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史上最稳太子爷 > 第283章 两军对峙(二合一)
    被老朱教育了半天,朱标才总算是逃离了乾清宫。

    老朱没揍他,可这说起道理来,那是一套套的。

    朱标也不敢反驳。

    主要是……怕真挨揍!

    这打又打不过,连讲道理,嗯,在这件事上八成也是说不过老朱的……

    朱标暗自神伤之时,王保保整个人是有些木了!

    当军令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了军中,明军旋即按照既定计划开始行进。

    一直关注着明军动向的王保保,此刻人都傻了!

    他苦心涉及的圈套,这明军压根就没往里钻。

    本来他都打算好了,己方以逸待劳,只要这明军的援军敢来,定要他全军覆没,葬于这荒凉大漠戈壁之中。

    谁曾想,这明军,压根就没按照他设想的来。

    反倒是如今明军的行动方向,令王保保有些手忙脚乱。

    常遇春那个绝世狠人,这一次又出关,找自家的小皇帝去了,一想到这里,王保保就感到一阵悲催,自己虽说知道了,可是也鞭长莫及啊!

    更不敢率领大军主动去救援,别说去了之后能不能打败常遇春,怕就怕这刚没走多久,这徐达立即抄他的后路。

    到时候,进退两难,这元军,才算是到了真正的生死危机。

    除此以外,明军还有两路大军,一直在进攻山西河北两地的北部,那里残留的元军,八成是想跑都难了。

    局势艰难啊!

    原先在他看来万无一失的计划,此刻,在明军的动作下,已然是千疮百孔,战争的主动权已然拉回到了一个平均线上。

    此刻,王保保手里唯一的砝码,就是仍旧被困在兰州城内的张温所部。

    可现在这支部队,你是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这张温这两天王保保也是长见识了,也他么的不是一个善茬儿。

    从第一天被围困,就敢倾尽全力,给元军造成一次重大的杀伤来看,这就绝对不是一个好相与的角色。

    这些天来,王保保也使过不少的计策手段,可是,这张温就感觉是个混不吝一般,拿他根本毫无办法。

    当然,这也是王保保想兵不血刃拿下兰州的缘故,在王保保看来,如果能策反张温,那毫无疑问,就是大赚特赚了!

    可是,张温根本就不为所动,包括他麾下的那些将士,一个个也视死如归,对于王保保说的那些甜言蜜语,压根就当成了放屁。

    而局势到了眼下这般情形,你要说现在就消灭掉张温这支明军吧,也不是不行,可他原先的计划,不就等于废掉了!

    那他不就是白白在这里等了这么多天,浪费了大把的时间吗?

    可要是不干掉这一伙人,王保保又有些不甘心,这好不容易围住了一股明军,最后还放跑了,这算怎么回事儿?

    而且,万一这徐达杀过来,这两军对阵,这张温要是察觉出什么了,直接从侧面捣乱,那可怎么办才好?

    头疼,是真的头疼。

    这其中的利弊权衡是相当的困难,思索了片刻,王保保心中已然是有了主意。

    干掉张温。

    既然如今局势已经变成了这幅样子,那不如先行干掉张温,随后再寻找机会和徐达一决雌雄。

    干掉了张温,也算是解决了身边一个隐患。

    王保保也是果决之人,心中有了主意,自是不会再变,当即传下军令。

    可传令兵刚下去还没多久,又跑了回来,见到王保保,忙道:“大帅,徐达率明军主力前来,距离前军已经不足二十里。”

    我的天!

    王保保整个人都呆住了!

    怎么这么快?

    这简直就和神兵天降一样,在此之前,他可是一点消息都没得到啊!

    王保保震惊之余,很快的就冷静下来,首先,他当即撤销了对张温所部进攻的命令。

    这会儿要是进攻张温,徐达绝不会坐视不管,到时候,两面开战,对于元军来说,实在是有些捉襟见肘。

    而且,元军的调度安排都会被打乱,徐达不会看不到这样一个得胜的契机。

    易地而处,王保保觉得,倘若自己看到对面阵型混乱,也不会不出手的。

    其次,王保保此刻面色凝重的看着传令兵,问道:“此番徐达率领了多少人前来?”

    大战在即,如果连明军具体有多少人数都摸不清,这仗就没法打了!

    传令兵面色一白,有些支支吾吾,道:“大帅,数不清,这明军的队伍,如同一条长龙一般,根本看不到首尾。”

    “人数,人数至少有十万有余……”传令兵此刻也只能估算一个数字。

    听到这个数字,王保保也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十万人,这徐达居然率领着十万人,直接突袭到了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这幸好己方已经做好了守株待兔的准备,倘若这徐达发现元军的状态不对,只怕挥手间就会立即发动进攻……

    在人数上,王保保并没有什么怀疑,首先这队伍,都已然看不到首尾了,必然是极长的,这人数自然也是极多的。

    十万人,并不值得大惊小怪。

    可怕的是,若是只有这十万人也就罢了!

    王保保觉得,徐达绝不会就带着十万人来和自己决战,这后续,说不定还有着其他的军队在后面等着。

    到了最后,真正集结到前方的明军最起码有三十万人。

    一想到这里,王保保更不敢轻易有所动作了,两军对阵,此刻谁率先动手,谁就会露出破绽,后出手的一方恰恰可以后发制人。

    “再去打探明军的情报,查清明军的动向,看看明军接下来会有什么动作?”王保保沉声发令。

    此刻,他隐隐有些期待徐达能够率先动手,在这一点上,他根本不惧。

    毕竟,如今的元军就是为了设伏阻击明军的援军而在此待命,明军远道而来,又立即发起了进攻,这状态必定不佳。

    而元军则是以逸待劳,士气斗志都有着极大的加持。

    到时候,这说不定是元军反手的时机。

    可徐达的选择,再一次令王保保目瞪口呆,更是险些吐血三升。

    这徐达压根就没按照他设想的走。

    按道理来说,带着十万兵马急吼吼赶到这里,应该趁着元军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立即发起突袭,如此一来,便可斩获最大的成果。

    可是,这原先急冲冲的徐达,这带着十万人到了以后,反倒是不急了!

    而且,还开始修筑营寨和城墙。

    这他么的是打算不走了,常住了?

    元军上下对徐达这一举动,充斥着不解,不光如此,就连此刻明军大营里面,也是一堆人摸不着头脑,压根摸不清楚这徐达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王保保算是服了!

    这徐达果然不好对付,如今徐达的这幅姿态,已然告诉他,他王保保的算计和计划都落空了!

    从始至终,压根就没起到任何作用。

    修筑营寨和城墙,显然,徐达已经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为此,王保保甚至知道,徐达已然将张温所部当成了弃子。

    耗到最后,张温那边的明军要都死光了,你元军不付出沉重的代价,也别想走。

    狠人啊!

    这明军的将领,怎么尽是这种货色?

    就没一个好对付的。

    这是和谁学的这是?

    王保保目光看向了南方,肯定是朱元璋那个家伙教的。

    王保保心中不免长叹一声,早知道朱元璋这家伙这么麻烦,当初自己就该下江南,直接灭了他丫的再说。

    不然的话,也不会有今天这般艰难的情形了。

    可是,事到如今,后悔也没有用了!

    毕竟,这世上,是没有后悔药卖的。

    王保保感叹一声,并未下达什么军令,此刻一动不如一静,只要找到敌方得弱点,才能一击得手。

    徐达站在了一座刚刚建好的瞭望塔上,看着对面的营寨毫无动静,面色如铁,依旧没有什么变化。

    实际上,他在下令建造营寨的时候,也提防着王保保。

    这王保保要是真敢趁着明军修建营寨的工夫,发动进攻,徐达就让他知道花儿为何那样的红。

    可惜,这般准备,最终还是没派上用场,

    “王保保,果真奇才也!”徐达心中亦是不由得赞颂一声。

    “老汤,这营寨还有多久能修完?”徐达看向身旁的汤和,淡淡问道。

    “快了!”汤和缓缓道:“刚才军士来报,这第一圈营寨已经初步建成,暂时抵御元军毫无问题,稍后,还有第二道,第三道营寨会立起来,其后,还需要前方布置陷阱等等,最快的话,还要十天,咱这个营寨,才算是固若金汤……”

    听着汤和的话,徐达不由得点了点头,“老汤,稍后你给咱抽调五千精锐骑兵,让他们吃饱喝足了,然后到元军的军营里面使劲儿的闹腾去。”

    “这还要分批次,总之一句话,咱要元军片刻不得安宁。”

    “是。”汤和接下了军令。

    随即看着徐达,汤和笑道:“老徐,你这招儿可够损的。”

    望着面前还依旧用着帐篷的元军,汤和忍不住发笑,真以为徐达建个营寨是打算长住来着?

    是有这个打算不错,可是更主要的,就是为士卒营造一个安全的环境。

    这元军就不喜欢这些,还依旧保持着当年追随成吉思汗的作风,进攻、撤退、突袭这些骑兵战术,用的是炉火纯青。

    可是唯一的一个缺点就是不会筑城。

    面对城墙营寨这等厚实的防御工事,这元军几乎没什么太大的办法。

    就连挫宋,这蒙古,也是前前后后打了几十年才打下来,这大汗都死了一个。

    可见,对于攻城这方面是真的不擅长。

    当然,这攻城不擅长,筑城对于他们来说,也是有些麻爪了!

    所以,在元军的营帐外围,尽管有一些防御措施,可是这些防御措施,在徐达眼里等若无物。

    那也能叫防御?

    徐达笑了!

    是夜,千余名骑兵直接纵马在元军大营之中狂呼纵横,不断搞着破坏,且绝不恋战,稍一交手,即刻撤退。

    还未等消停片刻,另外一支千余人的骑兵队伍杀了进来,和起先那支明军骑兵是一模一样,根本不追求杀敌数量。

    只是一味的骚扰,破坏,令元军上下寝食难安。

    如此情形,王保保看在眼里,他也想如法炮制,可是,看到明军那坚固得营寨,营寨上方那一个个明军士卒凶恶的眼神,王保保退却了!

    这东西,他根本没法学。

    有了营寨的保护,徐达压根就不担心王保保能够杀进来,对明军的营地进行有效的破坏。

    此刻,王保保也是急的直打转转。

    这徐达,实在是太恶心了!

    他并不是真刀真枪的和你干一仗,而是先拖垮你,如此一来,你整个精神都崩溃了,还谈什么打仗?

    现如今,元军的士卒是睡也睡不好,吃也吃不好,鬼知道这锅里刚煮熟,想要开饭的时候,这明军的骑兵是不是就杀过来了!

    就算不打翻了,起码也会扬一把沙子扔进锅里,再不济,也得吐两口口水啊!

    也就没时间,要时间足够的话,说不定撒泡尿或者拉一坨翔在里面都是有可能的。

    这玩意儿,这么一弄,没法吃了啊!

    不过到了后面也还真有,明军的骑兵直接从自家的营地弄来了所谓的“金汁”,然后撒在了元军的营地里面。

    徐达看着一旁的汤和,也是有些无语,这招都是汤和想出来的。

    本来吧,汤和还骂他阴损,可是,这两天,汤和做的那些事儿才叫缺德带冒烟的。

    连浇大粪这种主意都想出来了,也是没谁了!

    汤和看着不远处元军营地中的情形,摸着下巴,道:“老徐啊,你看我们是不是弄个戏班子过来,在元军营地门口搭台唱戏,唱他个三天三夜……”

    “我觉得这唱戏里面那个铜锣不错,效果应该挺好,这元军听了,应该会挺精神的……”

    “你够了啊!”徐达也是被整的有些无语,这汤和真是想一出是一出……

    还唱戏……

    这招都是怎么想出来的呢?

    原先常遇春在的时候,咱就没有这些花花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