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开局觉醒强者鉴定术 > 第294章 至强者亲自迎接林凡【求订阅,求全订】
    林凡往回飞,薛青迎上来,脸上不动神色的传音问道:“林凡,刚刚是不是有一颗很大的陨石?”

    “有吗?”

    林凡一脸疑惑之色地传音。

    “没有吗?”

    “我没看见。”

    薛青也有些疑惑,他刚刚没看清,刚刚林凡离的有些远,太空之中视线也不太好,他好像看到林凡蹲下来,他脚下的那块比较大的陨石不见了,但他又不确定,太空之中多一块陨石少一块陨石谁会去注意,不过因为关于林凡,所以他才会如此询问。

    然而林凡的回答也让他也很是疑惑,难道真没有?

    如果林凡真的收取了陨石,那不是代表林凡已经在体内开发了空间,这个想法把薛青吓了一跳。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就说明林凡几乎拥有了六品大多数能力了,强壮的体魄,匹敌的精神力,现在还有了储物能力。

    对了,他给林凡的那些东西,就是赢赌资,星元茶,星辰石,星玉都给了一些给林凡,那些东西林凡绝对不会放在行李箱中。

    仔细想想,好像林凡一直没拿行李箱的样子,明明从九天学府出来,带着行李箱的。

    所以,果然,林凡在体内开发了空间。

    这让薛青面皮狂抽,他有些酸了,嫉妒了,嫉妒让他面目全非。

    他觉得自己应该没看错,正因为这样子,他心里越是酸,因为他感觉林凡开发的空间肯定不小,大块的陨石体积很大的,林凡不会开发的空间比他还大吧?

    不能想了,越想越嫉妒了!

    不能比,千万不能和这小子比!

    薛青在心里安慰自己,和谁比都不能和林凡比,就是和七品比,薛青此时都不太愿意和林凡比。

    毕竟比不过人家七品那很正常,但比不过林凡,而林凡现在才四品,他心里那叫一个蛋疼。

    林凡回到空间站内,此时严崈和屠砂他们也过来了,看着林凡的目光那叫一个复杂,果然,林凡的肉身真的达到了六品觉醒者的强度。

    可怕!

    震撼!

    这种亲眼证实和原本猜测完全是两个模样。

    同时间,其他学员们终于洗好了,大多数人是一脸苍白,脸色难看,还不时地闻着身上,明明洗干净了,但总感觉身上还有呕吐物的味道,这一天的记忆会让他们永生难忘。

    在空间站专门人员的带领下,众人汇集起来朝着前线入口而去,没错,要走出太阳系了,真正出发九州大陆。

    这一刻,大家变得安静许多,只有相互之间小声说话声,眼中充满了期待,林凡双眼之中也充满了期待。

    最终大家进入了一个超大型金属通道之中,看不到头,林凡首当其冲,薛青他们跟在其后,穿过一道能量屏障,如一层水雾,再次入眼的景色让林凡一愣。

    一道百米宽的浮空红玉长道,上面可以看到一道椭圆形的透明屏障,屏障外就是太空,红玉长道尽头对接的是一面巨大山壁,这片巨大山壁从左到右,从上到下根本看不到尽头。

    还有这片星空,要比太阳系大太多了,看到无数球体在这片星空之中漂浮着。

    突然间,林凡瞳孔一缩,他从这片星空之中看到了一颗星球爆炸的景象,无声,但却震人心弦,一个星球坍塌成一个黑洞,瞬间化为一片虚无。

    林凡知道,这一幕景象可能是几年前的,并不是现在正发生的,只是正好传入了他的眼中而已。

    但确实令人震撼!

    而且他同时有种感觉,这道长廊外面的星空感觉要比太阳系的星空要可怕的多,他感受到一种强烈的危机感。

    而眼前这红玉长道,他看到过,从秦大爷的制造的幻象当中,原来就是这里啊!

    这条红玉长道真的存在着!

    回头看去,只有入口处出现一道道目瞪口呆的学员身影,而太阳系的那片星空,从外面根本看不见,只看见一片虚无,好像隐形了。

    林凡这一刻立刻想到了东星学府那雷火秘境,心中立刻出现一个荒诞的念头:“难道太阳系也是被一个结界笼罩?隐藏了?”

    如果真是如此,那有此等实力的人得有多强?秦始皇嬴政有这么强吗?

    反正林凡难以想象!

    毕竟那可是整个太阳系。

    等所有学员走上红玉长道,屠砂这时开始对所有人讲道:“在这里,最安全的地方就是红玉长廊表面,这里禁止腾空飞行,长廊上方十米就有空间乱流,一旦卷入,四品五品立刻粉身碎骨,几乎无逃出来的可能,同样,长廊下方也是如此。更不能随意出入上方的星空,这片星空之中有着可怕的空间风暴,一旦被强大的空间风暴卷入,就是七品至强者都会有生命危险。”

    林凡感觉屠砂后半句话是说给自己听的。

    薛青传音解释道:“实际上没那么可怕,只要不碰上空间风暴就行了,普通空间乱流六品还是能逃脱的。”

    严崈立刻毫不犹豫地传音通道中斥道:“薛青,你就不能靠点谱?六品虽然能抵挡一会空间乱流,但一旦深陷其中还是得死,关键空间乱流可以绞杀精神力,即使你逃脱了,你精神力也会严重受损,那可不是消耗,而是受损,精神力受重创,治疗难度非常大,必须要一些特殊的秘宝,或者就是自己慢慢恢复,所以不是必要就不要随意去涉及。”

    薛青没好气地说道:“我当然知道,我这话不是没说完吗?”

    严崈冷冷说道:“呵!你什么德性,难道我们不知道?”

    薛青:“我什么德性?严崈,你今天把话说清楚了。”

    严崈:“自然是不靠谱的德性!”

    两人又相互怼起来了,表面上一脸平静,实际上暗地里已经怼翻了,这就是身为六品宗师必要的修养。

    林凡有些无语,他也知道严崈是提醒他,不要随便作死,他又不是那样的人。

    可本来不是好心劝解吗?

    怎么就突然变成了这样子?

    屠砂他们也是很无语,不过他们也懒得搭理,早就习惯了,看戏就行了。

    林凡带头走上红玉长廊,夏剑和唐森他们也连忙跟上,跟在身后。

    夏剑一脸震撼的说道:“队长,你知道吗?我听我爷爷说,这红玉长道以前并不是红色的,而是白色的,这些都是被鲜血浸染的,太长时间,洗不掉了,这条白玉长廊就变成了红玉长廊。”

    亲眼看见,远比之前听长辈说的要震撼的多,这百米宽的长道,一眼都望不到头,最起码数十里路,而这一路上,有的东西红的发亮,浸染极深。

    林凡他们听到这话,都是一脸震撼!

    猪八说道:“真的假的?这些......都是血浸染出来的?咕噜~这得需要多少血?这得需要......”

    后面的话,猪八没说出来,但意思很明显,这的需要多少人的生命?

    鲜血完全浸染进去了,这不仅需要大量的血,还需要时间的沉淀。

    现在根本看不出曾经是白玉长廊,林凡他们都以为这曾经就是这番模样,本来就是红玉一样的长廊。

    震撼!

    此时众学员走在这条长廊上,脚步都显得小心翼翼的,那些红色竟然是鲜血,他们此时就如同踏足在鲜血之上,这是先辈英雄们守卫人族流的血。

    林凡心情有些沉重,越走心情越是沉重。

    因为好长!

    越是靠近那个山壁,众人发现红玉长廊竟然还有,插入这片大陆之中,硬生生开了一条隧道一般,而越是深入发现,这里的红玉长廊越来越红。

    红的发紫,甚至显得异常妖艳,带着一丝特别的美丽,但这也同时表示着,在这里死的人族英雄比刚刚走来的要多的多,嗯,可能还有敌人的鲜血。

    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

    随着不断的深入,原本空间狭小的隧道渐渐变大,红玉阶梯也变得越来越陡峭,朝着上方又绵延了十里路,这才看到人族守卫,守候着两扇金属大门。

    这绝对不是一个小工程!

    冷正卿直接抵触大秦王的令牌,说道:“开门!”

    顿时间守卫站立笔直,敬了个礼,快速把金属大门打开。

    金属大门里面不是九州大陆的风景,依然是一道白蒙蒙的光幕。

    林凡走上前,先是对守卫认真敬了个礼,这才一步跨出,守卫们也是一愣,随即立刻回了个礼。

    虽然他们不认识林凡,毕竟这是前线,消息还没传过来,但冷正卿,还有薛青这些六品宗师强者们,让他们猜到了一些东西,而林凡的行为也让守卫战士们好感大增。

    而夏剑他们也是一愣,随即每个人有模有样地敬了个礼才进入其中。

    薛青他们有些愕然,又有些惊喜地看着这一幕,互相对视了一眼,都能看到大家眼中的欣赏之色。

    这就是榜样的力量!

    林凡的每一个可能有着特殊意义的行为,可能只是一个无意间地举动,都会被这群学员在内心放大,然后深思,接着进行模仿,林凡的情绪也会感染到他们。

    前线守门战士,大家入前线越多次,实际上也越来越麻木,没多少人会刻意去尊敬着守门战士,这是必然的。

    甚至很多人都没想到这一茬,很多第一次来前线,也因为各种心情会忘记。

    但林凡却想到了这些守门英雄的辛苦,他们把守着这一道门,不辞辛苦,越是一个小小的岗位,越是枯燥,却更能体现出这些战士的伟大!

    他们把守着人类的身后通向家乡的第一道门,这道门至关重要,不能出任何差错。

    他们一点都不比前线战士要贡献的少。

    林凡在改变身边的人,影响着身边的人,从大方面到小方面,学员们从内心都佩服着林凡,而这些小小的举动都会在他们内心有着巨大深远的影响,甚至影响他们以后的人生。

    冷正卿咧嘴笑了笑,他对林凡是越来越欣赏,如果林凡当兵,他第一个要把对方调到自己手下,这样尊敬战士的妖孽学员以后必然会成为一个强大无比的战士,一步跨入其中。

    而薛青和屠砂这些六品宗师强者们,也抬手敬了个礼,这才进入金属大门之中。

    战士们一个个兴奋不已,这可是六品宗师强者们!这是对他们最大的尊敬!

    不止那些学员们,包括六品宗师强者们,实际上也在被林凡给无形影响当中,或许连他们自己都没发现。

    林凡跨出那团光幕,脚下已经落在了大地上面,入眼是一栋几千平米的大房子里面,大家都在这里,还有一些人类办公人员,大家正疑惑地四处张望着,入口好像不见了。

    同时间,林凡感觉一股重力直接压在身上,只感觉身体沉重无比,内脏都为之一颤,不过他五脏六腑也很强大,当时雷火秘境把他内脏也强化了不少,再加上后来开了那么多窍穴,实际上也帮他内脏加成了许多,所以适应了一下,这才舒服许多。

    而其他学员,一个个满头大汗,不过也都四品了,倒是也能适应,但需要时间,只是呼吸沉重了许多。

    “重力而已,异族大陆,是地球上的三倍重力!”薛青的解释声传入耳边。

    原来是这样子!

    林凡这才恍然大悟。

    林凡很快就适应了,薛青他们也不意外,毕竟林凡的力量可都达到了六品程度,三倍重力很快就可以适应的,想看林凡出丑就难了。

    林凡正好奇地看着而接下来的人从这个房间地面中不断冒出来,夏剑他们一个个触不及防直接一头栽在了地上,一脸难受至极,而他们刚刚出现的地面立刻变成了实心的。

    林凡有些好奇,双眼之中紫色雷光乍线,顿时间,原本的实心地面瞬间发生改变,他看到了一些东西,一些玄妙的字符和能量在运转,这是阵法?

    嗯,应该还有幻境的作用,还有传送的功能。

    “先跟我走吧,带你去见一下大秦王。”冷正卿走到林凡面前,和善的说道。

    “好!”

    林凡点了点头,和封火他们打了声招呼,就跟着冷正卿离开这里。

    出了这个大房子,外面赫然是在一座城池里面,周围的房子都和这边差不多,应该是为了混淆敌人的视线,此时这外面人来人往的,还有小商小贩叫卖着,卖的东西赫然是一些精血,还有一些丹药,刀剑武器,还有就是一些生活用品,甚至还有一些叫着卖天材地宝的。

    林凡好奇地看了两眼,用精神力感应了一下其中的能量,好吧,确实有一些有能量波动,只是星力波动,大部分连星力都没有。

    就这?

    好家伙!

    林凡嘴角抽了抽,这就敢叫天材地宝?而且对话叫的可起劲了,好像看到林凡看过来的目光,那话语更是连篇,毕竟林凡这种一看就知道从地球来的新人,所以对方辞藻华丽之语很容易让人信以为真:“天材地宝,宝地所得,数量有限,欲购从速,今天升一品,明天升两品,绝对物超所值!”

    神他么今天升一品,明天升两品!

    果然,忽悠!大忽悠!

    林凡直接收回了目光,没有了兴趣,跟着冷正卿前行,而对方顿时一脸失望之色,这个年轻人明显第一次来,竟然如此大的定力,一点都不好奇,他都叫的那么卖力了,所以他只能寻找下一个目标。

    而冷正卿也在偷偷观察林凡,看到林凡虽然好奇,但定力惊人,也不由得有些感叹。

    当年,他刚来的时候,可是被忽悠买了不少没用的东西,那听说神兵利器,天材地宝,还不贵,年纪轻轻的,谁不是被这些家伙忽悠的晕头转向。

    这人比人,差距不是一点点。

    而他自然不知道,林凡的精神力比他强多了,随意一扫就知道真货还是假货。

    冷正卿带着林凡快速离开这座城池,离开城池飞天而起,同时对林凡传音道:“人族在这片大陆一共九座城池,每一座城池可以同时存有五百万以上的人口,九座城池分别用九个至强者的姓氏命名,刚刚这座城池为封城,正如你所想,是用你们学府府长的姓氏命名的,大秦王并不在这座城池,而是在中间的秦城,可立刻援助八方城池。”

    林凡这才知道这些城池的名字,原来由来是这样来的,没想到刚刚这座城池就是府长的姓氏命名的。

    这一路上,冷正卿给林凡普及一些前线的事情。

    每一座城池相隔五百公里,对于五六品强者来说,慢一些十多分钟,快一点,五分钟就可以到了。

    所以说,人类前线的地盘还是不小的,这也是这些年来,人族强者们的努力,一点点构建出来的,林凡在天空中环视了一下,人类九座城池好像分布都很均匀。

    冷正卿好像故意放慢了些速度,为了让林凡跟上,所以两人速度要慢一些,不过就算是如此,冷正卿也看了林凡好几眼,眼中满是惊讶之色,这速度林凡竟然能跟上。

    不愧是九天学府的绝顶妖孽学员!

    冷正卿心里感叹着,四品就能跟上他五品的速度,虽然他不是全力,但他也不是普通五品啊!

    林凡自然看见了冷正卿的眼神,不过他当没看见,毕竟他也不能说这速度对他来说太慢了,那样会伤冷正卿自尊的,更何况自己可是个老实人,正直的人,绝对不可能让人家太没面子的。

    所以足足过了二十分钟才到。

    而这一次,林凡立刻看见了正门处一个巨大的秦字,一眼之下,林凡只感觉精神一个恍惚,好像看见一道身穿战甲杀气冲天的高大身影,冲天的杀气,让其头顶的整片天空都变得血红,突然间,空中那道身影转身直视林凡而来,明明知道是幻觉,但这一瞬间,林凡却突然感觉整个脑壳都有些刺痛,刺人的疼!

    不过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林凡就恢复正常,心里一片骇然,好可怕的杀气!

    而且仅仅是一个字。

    竟然如此急可怕。

    真是好家伙!

    同一时间,大秦城中间城主府内,身穿战甲正和井逸春几人喝着茶的秦广口中发出一声惊疑之声。

    井逸春疑惑地问道:“老秦,怎么了?”

    秦广神色一动,他的双眼一瞬间好像跨越了空间来到了大秦城的大门前,看到了那道熟悉却又陌生的身影,笑着说道:“应该是林凡那小家伙来了。”

    “真的?”

    井逸春双眼一亮,精神力外放,好一会,他并没找到林凡的身影,可能太远了,根本扫不到,忍不住看了秦广一眼,差距已经这么大了?

    秦广知道井逸春的意思,但他没说什么,他也没去感应,只是自己写的那个字被触发了而已。

    “哦,就是那个嚣张的小子?”茶桌,秦广的对面,一个中年老帅哥的模样的男子笑呵呵的说道。

    “小桂子,能不能别话里有话,不就是人家坑了一把你家族的小女娃子,那也是人家的本事。”而在他身旁,一个壮汉,立刻不屑的说道。

    桂平川原本宛若老好人一般笑盈盈的脸顿时一僵,笑容瞬间消失,恶狠狠瞪向壮汉,“小柏子,没大没小的,你是不是皮又痒了?”

    柏平一点都不怂,反而主动挑衅道:“咋滴?想打架?我怕你?信不信老子把你跪在地上叫爷爷?”

    桂平川冷笑一声,“不知道谁上次趴在地上求饶,难道某人已经忘记了?”

    “有这事?”

    柏平一脸淡定的说道:“我怎么记得有人叫过我爷爷来着,还说乖孙子我错了,我可是记忆深刻。”

    “淦!”

    桂平川整个脸都黑了,妈的,每次说事情这货就提这件事,那都是年轻时候的事情了,当时自己实力不如柏平这家伙,而且想着大丈夫能屈能伸,可谁能想到这都两百多年了,这家伙竟然还一直挂在嘴边,每次说不过他,就拿这件事说事,他真是日了狗了!

    “有种别提陈年旧事!”

    “那你也别提!”

    “妈的,我说的就是前几天的事情。”

    “那难道不是陈年旧事吗?”

    两人相互怼的可欢乐了,秦广和井逸春他们也不搭理,就静静的听着,早就习以为常了。

    桂平川看似长了一张有学问的脸,但却在柏平这个看似莽夫的嘴里节节败退,整张脸都涨得通红,如果放在平时,两人估计已经出去打起来了。

    突然间,秦广突然起身,同时说道:“去接一下吧!”

    顿时间,茶室里,空气都为之一静,桂平川和柏平两人也不吵了,众人都是目瞪口呆地看向秦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