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长歌当宋 > 第九章荆王的意难平
    李和用入宫觐见官家的事很快便传遍了朝堂,这是没有办法隐瞒的,许多人还是云里雾里不明真相,但有些人却开始惴惴不安起来。

    赵元俨没想到李和用真的会进宫,不过他已派人提前同李和用说过,这是一个报复刘家的最好机会。

    在赵元俨看来,李和用同自己应该是利益相关的, 以他国舅的身份却被刘娥压制多年,此时难道不应同自己联手报复刘娥吗?

    可有些人天生就是一厢情愿,并非所有人都同他一样有着炽烈的报复心。

    李和用多年来已经看淡了这些,以至于他入宫之后赵祯让他自己提出补偿,李和用也是默默摇头。

    本就发于草莽的他并不在意那些权利,当初妹妹还在的时候便提醒过他,李家只要稍有富贵便好, 无需成为高官显贵, 因为自己的才能并不能胜任这些。

    看看如今风云际会的朝堂, 李和用从心底便打起了退堂鼓,他这个京仓草场提点已经算是不错的差遣,自己能做好,也做的舒坦。

    出宫之前李和用在蓝继宗的引领下路过左承天祥符门,在横门之下瞧见了身穿斩衰之服的年轻官员,他很快便知晓这位便是鼎鼎大名的云中郡侯,叶安叶长生。

    快步走了过来冲着叶安便是叉手一礼道:“家妹之事当初多谢叶侯上谏!”

    叶安微微惊诧,但随即释然,作为李宸妃的兄长,他定然是知晓一些的,笑着扶住李和用的胳膊道:“国舅无需如此,本侯只是尽了臣子本份罢了!如今提举皇城司不好同国舅多聊,还请恕罪。”

    李和用连连点头,刚准备告辞便又想起前日之事,环顾四周后这才道:“前日官家始召李某,便有人寻至家中,言……那位曾经苛待李家,如今正是反戈之时, 毁其家也!”

    见李和用看向皇仪殿的方向,叶安便知晓他说的是谁,随即道:“不知国舅可知所托之人为谁?”

    李和用苦笑道:“李某并不知晓,那人不过是个寻常儒生模样的,市井之中恐难看出,至于幕后之人……怕是不会露面啊!”

    “国舅猜测是何人?”

    “不好胡乱攀扯。”

    叶安点了点头,李和用是真的老实,都这时候了也不愿搀和到宫闱之事中,但叶安并不打算放过他,毕竟他是国舅,于情于理都以身陷其中。

    “太后乃因时疫而崩,官家也差点过了病气,有人对天家之位觊觎许久啊!”

    话音落下,李和用大惊失色,骇然的看向来时的方向,颤颤巍巍道:“莫不是真有人敢做出大逆不道之事?!”

    叶安微微点头:“国舅安分守己,小心静默又推远权势, 岂不知自己早已身在其中,此次你入宫之事恐会在朝中传的沸沸扬扬, 还请国舅配合我皇城司查办不法!”

    李和用僵硬的点了点头,但随即皱眉道:“李某身无长物,又无本事,如何协助叶侯?”

    叶安露出神秘的笑容看向李和用缓缓道:“有人既然寻你一次,便会寻你第二次,如今你以入宫面圣,有些人便会按耐不住,终究会再度寻你的,东京城中的掮客可不在少数,只要按图索骥,必有收获,如此也是为了官家啊!”

    一提到赵祯,李和用原本胆怯的目光便立刻坚毅起来,缓缓点头道:“李某知晓了,不知叶侯需要李某如何相配?”

    叶安摆了摆手:“无需做作,只需按部就班一切寻常即可,凡是交给本侯,皇城司自会稳妥行事,也万万不会殃及李家!”

    李和用连连点头,他并不知道自己多说的几句话已经给叶安抓到了极好的突破口。

    在有了嫌疑人的情况下再进行查案便有了大致的放心,如今叶安已经把目光锁定在了某位宗室的身上,虽然没有明说,但皇城司查办的方向却指向了他,想没有收获都是不可能。

    世上最难也最简单的事就是“钓鱼”,只要你有足够的耐心,用对了饵料,在不惊动鱼儿的情况下总能有所收获。

    但这一次叶安却失算了……

    天色逐渐昏暗,杀猪巷中,街坊四邻站在门口喊着自家儿女的名字唤他们回家吃饭,孩童的应叫声,欢笑声充满了整个巷子。

    “酸秀才又喝醉啦!”

    有孩童瞧见巷子口摇摇晃晃回来的人影,都不需仔细看便叫嚷开。

    门口的父母随即呵斥道:“莫要胡说,孙秀才是读书人,咱家的书信都是请的人家,客气些嘞!”

    说完便对喝的烂醉的文人道:“孙秀才,今日可赚了利钱?”

    孙秀才嘿嘿一笑道:“那是自然!赚钱了,赚了大钱嘞!有贵人请某做事,嘿嘿嘿……赏了不少钱财!”

    说完便炫耀似的摇了摇钱袋发出一阵响动,听这动静邻人忍不住竖起大拇指:“果是读书人好啊!听这声便知晓有银豆子嘞!”

    “那是!男儿欲遂平生志,六经勤向窗前读!先帝诚不欺我!”

    这时候还敢一口一个先帝的这般说话,邻人皱眉拉着孩子便回家,喝多的人还是少同他一般见识的好。

    孙秀才轻蔑一笑,这些邻人都是些贩夫走卒之辈,哪里知道自己做的“大事”?

    摇摇晃晃的进屋,摸索着寻到火折子放在眼前几次吹不着,孙秀才大怒将其摔在了地上,但又弯腰去寻,只不过寻着,寻着便碰到一双穿着薄底快靴的脚……

    ……

    王德一路穿过花园来到荆王府的水潭边上,看着赵元俨站在水边的高台上眺望禁中的模样忍不住抖了抖。

    “王爷,奴婢已经确认过了。”

    赵元俨微微一叹:“如此便好,本王本不欲杀他,可惜总觉心中不安,还是杀了好,杀了干净,斩断因果啊!”

    “王爷高见!”

    赵元俨看向王德道:“告诫赵宗礼,此时万万不可再寻李和用,此人谨小慎微,一心为天家着想,宁可委屈自己也不愿让官家为难,这样的人如何能狠下心来诋毁圣人?这条线不能用就要断掉,免得引火烧身,得不偿失!”

    王德立刻点头道:“奴婢知晓,这便亲自传话去!”

    待他走掉,赵元俨这才转过身来,长叹一声:“终究还是下手晚了些,若能一石二鸟也不至落得如此局面,宫中暗桩也暂不可用,他叶安入主皇城司到底要施以何种手段?”

    寒风吹过,无人作答,赵元俨看向皇宫的神情愈发阴翳。

    在他看来那高高在上的御座本应属于自己,谁知却被赵恒夺了去……至今他也想不明白,明明自己最受父皇宠爱,为何要传位碌碌无为的五哥赵恒?

    既不是长子,也不是诸多皇子中最优秀的一个,为何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