一直记着,所以才会一直念着你,然后……”

    “妈,你说什么呢?”

    苏墨哈哈笑道,“月绫和我只是朋友关系,你这样搞得她好像对我一直念念不忘似的……”

    接着苏墨就被苏妈敲了下脑袋,“你这话骗骗陌生人就算了,月绫那孩子对你有意思,你难道一点都没察觉到吗?她看你的眼神都和别人不一样。”

    该说是老妈厉害,还是月绫太过白给了呢……

    不过,听妈妈的口气,似乎对月绫是有所歉疚的——

    老成的苏墨顿时反客为主,冲老妈无奈笑了笑:

    “就算真的是那样……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对我说这种话呢?明明我都要和依梨结婚了……这样不是在加重我们结婚的心理压力负担吗?”

    “当然依梨也是好孩子……只是这个问题,你是不能逃避的。”

    苏妈语重心长地说道,“如果你想和依梨结婚,又想和月绫维持现有的关系……”

    “那,怎么才叫做不逃避呢?问下月绫是不是喜欢我吗,再让她放弃这样的想法?”

    苏妈被苏墨一阵问询问得有些哑口无言,因为她发现他的心智远比自己想象中成熟。

    “原来这些你都已经考虑过了……看来妈只是在白操心呀?”

    苏妈拉着儿子的手道:“既然你心里没什么迷茫的,妈也就不再多问你们的事情……既然打算和依梨共度一生,就一定要好好照顾她、体贴她,毕竟人家也是家里的宝贝千金……千万千万,不要做辜负她信任的事情,知道吗?”

    和月绫在一起并不算是辜负依梨信任的事情。

    苏墨认真地点了点头,对母亲大人的嘱托表示坚决认可和强制执行。

    当然苏墨的心里也不是说完全没有负担,和母亲结束床边对话之后,苏墨给江月绫打了个电话,不过接过电话的人是路小柔。

    “苏墨哥哥?月绫姐现在在洗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

    “嗯……也没什么,就是问问你们今天的情况。”

    “那……我让月绫姐洗完之后回你电话。”

    “不用啊,你就这样挂着,问你不还是一样。对了……让我看看你,有点想你了。”

    苏墨把语音聊天改成了视频邀请,但那边隔了好几秒小柔才接过来,视频里的小柔十分腼腆地向苏墨摇着小手打招呼,苏墨忍不住噗嗤直笑,“你是不是很紧张呀,小柔?”

    路小柔俏脸微红,轻轻点了点头道,“毕竟,是第一次视频聊天呀……”

    “嗯哼……我们家小柔真是可爱。”

    现在已经是2015年了,视频聊天已经相当普及,但大部分时候每个人都只是跟家人采用这种联系方式。

    毕竟如果常和朋友们视频聊天的话,突然说一句“好久没见了一起吃个饭吧”这样的话,就会变得相当难以开口。

    此时的苏墨正靠在自己床上和小柔视频,小柔便以此为话题道:

    “苏墨哥哥这是……在新家里住吗?”

    “是啊……你都好久没回我这边了,我妈今天还念叨着你呢。”

    这个新家有单独为小柔准备的房间,不过小柔也没回来住过几次——这三年来,她逢年过节都会选择陪外婆一起过,中秋、重阳、春节,这些团聚意义比较浓厚的节日,她都去了外婆那边,其它时候则会陪伴苏墨回家探亲。

    “对、对不起……今年国庆我会回去的……”

    虽然心里面肯定是希望小柔时时刻刻都陪在自己身边,但这也是她自己的坚持,即使是苏墨不可以作过多的干涉,苏墨笑着安抚道,“我开玩笑的,别那么紧张。”

    “唔……”

    路小柔哼唧着点点头,表情里有点小小的埋怨之意,正当她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一旁传来了开门的咔哒声,路小柔立刻把手机转了过去,苏墨的视频画面显示着江月绫披着浴袍擦头发的身影。

    “你在跟谁打电话啊……视、视频?!”

    江月绫吓得迅速躲避,路小柔挥着手机解释道:“没关系的,月绫姐,是苏墨哥哥啦。”

    “苏墨哥哥怎么叫没关系!他现在可是在家里呢……要是被家里人看到——”

    “没关系没关系,我一个人在房间……月绫你过来一下,让我好好看看你。”

    “有、有什么好看的啊……你天天看也不烦。”

    江月绫接过手机,有些不满地嘟嚷道,“我还要洗头呢。”

    “额,你很忙的话,那我挂了。”

    “喂喂!你认真的吗?”

    “当然是开玩笑。”

    苏墨嘴角微微扬起,笑眯眯地凝视着画面里的江月绫,“你视频过来就没点正事聊吗……真的是……”

    “有啊,当然有正事的。”

    苏墨眼睛睁开,和江月绫彼此对视着,接着便缓缓开口道,“有一个事情,就是……你还记得吗?初中溺水的事情?”

    “初中……溺水?”

    “嗯……似乎在那个时候,我们就已经见过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