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修仙家族不能飘 > 第401章 了解遗迹情况,出发前往遗迹!
    此时此刻,众修士终于知道五大派一系列反常举动的原因与用意了。

    所谓的便是镇海宫遗迹内,浮空山上的化神传承。

    为什么北海修仙界万年以来没有一位化神期修士,难道是因为没人具备突破的实力吗?

    答案肯定是“不”,万年以来,还是有不少人达到了元婴后期,可以尝试冲击化神期。

    但实际情况却是无一人能成功突破到化神期,要么死在突破的过程中,要么因为寿元耗尽而坐化。

    这是为什么?

    因为北海修仙界没有化神期的传承。

    说白了,北海修仙界的断代了。

    或许未来的某位天才能重新寻得突破化神期的道路,可希望太过渺茫了。

    最起码万年以来的北海修仙界并未出现过这样的人,也该都没有,自然等待下去不知道要等多久。

    而今机会来了,上次进入镇海宫遗迹的修仙者可能发现了化期修士的传承,并将情报呆了出来。

    低阶修仙者很难想象元婴老祖在得到这个消息瞬间的表情变换,当时若非旁边有晚辈,那帮老家伙估计激动的都快要哭了。

    化期期修士的传承,不论消息是真是假,元婴期修士都不会轻易放弃。

    特别是那些寿元快要耗尽的元婴期修士,绝对是所有人中最渴望得到传承的人。

    因为只有得到传承,他们才可能有跟进一步的希望,只要能成就化神,寿元就会大涨,将友能多活许久。

    五大派在背后操作,组织了这次的比赛,就是为了选出适应团体作战,且个体实力强大的修士。

    镇海宫遗迹只是小概念的说法,如果用大概念的说法,那就是整个海极岛。

    座岛是北海修仙界内唯一的巨型岛岛屿,长款均超过了一千里,如此大的范围内生活着不少三阶大妖。

    很不幸,浮空山坠落的地方就被不少三阶大妖包围,将上次进入镇海宫遗迹的修仙者杀退了。

    也正因为如此,五大派才要训练众修士集体猎杀大妖的能力。

    只有金丹期以下的修仙者才能进入镇海宫遗迹,并不是说镇海宫遗迹内只能存在金丹期以下的修士与妖兽。

    而是因为五大派设计的通道不够稳定,最终只能由金丹期以下的修仙者通过,一旦有超越筑基期的修士与妖兽通过,通道就会瞬间崩塌。

    镇海宫遗迹与世隔绝万年的时间,里面肯定有不少二阶妖兽突破达到了三阶。

    魏无名所讲的让众人既兴奋,又十分的凝重。

    因为这回是不是三阶大妖来找众人的麻烦,而是众人要去主动找三阶大妖的麻烦,关键还不知一只,死伤惨重绝对是在所难免的,最终能活下来的人一定很少。

    “诸位道友,寻找化神期修士的传承,绝对是一件凶险异常的事情。

    但我等身不由己,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而我之所将大家伙儿聚集在一起,便是想让大家伙到时候相互照样一下。

    我们的敌人肯定不止遗迹里面的妖兽,还有同我们一起进入遗迹的人,这些人有可能来自五大派,也有可能来自别的势力,甚至有可能来自魔道修士,以及妖族扶持的傀儡。”

    听他这么一说,不少顿时有些害怕了,打量着周围的人,只觉得身边就潜藏着敌人。

    “魏道友,五大派不是已经将潜藏进来的魔道修士,以及妖族扶持的傀儡都查出来了吗?我们中间怎么可能还会有魔道修士与妖族傀儡。”

    此言一出,一些修仙者点了点头,便是赞同这句话。

    但同样也有些修仙者不赞同这些化,只是在那里苦笑着摇了摇头。

    便见魏无名深呼了一口气,才缓缓的说道:“一千人太多了,如果魔道修士与妖族傀儡友意隐藏的话,即便是五大派也很难发现他们的马脚。”

    “这次进入遗迹的一千人之中肯定有魔道修士与妖族傀儡,当然了,五大派毕竟查的极其严格,能混进去的也是极少数,诸位道友也不要恐慌。

    魏某之所以将这件事情说出来,也只是想给诸位道友提个醒儿,诸位道友也多留一个心眼儿,被着了那些人的道儿。”

    听到这里,在场众人点了点头,心中对魏无名多少有些感激。

    如果不是他说出这些东西,众人遗迹那种精神需要高度紧张的环境,还真不一定会响起魔道修士与妖族的傀儡。

    但经过魏无名的提醒久不一样了,众人心中虚,那自然会多加注意了。

    又过了一会儿,魏无名又继续说道:“诸位道友,我们进入遗迹后,并不是都聚集在一起的。”

    “什么?”

    此话一出,有人震惊的叫出了声。

    这种事情在个别势力中有流传,散修中流传的极少。

    所以在场中有对此表示很淡定的修士,显然早已知道了这个消息。

    同样也有表现很激动的修士,例如之前叫出声的那人,他就是知道的典型。

    凌初云曾进入过镇海宫遗迹,他留下的手札上也有这方面的记录,所以凌氏四人表示的还是比较淡定的。

    至于燕氏兄妹,也非常淡定。

    凌有道猜测,关于镇海宫遗迹的事情,两兄妹知道的比凌氏家族多,毕竟他们身后是北海修仙界的第一修仙家族。

    “诸位道友,大家进入遗迹后,确实是随机出现的,谁也不能预测自己在什么位置。”

    这是数千年前开辟通道修士的原因,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没能实现定点传送。

    魏无名顿了顿又继续说道:“不过根据以往数千年的经验,我们一般出现在岛屿的东部。

    那里平原与丘陵交错,灵气比较稀薄,所以很少有实力强大的妖兽,大妖只要小心,最开始的安全是有保障的。”

    “魏某希望诸位岛屿在遗迹里面站稳脚后,便相互靠拢,你们也知道此行的密度,所以大家聚集在一起也更加的安全。”

    闻言,众人点了点头,很是赞同的他的这个主意。

    这时有人问道:“魏道友,你说的倒是不错,可我们要怎么确定大家的位置呢?”

    话音刚落,立马有人附和道:“不错,不错,我们该怎么确定彼此的位置?要是连位置都不能确定,那还怎么相互靠拢啊。”

    面对众人的质疑,魏无名只是笑了笑,然后从手指上的储物戒指里取出了数十张符箓。

    众人诧异的看向他,都不明白他这是怎么了。

    只见他扬起手中的数十张符箓,说道:“诸位道友,对此魏某早有准备。”

    “魏某手里的全是定位符,每位道友各取一张,激发之后随身携带,同样拥有定位符的人就能相互确定位置。”

    有人小问道:“道友,你这定位符免费的吗?”

    说话的是一名干瘦的散修,看样子生活过的很拮据。

    魏无名是什么人?

    那可是魏氏家族未来的族长,数十张定位符的灵石对于别人来说很珍贵,可对他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

    他笑着说道:“免费,免费,就当魏某在诸位道友身上投资押注了,诸位道友结丹了,可要照着魏某啊。”

    众修士听到魏无名的恭维,心里那叫一个舒坦。

    “那就多谢魏道友了。”

    “对对对,多谢魏道友了。”

    紧接着,魏无名将手中的数十张定位符一一发了下去,每个人手中都有一张。

    众人拿到定位符后,个别散修爱不释手。

    凌有道将定位符拿在手里看了看,他以前并未用过这种符箓,倒不是此符贵,而是没有需要,所以并未见过这种符箓。

    所以说他还是头一次见定位符,黄色的符纸上用蓝色发符墨勾勒着扭曲的线条。

    这些线条组成了一个图形,隐隐之中有流光在上面流动。

    也就看了两三个呼吸的时间,他便见定位符收了起来。

    而凌有道一早就将定位符收好了,余下几人看了一会儿后才收了起来,面色带着喜色。

    众人觉得魏无名也太好了,不仅告诉众人关于镇海宫遗迹的消息,还送众人定位符。

    又过了一盏茶的时间,众修士站起身相互走动,希望多结交一些道友,希望在遗迹里好有个照应。

    凌氏家族一方足有三位堪比假丹期修士的修仙者,自然成了在场众多修士拉拢结交的最佳对象。

    当然了,凌定山,凌有仙,慕嫣然是其中之一。

    面对前来问候的修士,他都是来者不拒,同对方闲谈几句也没什么问题。

    凌有道所展现出来的没有一点儿架子,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拜访的人都很高兴

    时间就在这样中缓缓流逝,转眼间太阳就已经西斜,再过一会儿就要下山了。

    来此的修仙者也渐渐离去,趁着夜晚封城前赶回五方城。

    然而就在凌氏四人想要走的时候,魏无名却将他们留下了,说是有要事商量。

    无奈之下,他只得对燕回道:“燕道友,你们先回五方城吧,我这里还有一些事情。”

    “嗯。”

    燕回点了点头,便也没再说什么,两兄妹转身御剑飞走了。

    凌有道一眼看去,留下来的全是实力堪比假丹期的筑基期修士,当然,他的道侣慕嫣然除外。

    他笑道:“怎么?道友留我们下来是有什么要是需要单独跟我们说吗?”

    “哈哈,道友果然聪明。”

    ……

    这一夜,凌氏四人没有返回五方城,当然魏无名等人也没有返回。

    众人就如何展开合作,巩固自身利益,防范紫云宗等实力的那帮人进行了讨论。

    期间,众人丝毫不显的拘束,各抒己见。

    如此直到第二日清晨,太阳升起之时,众人才分开返回了五方城。

    之所以要分开,乃是因为紫云宗等势力还不知道众人已经结成同盟。

    这种情况之下,紫云宗等势力的弟子就摸不准魏无名等人的情况,反而魏无名等人却直到紫云宗等势力的情况。

    说白了,我暗敌明,对己方非常有利。

    搞不好还能安插一个间隙到紫云宗那一方去,关键时刻突然反水,说不一定能起到非常好的效果。

    当然,这种事情也就想想,跟随紫云宗的那些势力,跟紫云宗常有合作,多年下来,彼此之间还是比较信任的。

    此时有人去投靠,紫云宗的那帮人肯定不会相信,所以不需要多此一举,做一些无用功。

    凌氏四人御剑飞行了两个时辰,才回到了五方城。

    因为城内聚集了许多要前往镇海宫遗迹的筑基期修士,使得城内的各个店铺的生意都好了许多。

    比较镇海宫遗迹是一个凶险之地,众修士心里不放心,临行前再添置一些装备可以理解。

    凌氏四人回到五方城后,便一直居住在客栈里,一般很少离开。

    时间就这样慢慢流逝,转眼间一月就过去了。

    临行的前一天,护送众人的金丹期修士将众人召集在城中央的广场,广场四周责备封锁,防止有人偷听。

    然后有五大派的金丹真狠人,专门给一千名即将进入镇海宫遗迹的筑基期修士讲了讲里面的情况。

    这可是来此五大派的情报,不是任何一个势力可以比的。

    听了五大派关于镇海宫的情报,众修士无疑对镇海宫遗迹的了解跟深了,不过脸上的凝重也多了一些。

    当夜,其中不少筑基期修士连夜再次添置符箓,丹药,灵器等等,弄的五方城好不热闹。

    第二日辰时,昨日的一千名筑基期修士再次聚集在五方城中央的广场。

    广场的上空悬停着一艘天舰,看标志是真玄宗的。

    天舰周围有金丹真人踏空而立,一千名筑基期修士分成十列,分别由一名金丹真人核实身份。

    所谓的核实身份就是放出自己的神识,如果与一年前所留神识相互感应,则算是通过,然后才能御剑进入天舰。

    若是不按照这个规矩来,天舰周围那些金丹真人就会立马出手击杀。

    之所以弄的如此严格,就是为了防止魔道修士与妖族傀儡混进去,从而盗走化神至尊的传承。

    一千名筑基期修士的核实工作,费了小半个时辰。

    待全员进入天舰后,天舰才慢慢离开了五方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