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叩问仙道 > 第五百六十九章 把他的尸体带出来
    “你不用去了。”

    秦桑闻言一惊,急忙四处搜寻。

    小北辰星元阵残破不堪,快到极限了,星图中裂出好几道裂纹,群星暗淡。

    那些手持紫微秘箓的修士,才是这一次进入紫微宫数量最多的。

    他们躲在小北辰星元阵里,在灵阵庇护下,幸运地逃过罪渊之劫,但这一次灵阵崩塌,就难免有一些运气不好的,遭到厄运了。

    好在灵阵不是瞬间毁灭。

    除了最开始崩塌的那一角,其他人都有所准备,及时逃生。

    秦桑瞥见云游子的身影,成功避开一道裂纹,便放下心来。

    在场的众修士也都被灵阵裂纹分开,七零八落。

    一番搜寻,秦桑终于在小北辰星元阵一角,看到景婆婆的身影。

    景婆婆驼着背,拄着拐杖,显得非常低调。

    除非有心人,否则几乎不会注意到她的存在。

    冷云天就在景婆婆前方不远,正全力聚拢门人,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身后的婆婆就像一条毒蛇,已经盯上了他。

    景婆婆瞟了秦桑一眼,竟直接告知他一座古殿的位置。

    “若你真能进去,见到他的遗骨……”

    景婆婆犹豫了一下,微不可查地叹了叹,轻声道:“就把他的遗骨带出来,让他入土为安吧。”

    秦桑见状心中明悟。

    那座被血秽神光侵染的五方塔,应该就是元蜃门的传承法宝。

    罪渊精心布置的无间血桑灵阵,威力远超秦桑的乌木剑,五方塔眼看就不能用了,冷云天不可能这么快将五方塔恢复。

    在紫微宫这段时间,冷云天没有五方塔护体,实力锐减,难怪景婆婆用不上自己了。

    秦桑也不清楚景婆婆真正的修为。

    当年,被景婆婆带着潜伏到东阳伯洞府前,秦桑还以为景婆婆是元婴高手,可能修为比东阳伯还高。

    但指天峰那场大战,虽说有种种限制,景婆婆对付掌星老人时,似乎没想象中那么轻松。

    这两次表现的矛盾,让秦桑一头雾水,揣摩不透。

    估计,景婆婆的实力肯定比冷云天强,否则不会这么有信心。

    秦桑瞥了晨烟一眼,不知道她有没有察觉到景婆婆传音,不过景婆婆话中并没有暴露原委,即使被探知到,也不用担心。

    幸好景婆婆言而有信,虽然用不上自己,仍然付了报酬。

    秦桑不由得一喜,能省下血秽神光当然是件好事,这个神通每次使用后,必须过一段时间恢复,相当于在紫微宫里只有一次机会。

    后面万一遇到危险,他也能多一张底牌。

    听到景婆婆最后这句话,秦桑暗道,景婆婆和青竹前辈之间果然关系匪浅,却不知是怎样一番爱恨情仇。

    秦桑打定主意,如果遇到青竹前辈的遗骨,一定要把他带出来,说不定能和景婆婆结个善缘。

    罪渊此次偷袭非常狠毒,令两域尤其是天行盟损失惨重,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从紫微宫出去后,恐怕就是修仙界大乱的时候了。

    让秦桑稍稍放心的是,自家宗门有两位元婴坐镇,大树底下好乘凉,比那些散修和小宗门的弟子幸运多了。

    不过,谁也不会嫌靠山多。

    心里想着这些,秦桑和秋暮白等人正被晨烟带着飞行,突然感觉全身一紧,接着眼前蓦地白茫茫一片。

    无边无际的云海映入眼帘。

    终于冲出仙阵,进入紫微宫了!

    不等他们脸上露出喜色,晨烟竟没有飞向天门,而是带着他们一头冲进云海之中,顿时一阵天旋地转。

    “紫微宫原来不在天门后,而是在云海之中?”

    在头晕目眩时,秦桑仍然有闲心想这些事。

    因为有一股若有若无的力量,一直牵引着他们,不让他们散开,有晨烟护着,自然没什么好担心的。

    “天门在上,紫微宫却在下,进入紫微宫并非从天门入。这下面的东西,是真的紫微宫么?还是说,上古之时,紫微宫天坠,落入云海?”

    秦桑始终觉得这其中的逻辑不太对劲。

    他方才真切的看到,天门后是一片虚无,仅剩天门孤零零矗立在云巅,进入仙阵和在仙阵外,看到的景色是一模一样的。

    秦桑的怀疑没有错,在那些前辈修士最初发现紫微宫的时候,便有这种怀疑。

    但始终无人能够看破其中奥秘,不知云海仙宫是天坠的紫微宫,还是其他宫殿,因为天门上书有‘紫微宫’三个字,便托以紫微宫之名。

    不过,无论云海仙宫是什么身份,对他们来说没什么影响,因为到现在也无人能将仙宫全部探索。

    ‘砰!砰!砰!’

    荒芜古院,几道身影从天而降,摔在地上,压折黄草,溅起烟尘。

    秦桑抓住院中一株古树的乱枝,卸掉一部分力量,方才带着断枝一起落在地上,勉强站稳。

    秋暮白也和秦桑差不多,另外三个就没那么幸运了,一个个摔成滚地葫芦,头发、身上都沾满了枯草叶子。

    等他们狼狈不堪的爬起来,晨烟方才飘然落下。

    她似乎没有受到丝毫影响,连衣角也不曾凌乱。

    秦桑等人整理好身上,纷纷向晨烟行礼,“多谢师叔祖护持之恩。”

    晨烟展露出元婴修为,现在他们对待晨烟的态度,和对东阳伯一样恭敬,大礼参拜。

    秋暮白等人震惊之余,脸上也难掩喜色,显然都明白,宗门里多一位元婴高手意味着什么。

    不料,晨烟不愿意接受他们的礼数,淡淡道:“我并非你们师叔祖,你们以后仍和之前一样,称我为前辈即可。”

    秋暮白等人对视一眼,不明所以,但还是遵从晨烟的命令,“弟子遵命!”

    晨烟负手站在院中不语。

    秦桑五人等在一旁,见晨烟没有动作,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

    这个院子非常大,里面杂草丛生,在院落边缘长有很多参天古树,每一棵都有十几人合抱粗细,不知生长了多少年。

    在另一端,这是一排破败宫殿,已经彻底坍塌,只剩下一圈圈墙壁的断茬,看不出来以前是什么功能。

    整个院子都是一片荒凉枯寂之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