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奋斗从镇邪司开始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寒山寺
    “轰隆!”

    这两层楼房猛地一震,里面亮起,有一盏油灯,倒映在窗纸上,甚至隐隐约约能听到痛苦的呻今声。。

    “成功了吗?”

    老僧双目一亮,不等他露出笑容。

    整个座楼房突然震动起,屋内的油灯也熄灭了,漆黑一片的大门,就像是一张巨大的嘴巴,强大的吸力传来。

    老僧脸色大变,左手食指那个破口正在急速地流出鲜血,不断地向那漆黑大门内供应着,如果一直以这种速度流失,最多也就一盏茶的功夫,他就会失血过多而亡。

    老僧想要远离这门口,结果发现他动不了了。

    “徒儿!快,快来过来把我往后拉,为师动不了了!”

    老僧扭头,向在后面走神发愣的少年僧人大吼道。

    少年僧人被一喊回神,他快跑至老僧身后,抱着老僧用劲全力,艰难地把老僧拉离这大门口。

    一步……

    五步……

    十步……

    离这大门十步远后,那吸食之力才消失。

    就在老僧微松一口气时。

    突然从这漆黑大门内一只惨白的手掌,骤然从里面捅出,一把就抓住了少年僧人的脖颈,然后回缩。

    抓着少年僧人脖颈的惨白手掌,快速往内拉,力气似无尽大。

    无论这少年僧人如何挣扎,还是被拉进这黑漆漆的大门之内。

    少年僧人只来得及惨叫一声,里面还有快速吸嗦的声音传出。

    老僧被吓得疯狂后退,足足后退至二三十步远后才停步,惊恐万分地看着这那漆黑的大门之内。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他的僧袍都被冷汗给打湿了。

    这是什么邪祟,竟然如此之强,自己先天一重天境界竟然被压制着动弹不得。

    实在是太恐怖了!

    要不是自己爱徒法鹤的话,现在死得人就是自己了!

    “阿弥陀佛!”

    “……”

    老僧坐在地上,开始为爱徒法鹤念《往生经》。

    作为以四大皆空为理念的老僧,到也没有因为爱徒的死而伤悲。

    不过老僧也看出来了,这邪祟虽然厉害,但没有办法离开这楼房。

    可知道这个弱点,又能怎么样!

    看来,只有主持师兄或许能降服这邪祟。

    就在这时候,老僧听到脚步声传来,声音由远及近,越来越高,越来越响。

    老僧转头看出,只见一个身材一场魁梧,胸宽背阔少年从远处快速地走来。

    这少女一身黑色劲服,双臂赤膊,肌肉极为显眼,两条胳膊,足有一般成年男人大腿粗。

    这是一种全方位匀称的魁梧,每一块肌肉都很精致、完美,蕴含力量感,身体充斥着满满暴力,随时可能爆发的赏目美感。

    带给人浓郁的压迫感!

    “好雄壮的少年。”

    老僧仰头观察着张昊天。

    在这深夜地,敢如此一个人行走在这条危机重重的官道上,这年轻少年的实力绝对不差。

    “老和尚?”

    张昊天诧异地看着坐在地上的老和尚。

    虽然看不出这老和尚的虚实,但有一点张昊天可以肯定,这老和尚不是邪祟。

    千里追踪术圆满,让张昊天可以分辨出人和妖物、邪祟的气息上的不同。

    “阿弥陀佛,施主,这里很危险,你还是赶紧离开这里。”

    老僧双掌合拢对张昊天说道。

    “不知道大师法号,来自哪里,要去何方?”

    张昊天看了一眼那敞开大门,里面黑乎乎的二层楼房,转头看向老僧。

    虚云从地上起来,淡淡地说道:“贫僧虚云,来自寒山寺!”

    寒山寺?

    张昊天感觉很熟悉。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下意识地张昊天念起了这首小学的时候就学过唐代大诗人张继的那首《枫桥夜泊》。

    很好记住的一首诗词。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如果把这首诗词刻在寒山寺的山门处,随着这首诗词流传出去,寒山寺的名气也会传遍天下。

    虚云眼睛一亮,脸上泛起了笑容:“施主真是好文采啊!”

    “一般一般!”

    张昊天摆摆手说道。

    剽袭过来的诗词,谈不上什么文采。

    真的要让张昊天作诗词的话,他还真不行。

    这辈子张昊天也就创作过一首诗词,一首打油诗。

    因为是原创的,所以记忆尤新。

    “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要到二六找,本来数量也不多,何况质量也不好!”

    现在想想,少年的记忆挺好的。

    前世,记忆中的初二六班的女生有几个长得还可以,当然,那时候张昊天也没有那么多复杂的情感。

    就是觉得她们长得好看而已。

    不过,现在跟自己的女人们比起来,那些女孩子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

    可不得不说,记忆永远都是美好的。

    “不知道施主如何称呼?”

    因为一首诗,虚云对张昊天的态度顿时热情了很多。

    佛家讲究四大皆空,可真又谁能真正做到四大皆空啊!

    真正做大四大皆空的,那只有天道。

    天道无情!

    “本官为青阳郡镇邪司衙门千户张昊天,大师,姑苏城离庆红城相隔万里,中间还隔着几个州,大师万里迢迢来这里,不知道为何?”

    姑苏城位于越州,从越州来幽州,这跨越的有些大。

    “原来是镇邪司千户大人,贫僧这下有理了!”

    虚云诧异地看了一眼张昊天,行礼后,继续说道:“子阳县普光寺方丈虚尘是贫僧师弟,两个月前,贫僧收到虚尘师弟的书信,邀请贫僧来普光寺讲法。”

    “没有想到在这里遇上可强大的邪祟,就在刚才,贫僧的徒弟法鹤就丧生在这邪祟之手。”

    “这邪祟实力如何?”

    张昊天看了看着两层高的楼房,对虚云和尚问道。

    很明显,这虚云和尚跟这邪祟交过手。

    “很强,贫僧先天三重天境界,竟然差一点栽在这里了,张施主还是不要冒险。”

    说是这邪祟,虚云的表情非常凝重。

    可惜他的话,张昊天只听见一句,那就是他是先天三重天境界。

    先天三重天境界能从邪祟手上逃脱,张昊天自信就算是危险,自己也能逃脱。

    于是,张昊天直接往那漆黑的大门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