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我在德云当网红 > 第一百零八章 我真不是牌神啊
    “高师叔…………”

    “双混吊捉五龙…………嗯,十五番!”

    “高…………”

    “混吊本混龙,十六番!”

    “双混吊捉五本混龙,三十番!”

    随着沈常乐把把胡,还胡的越来越大,高锋竟然慢慢的已经有了一些习惯了,也不用沈常乐再问了,这边一胡牌,高锋就直接报数,简单省事且单调…………

    一般的麻将打下来,最厉害的应该是一个人兴高采烈,三个人垂头丧气、欲哭无泪,而沈常乐则更加的厉害了,一场麻将还没打完,已经有六个人垂头丧气、欲哭无泪了。

    没办法虽然沈常乐赢着钱,但是他的本意是想要输呀!!!

    又是一把过去依旧是沈常乐的胡,高锋张了张嘴有些无奈道:“…………我觉得应该不用算了,一卷三,钱全输了,塌锅了。”

    刘春山感觉脑袋有些懵,嘴巴有些干,轻轻拿起旁边的茶水喝了一口…………嗯还是温热的。

    “古有关云长温酒斩华雄,现有沈常乐温茶卷三家呀,可怕可怕…………话说自己这次是过来当中间人的,这输的钱应该可以报销的吧,应该…………”刘春山看着一旁的沈常乐,下定决心,以后要再跟这个牲口打牌,他就是那个!

    有这点功夫,花钱去洗头房估计连前戏还没做完呢,不比打牌香吗???

    “那个…………要不然这局甭算钱了吧,本来就是随便玩玩的,不用当真,不用当真。”沈常乐看着面前三人肉疼痴呆的神情,有一些不好意思道。

    张冰嘴角抽搐,听到沈常乐的话才恍然醒转,赶紧拒绝道:“那可不行不行!这个随便玩玩也是要按规矩来的,如果这样来那可就太没品了,常乐兄弟真是好…………好手气啊,这个钱我们肯定得给的。”

    “那个…………强子你带了那么多钱了吗?你借我点,我那个演出工资还没有发。”

    张强无奈翻了一个白眼道:“不是冰哥你自己想想你说的这话,咋俩一个地方演出上班的,你没发工资,我能发吗?我兜里就八百块钱,这光付我的也就是勉强够。”

    就在两人嘀嘀咕咕说话的时候,还是高锋笑呵呵的打断道:“二位二位,咱们今天主要是过来休闲来了,不为了赢那个三瓜两枣。”

    “不过沈常乐打麻将赢了,那如果没一点彩头也没什么意思,要不然这样吧,咱们在刚才的局面下,在设一个小赌。”

    “你们四个人再来打一局麻将,一局定胜负,如果你们三个人其中一位先胡了的话,这次咱们就是战平,不用付钱了。”

    “而如果还是沈常乐先胡了的话,要不然您二位就答应我们的邀请,以后就来徳芸社吧,您二位觉得行还是不行???”

    张冰和张强对视一眼,点了点头道:“没问题,其实说实话您二位这么看重我们俩兄弟,我们就更不能矫情了,就这一把,如果沈常乐小兄弟赢了,那就是天意如此,那我们兄弟俩,以后就赖在徳芸社不走了!”

    沈常乐大喜过望,冲着一旁的高锋高老板暗中比了一个大拇指,高锋高老板这绝对是神配合啊。

    高锋笑呵呵的,坦然接受着沈常乐的崇拜,开口道:“那既然这样那就来最后一把…………”

    “慢!!!师弟,常乐还有两位兄弟,这事可不能不算上我啊,我可也是输了,这样吧,如果沈常乐这把能赢了,我刘春山,等谦祥益演出合同结束以后,也努力劝说懂我搭档,一起来徳芸社怎么样?”刘春山突然将高锋拦住,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开口说道。

    众人大惊,沈常乐和高锋对视一眼,眼神中都是同样的惊喜莫名。

    虽然说沈常乐十分的看重这对儿乐呵兄弟,但是那是对于以后两人的期待,如今的乐呵兄弟刚刚合作,即使是两人认识多年,又是老相声演员了,也得磨合个几年才能达到前世的效果。

    如果说现在的乐呵兄弟在津都相声圈,属于是好相声演员的话,那么有相声大师范振钰的师承,老字号的相声茶馆谦祥益的攒底相声演员,津都电台、电视台的老熟人,现在的刘春山搭档量活的铁刨花,不夸张的说,已经是非常成熟实力强悍的相声名家了。

    单单是师弟的相声演员高锋已经是徳芸社的三把手了,作为师哥的刘春山,如果能够加盟沈常乐未来的津都徳芸社分社,那绝对是天大的好事了。

    包括是沈常乐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的一次弄拙成巧,反而是把事情彻底的弄好了。

    沈常乐哈哈笑道:“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如果真的能有两位哥哥,还有我刘师叔的加盟,不瞒您各位说,津都徳芸社分社的相声演员储备方面,几乎可以说是填充进了半壁江山,何愁以后不开的红红火火,在津都打拼出来一番大事业呀。”

    听着沈常乐的豪言壮语张冰、张强、刘春山互相对视了一眼,心中都是不禁畅想起来了以后的美好,年纪不小的几个人,已经不知道熄灭冷却了多少年的雄心壮志,竟然不知不觉的几欲沸腾。

    四人重新回到麻将桌子上,开始洗牌,沈常乐笑了笑没有在意其余四人惊讶的眼神,平静的闭上了眼睛,在黑暗中整理着麻将,这次他终于不用压制自己的气运了。

    既然说是看天意,那便看天意,自己有这么牛批的打牌气运,如果真的胡不了,那么…………那怎么可能???除非金手指系统玩自己!!!

    垒好牌睁开眼睛,沈常乐掷骰子,拿牌,麻将被沈常乐反方向放在牌桌上,这一次,除非他有赌神高进的透视眼睛,否则也不可能究竟拿着的是一首牌。

    “打开看看,什么牌了!”高锋凑到跟前催促道。

    其余三位也不看牌了,都是抬头看着沈常乐。

    “系统啊系统,你可千万不要玩我啊…………”

    沈常乐深吸一口气,双手轻轻捏住两侧,将一字长蛇阵的麻将竖了起来,之后直接推开在了牌桌上,众人满眼,瞬间被一片整齐的红色和黑色所填满。

    沈常乐耳边似乎隐隐听见了一个淡淡的笑声,随后就被众人的惊讶声所遮盖:

    “六七万的混儿,起手四个七万,两个北风,一二三万,三个六万,八九万,杠开五万。”

    “这个…………这个是天胡了吧???这是多少番啊???”高锋都有一些摸不准了,他实在是不会算了。

    “天胡!还是天胡金杠开本混儿双混儿捉五龙!!!这还用问多少番???…………这牌胡的概率,应该比中五百万彩票的概率还小一万倍不止啊!!!”张冰随口解释道。

    众人看着沈常乐的眼神瞬间变了,突然有了一种在膜拜上帝的赶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