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开局觉醒强者鉴定术 > 第292章 老兵精神的继承者们【求订阅,求全订】
    下一刻,众人一个恍神,幻象也随之消失。

    林凡又恢复了平静,就好像刚刚那个人不是他一般,继续吃着饭,同时口中平静的说道:“但杀异族得吃饱饭,休息好,也不是嘴上说说的。你们也要明白,我们奔赴的将是人类战士的绞肉场,无数英雄在那里埋骨他乡,再也回不来,连自己的亲人都无法再看一眼。”

    一旁的小蓝鸡,刚刚停下了,现在继续陪着林凡吃饭,好像响应林凡说的话。

    四个桌子上的所有学员一脸震撼地看着林凡,刚刚那个场面是真的吗?

    可是那样的真实!老兵的声音那样的真切,甚至他们都好像闻到了血腥味。

    而且他们从没见过这样的林凡。

    郭振他们曾经见过一次,来时被异族伏击,那时候的林凡第一次面对异族和妖兽,杀伐果断,毫不留情。

    坐在林凡身旁的夏剑和万军他们,只感觉遍体冰凉,刚刚那一刻,他们竟然动都不能动,手脚冰凉。

    差距!

    他们感觉到和林凡的差距又变大了!

    在林凡的气势下,他们动都不能动弹。

    同时,所有学员难掩心中的惊骇之色,还有那种来自于灵魂中的冲击!

    他们刚刚那一刻,感受到了来自于林凡的激动,那种激动甚过他们任何一个人,但偏偏林凡就保持着无比平静,因为他一直在压抑着,一个情绪的极致就是完全相反的另外一种情绪,这一点在林凡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而给众人造成的冲击更是难以想象。

    而这一刻,学员们发现自己的激动和林凡相比,着实有些可笑。

    一时间,大家都有些沉默。

    猪八和唐森也静静地开始埋头吃起饭来了,但心间的激荡可不是说消失就消失的,林凡的话才是他们内心真正渴望的,或者说之前没有,但现在有了。

    唐森神色有些异常,但他低着头,没人看到他的神色,眼神带着点不可思议,有些奇特,又想到了某些东西,感觉很震惊。

    夏剑的双手忍不住在微微颤抖,林凡的话对他冲击很大,而且林凡语气中透露出的浓厚感情可不是虚的,或许他和其他人都不能做到感同身受,但那种强烈的心悸感,林凡话语那种强大的感染力,却瞬间深入他们的内心。

    内心一片火热,还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一枚特殊的种子悄然种下!

    异族乃人类大敌,大家从小都被这么教育着,大家只是需要被适当的引导,就会同仇敌忾,更何况林凡以自己的故事,加上他的浓烈感情,还有那坚定不移地杀异族之心。

    人和人的相处,会相互影响的。

    更何况是林凡这样的人,大家之中的最强者,同时本身带有强烈的人格魅力,有着让人信服的领导能力,更何况战力超群,让所有人信服,大家都不自觉地向着林凡靠拢,甚至会不自觉地去模仿,不管是情感还是身心方面。

    所以林凡说出的话,迸发出的感情,比老师说的话,甚至父母说的话,最亲近的朋友说的话,都要管用,也更有效果!

    因为他们本身愿意去听,愿意去理解林凡的感情和情绪,愿意从心底去想,去感受。

    杀异族!

    或许之前他们想着去前线,只是好奇心,一个从小听到大但从未见过的地方,只是一种从来没去过但想去的心情。

    但这一刻,大家多了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杀异族!

    跟着林凡一起杀异族!

    少年都有渴望成为英雄的梦想,都想要成为人族大英雄,都想要把酒当歌,豪情万丈。

    大家都开始慢慢大口吃起饭来,静悄悄的,相比于之前,场面显得很冷清,如同两个极端,但每一个人的内心都在慢慢燃烧起来,那是属于每一个年轻人的热血,还有人类共同的对异族的仇恨!

    另一边房间中。

    六品宗师强者们一个个神色各异,有种说不出的感叹,说不出的唏嘘。

    郁芷兰有些走神,两眼放空,但秀手却不自觉地握成拳头,因为无意识地过度用力,可以看到一处处不正常的白皙。

    冷正卿也有些震撼,他自然也听到了,大家都在偷偷听着,但林凡的发言还是震撼到他了,今天在那个音乐公司,林凡的憨厚和老实就让他心生好感。

    而这一刻,冷正卿双眼中透露出浓浓的欣赏之色。

    原本这些天才和妖孽学员一个个面色激动,吵闹不堪,就好像去前线去观光一般,前线那可不是观光的地方,那是绞肉场,无数人类英雄战士在那边埋骨他乡,那不是一个旅游的地方,那是危险至极的地方。

    所以他内心是不喜的,但他无权去教育这些学员。

    而林凡的话正说到他心坎上去了,而林凡说的那位老兵让他无比敬佩,垂垂老矣依然不忘杀异族,渴望杀异族,他也看到了刚刚那个场面,让他心情激荡,因为他知道那是真实的场景,这就是人族战士。

    所以,这一刻,他对林凡的好感度瞬间以十倍递增,林凡的这种心情,才是他希望在三大学府学员身上看到的。

    六品宗师传音聊天群。

    屠砂感叹道:“所以说,有林凡在,根本不需要我们去引导。”

    冷剑刚:“这一次,林凡确实做的不错。”

    大黑脸,这次也给了林凡一个相当不错的评价。

    严崈笑呵呵的说道:“这就是每个时代,年轻人都需要一个标杆,一个领头羊的原因,而像林凡这样的人可以影响一代人,甚至几代人。”言语中,毫不掩饰对林凡的赞赏。

    李修齐:“是啊!我都被说的热血沸腾,恨不得立刻奔赴前线,斩杀异族宵小!”

    柏兴昌:“林凡是我见过最优秀的年轻一代领军人物,成熟的思想,虽然有时候会冲动,但他有自己的解决办法,不仅只顾眼前,而且很有大局观,林凡正在影响着他身边的每一个人,不管是他的行为还是他的思想,让学员们不自觉地朝着他凝聚,这种强大的人格魅力,实话说,我真没发现任何一个人比林凡还强的。”

    薛青:“有你们说的这么优秀吗?我也就感觉一般般。”

    其他几人嘴角狂抽,白眼都翻到天上去了,谁听不出来你话语之中的得意之色。

    这货,就是典型的那种得了便宜就卖乖的家伙。

    不过人家林凡优秀,和你有毛关系?

    封火没说话,他也在群里,他也知道那个福利院门卫秦大爷的事情,林凡的资料中有一些记载,他还专门去查了秦德柱的资料,查到的不多,但确实是一个老兵。

    他内心也有些感慨,原来那位老兵对林凡影响那么大,资料中记载的并不全面,甚至只是一笔带过。

    可那位门卫秦大爷就是最好的老师,言传身教,生命最后一刻,让林凡对异族有一个全新的认知,传承了老兵的精神,此时林凡的精神某方面就是继承了秦德柱的精神,或许也是一丝执念,杀异族!

    那位老兵是一位真正的英雄!

    即使生命最后一刻,也在帮助人类营养年轻一代,这种精神尤其的可敬。

    这一刻,封火内心肃然起敬!

    这些老兵才是人类当中真正的英雄,因为他们用一生在实践着自己的思想、影响着身边的人。

    而有林凡这样的学员,他们这些做长辈的确实很放心,这些天才和妖孽学员的思想是他们重要引导的对象,这一次去前线,实际上某种程度上就是让他们开开眼,见见血,见见那种大场面。

    不经历战争和鲜血洗礼的天骄,都还不算真正的天骄,他们只是一群在父母和老师们这两颗大树下成长起来的幼苗,还很娇弱,很容易夭折。

    所以这一步必须跨过去,让他们的观念从内到外都有一个蜕变!

    而他们原本还准备等学员们到前线,看到战争的场面再进行一个疏导。

    而现在,明显不用了,林凡已经在所有学员心中种下了一颗种子,等待种子发芽和成长就行,他们只需要在暗处看着就行。

    林凡身为一名学员,他的话也更容易被大家听进去,这就是每一代都需要一个标杆,因为大家都听标杆的话,而且会不由自主地向着标杆靠拢。

    而林凡的优秀,就如今表现出来的,已经胜过以前任何一代人!

    吃完饭大家就都回到酒店进行休息。

    养精蓄锐,明天就要奔赴前线。

    林凡站在酒店的窗前,他住最顶楼,看着这座钢铁城市,内心一片激荡,他和其他人说的话是真心的,只是运用了一些精神力技巧进行画面感染了一下,制造幻象。

    精神力可以做到这一点的,和那些幻象类型的天赋技有些像,但做不到那么真实,那么快速。

    呯呯呯~

    突然房门被敲响,林凡有些疑惑,精神力扫描了一下,还不少人,都是学员,这让林凡有些疑惑。

    打开酒店房门,以唐森为首十多人走了进来。

    唐森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凡哥,我们相互询问了一下,好像我们都有遇到老兵的经历,我也遇到过,是一个工厂门卫赵大爷,小时候教我拳法,我能领悟拳意也是因为从小学习而领悟成功。”

    “队长,我也是,是小学门卫李大爷,教的我剑法。”

    “我遇到的是清洁工孟大爷,教的我刀法。”

    “我遇到的是一名流浪者,周大爷,教的我刀法。”

    大家一个个开始诉说,大家听到林凡所说的话,内心都有些感触,曾经埋藏于内心的记忆都在开花,回忆,涌上心头。

    林凡有些懵逼,这一点,他还真没预料到,这十一人中,当门卫的居多,有的依然健在,不过大多数都已经去世。

    是巧合吗?

    或许不是!

    但这些老兵选择隐姓埋名,默默付出,而且很多都是有残疾的,他们孤身一人,默默奉献了一生,播散希望之火,为人类发觉天才,最关键的是,为人族传承意志!

    而林凡和眼前这些学员都是出生普通家庭,而有一人和他一样,出生于福利院,而他们如今都进入了人类三大学府,加入了这次学府交流赛当中。

    大家面面相觑,或许不是今天林凡所说的话,他们也不会说出来。

    原来这个世界上不止他们一个人!

    “那我们就继承老兵们的意志,这次多杀些异族,以报各位老兵们的培育之恩。”林凡掷地有声地说道。

    “是,队长!”所有人精神一震。

    感恩!

    从普通家庭出生的他们,更记得恩情,更知道感恩,小时候可能不懂,但现在他们懂了,懂了很多东西,没有老兵们对他们从小的无意间免费培育,他们是不可能现在就走到如今的高度。

    即使后来或许可能,但也只代表着很多未知性,是那些老兵让他们从小能赶上一些大城市家庭子女,甚至一些新贵家族子弟,如今更是超越了他们。

    老兵们给了他们一个更广阔的未来,还有更多的可能性!

    感谢!感恩!

    这里的十二人,这一刻,大家更能感同身受,更能体会彼此的心情。

    ......

    另一边,今天下午五点钟。

    段川在九天学府的飞机场上出现,带着吴燕,看着熟悉而又陌生的环境,一脸唏嘘之色,双眼之中满是复杂之色。

    十年多了!

    算起来,十一年了!

    这些年中,无数次做梦过来,醒来都是一场空,他原本以为这一辈子都不会回来了,也回不来了,可命运和他开了一个玩笑,再次让他回来了,而且这一次,他是光明正大的回来。

    “段川,这边。”一声讨人嫌的声音传来,段川望去,不是常满还能是谁?

    在常满身后,还有许多身影,都是熟悉的身影,记忆中的面孔,记忆之中大家还很稚嫩,而现在,都已经成熟稳重许多,韩如心也在其中。

    毕竟段川回归,身为林凡的师姐,她总得给个面子。

    更何况,段川确实是他们这一代人青春的记忆,曾经嚣张、跋扈、自大又讨人嫌的家伙又回来了。

    段川心中多少有些唏嘘,感叹,物是人非,咧嘴露出两排整齐的白牙,开心的笑道:“大家,好久不见啊!”

    “欢迎回来!”大家也都有些唏嘘,有人过来和段川抱了抱。

    段川语气有些不爽道:“怎么就你们几人吗?没其他人了?”

    常满翻了个白眼,“滚蛋吧!有我们几人就不错了,而且大多数人都在前线,或者就是不在学府,更何况你一个小小四品,哪来的那么多排场?”

    “就是,段川,有我们几个还不够?你就心底偷着乐吧。”

    有人忍不住问道:“段川,你的账还完了?”

    这件事很多人还不知道啥情况。

    段川立刻不屑道:“老子就不还,他们能拿我咋滴?”

    “好了,别装逼了。”

    常满无语地说道:“所有账都平了,有人帮他还了,那件事也到此为止了。”

    “真还了?”

    大家都一脸不可思议之色,那可是壹佰亿,竟然有人帮段川还了。

    韩如心也有些不敢相信,竟然真的还了。

    毕竟常家就是借款人之一,常满能知道一些消息,大家也不意外。

    只是感觉难以置信,竟然真的有人愿意帮段川填补这个巨大的坑,图什么啊。

    “常满,你小子别以为突破四品就嘚瑟,我很快就能一巴掌拍死你,老子可是段川。”段川一脸不善之色,这家伙竟然拆他台。

    常满:“......”

    常满想说些什么,可想到段川的天赋,还有新的功法的出现,段川曾经的累赘反而将是他领先于其他人的优势,段川注定会再次崛起,所以一脸讪讪之色地说道:“你和我一个小小四品计较什么?你有种和宗师和至强者去计较去。”

    “我他么又没病!”

    段川翻了个白眼,他的自信回来了,曾经的问题随着新功法迎刃而解了,可这样不代表他蠢,敢去和六品宗师和七品至强去叫板,以前他也不敢啊!

    “好了,给你接风洗尘去。”

    常满选择转移话题,明显大家对还债者很好奇,但实话说他也不太清楚,反正是府长发话了,各家都进行补偿了。

    不过常满总感觉这件事和林凡有关系。

    因为从家族透露出来的消息,还有家族传过来的一些信息,和昨天武南市巨大动静有关系,天生异象,强者复苏,六龙拉车,完整功法现世,昨日,林凡突破四品境。

    信息不全,常满不知道为何家族突然插入林凡突破四品境的消息,本身两者没啥关系。

    但他强烈的直觉表明,段川的回归应该和林凡有直接的关系。

    如果是林凡,那他帮助段川,确实是毫无理由的。

    段川却摇头拒绝了,说:“等一会吧,吃饭过会再说,我现在先急着去见一下府长。”

    他这么急着赶回来,就是为了见封全。

    那玩意在身上,他是真的有些慌!

    “好!”涉及到府长,常满也不会说什么,不过大家都有些疑惑和好奇,但大家都没好意思问。

    九玄山,九玄塔中。

    段川安排好吴燕,就匆匆赶来了。

    封全和吴伟才正喝着茶,下着棋。

    上次叫着再也不和封全下棋的吴伟才,现在又开开心心地陪着封全下棋,毕竟现在封全是大爷,三套完整的功法不仅给人类带来希望,给他们这些快入土的家伙也带来了一线生机,可以突破七品的机会。

    所以别说陪着封全下棋,就是更过分的事情,他都认了,还得一脸笑容。

    “吴老头,我这一步下错了,回一步。”封全笑呵呵直接回了一步棋,然后问道:“你说段川这小子这么急着找我干嘛?”

    “疯...咳~封府长,随便回,我正想提醒你来着。”吴伟才脸抽搐了几下,他想骂娘,这狗东西竟然悔棋,不要脸的东西,同时疑惑的说道:“段川?哪位?”

    封全有些无语,“你不是曾经很看好他吗?十二年前,那一代领军人物,那小子当时意气风发,嚣张的不得了,你还说这家伙有至强者之资,然后被你毒奶了,后来就给废掉了。”

    吴伟才:“......”

    什么叫他毒奶?

    他夸奖的人多了,段川根本排不上号,好吧,段川也算其中之一,当时的段川天赋很好,那种嚣张的性格有他们当年那个时代一些人的风采,所以让他非常看好,夸奖了一句。

    至于段川废掉了,和他有个屁的关系!

    经过封全这话,吴伟才也想起来了。

    吴伟才疑惑地问道:“那小子不是欠了很多钱吗?他敢回来?账还了?谁帮他还的?哪个冤大头?”

    “呵!除了我这个英明神武的府长,还有谁能帮他?”封全非常不要脸的说道。

    “你?”吴伟才一脸怀疑之色。

    别人不知道封全是个什么东西,他还不知道?

    这家伙做事完全不讲武德,而且小气的很,怎么可能帮段川还那么多钱?

    “怎么?我不大方?”封全瞪着眼。

    你大方个屁!

    然后吴伟才很没底线的说道:“大方,九天学府有你这个府长,是它的荣幸,九天学府学员有你这个慷慨解囊的府长,是他们的福分。”

    封全这才一脸满意之色。

    吴伟才把头偏向一边,一脸扭曲的模样,他有点反胃。

    天道好轮回,他竟然有一天也能如此不要脸的说出这种话,人生真是变化无常。

    而这时,两人明显感觉到段川过来了,但封全根本没反应,只是抬头看了吴伟才一眼,吴伟才叹了一口气,只好他来传音给段川,让段川进来。

    什么时候,他竟然沦为封全的小弟了,而且还心甘情愿去做。

    让以前的那些老朋友知道,肯定会笑话自己的。

    段川推门而入,一副老老实实的打着招呼,“府长好!吴老好!”

    吴伟才看向段川,看着比记忆中成熟许多的段川,曾经的锐气也好像不见了,心里也免不了一阵唏嘘,这不就和他们一样吗?

    封全没看向段川,一副很认真地看向棋盘。

    吴伟才看到这一幕,撇了撇嘴,这盘棋这货都悔了十步以上,现在还是快要死了,这臭棋篓子下棋差,还喜欢下,关键还经常玩赖。

    段川看着这一幕,挠了挠头,如果是其他事情他也就等等,关键这件事很重要,主动出声说道:“府长,林凡让我给您送点东西过来。”

    “嗯?”

    封全立刻转过头望来,和林凡有关系的?

    在电话里怎么不说?

    这小子,故意的吧?

    话说林凡会让段川送什么来?

    段川看到封全看向他,立刻说道:“府长,有假人吗?我需要一个假人,然后一个个标出来。”

    窥探到段川心中的想法,一个满身是红点的人影,封全心中一震,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手中立刻出现一个一人高的人形模型,上面已经标注了很多点,而那些点正是窍穴的位置。

    这个人形模型很新,明显是刚打造出来的,因为上面那些窍穴的位置正是三部完整功法统一集合出来的。

    “你说,我来标注!”封全直接开口说道。

    段川立刻开始诉说记忆中的窍穴位置,封全一一标注,脸上的神情也越来越凝重。

    但全部标注出来,封全手都在抖,一旁的吴伟才早就死死瞪着双眼,双眼是一刻都不想闭上。

    不仅有着每个窍穴的位置,关键每一条经脉都有一个或者两个关键的窍穴有着名字,这些名字为:云门、滑肉门、箕门、冲门、神门、风门、殷门、魂门、肓门、金门、幽门、郗门、液门、耳门、京门、章门、期门、命门、哑门、石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