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永恒之门(赵云柳如月) >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强杀两太虚
    “没瞧见。”赵云轻摇头。

    “是吗?”第二老者露了犀利的杀意。

    “我真没瞧见。”赵云撒起谎来脸都不带红的。

    “交出宝物,给你一个痛快。”

    魏鸿一边环视四方,一边淡淡说道。

    这话,他说的是逼格满满,有两尊太虚境护卫,他底气颇足,更遑论,对方只是一个残血的小仙人,杀人越货嘛!一巴掌的事儿。

    赵云倒也实在,真就抛出了一个储物袋。

    储物袋中装着的可不是宝贝,而是清一色的爆符。

    “孺子可教也。”

    第二老者很随意,拂手接下。

    完了,储物袋便炸开了,炸的他一阵趔趄。

    变故来的太快,第二老者猝不及防,第一老者和魏鸿也反应不及,鬼晓得一个小仙人,竟给他们来这么一出,炸的他们一脸懵逼。

    我遁!

    赵云想都未想,转身便跑。

    他不是怂了。

    他是伤的太惨重了。

    此刻不宜动武。

    他得先找个地儿歇歇脚。

    “小孽畜,哪走。”

    第二老者震怒,狰狞着面目追杀了过来。

    魏鸿和第一老者也紧追不放,一路追一路打。

    轰!砰!

    嘈杂的轰隆声,随之响起。

    四方人听了,也没啥大惊小怪。

    这是遗迹,来了很多人,藏有很多机缘,为抢宝贝大打出手,或是杀人抢劫,都再正常不过,富贵险中求,来遗迹探宝,就得先有这个觉悟。

    “怕是有异宝。”

    喜凑热闹者,都朝这边闪掠而来。

    赵云遁的头也不回,若非伤的太惨烈,他也不会这般狼狈。

    灭!

    第二老者追到,凌天一掌盖了下来。

    要不咋说是太虚境,即便被压制到玄仙,一样恐怖无匹,这一掌之威,足够沉重,也甚是磅礴。

    赵云不逃了。

    在掌印临身的前一瞬,他遁入了永恒界。

    进去之前,他还造了一片血光,以迷惑对方。

    轰!

    掌印落下,在大地上打出了一道五指印。

    待魏鸿和第一老者赶到时,现场只剩一片血光。

    “便宜你了。”魏鸿冷冷一笑。

    “走。”第二老者说着,第一个转身。

    三人来得快,去的也快,眨眼消失在了幽林中。

    他们虽走了,四方却疾风一阵,都是听着声儿过来的,可惜,他们来晚了,莫说宝贝,连个人影儿都没瞧见,白来一趟。

    “给我等着。”

    永恒界中,赵云已盘膝而坐,长生诀和易筋经联合运转,重塑着经脉,也愈合着伤痕。

    顺便,他还想了想那块紫色石头。

    那该是杀阵中崩出来的,还残留杀阵之威。

    好巧不巧,让他撞上了。

    还以为是宝贝呢?

    得亏先前距离较远,若是拿在手中,瞬间就会被炸的粉身碎骨。

    咔嚓!

    咔嚓!

    骨骼碰撞的声响,不绝于耳。

    他恢复力霸道,前后不过一个时辰,便重塑了体魄。

    “换我了。”

    赵云换了一件黑袍,拎着龙渊出去了,直奔一方。

    先前,他已用仙眼在魏鸿的身上,做下了追踪的印记,找那货不难。

    他再定身,乃一片湖泊前。

    魏鸿就在那。

    两尊太虚境老者也在,正盯着湖泊看,总觉里面有异宝,能见湖底光亮闪烁,他们未敢轻举妄动,因为这片湖泊,很是诡异,平静的吓人。

    仔细窥看之后,里面是藏着禁制的,扔进去一块石头,连半点儿涟漪都未荡起,若是人进去,怕也不会掀起半点儿浪花。

    “退后。”

    第一老者淡道,随之掐动了印诀。

    他施了挪移之法,欲将湖中的水挪走。

    太虚境嘛!手段自是不俗,湖泊的水,真就被挪开了。

    完了,便是一道刺耳的剑鸣声。

    湖底没有宝贝,而是一道无匹的剑光。

    噗!

    第一老者喋血,被斩落了一臂,这还是他躲的快,若在慢那么一瞬间,整个人都会被生劈的,看的魏鸿一阵心凉,若是他挨了这一剑,当场就被秒了。

    “此地不宜久留。”

    三人想都未想,转身便走。

    铮!

    又是一道刺耳的剑吟。

    这回,是赵公子的瞬身绝杀,拿捏的颇精确。

    血光刺目。

    方才挨了一剑的第一老者,当场被砍下了头颅,连带元神,也遭了毁灭的重创,迎风轰然倒地。

    太虚境不假,可这里是天穹遗迹,太虚境也被压制到玄仙,虽比普通的玄仙要强,但也架不住赵云的瞬身绝杀,死的那叫个干脆利落,到了都不知葬在了谁手中。

    “这....。”

    魏鸿和第二老者色变,变故来的也太突然了。

    赵云未停,秒了第一老者之后,又一剑劈向第二老者,生生斩灭了其半个肉躯。

    “灭!”

    第二老者飞身后遁,眉心有元神剑劈出。

    赵公子就生性了,不躲亦不闪,以身硬抗。

    挨了第二老者一击,他的一剑也到了,自正面洞穿了老者的眉心,连带头颅,一并洞穿,他元神遭重创,但第二老者的元神,也好不到哪去,剑威与剑意太强,当场劈灭其肉身,只剩虚幻元神。

    “汝该死。”

    第二老者怒嚎,祭了本命器。

    那是一颗血红的灵珠,诡谲秘纹流转,血芒四射。

    “死吧!”

    魏鸿一声冷叱,召唤了一道极光,从天劈下。

    赵云看都未看,一个护体天罡撑起,将极光震了个崩灭。

    同一瞬,他一剑朝天斩去,劈翻了第二老者的本命灵珠,太虚境遭压制,太虚级的本命法器,同样遭压制,根本就使不出巅峰威力,哪扛得住他的一剑。

    唔...!

    本命器遭重击,第二老者一声闷哼,元神顿的扭曲不堪。

    “万剑归一。”

    赵云一剑贯长虹,剑吟声刺破云霄。

    巅峰的一剑,剑意自是摧枯拉朽的强。

    第二老者也跪了,仅剩的元神,也被灭的魂飞魄散。

    至此。

    两尊太虚境全灭。

    赵公子这个奇袭打的妙,前后不过三五瞬,收拾了两尊太虚境。

    “魏兄,到你了。”

    赵云收了两老者的储物袋,提剑直奔魏鸿。

    他这一语,并未做丝毫掩饰,用的是本来的声音。

    魏鸿记忆里不错,一瞬间便听了出来,正因听出来了,他才满目难以置信,“你...赵子龙?”

    “是我。”赵云淡淡一声,煞气滔天。

    “不可能,这不可能。”魏鸿蹬蹬后退,双目随之凸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