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我真的成了王爷 > 第236章 神秘的霍思
    再说霍思,眼见姜异的神情,也没有等被问,直接往下说了下去,道:

    “具体是什么机缘我不知道,只知道这机缘跟这阴山秘境有关系,只要得到了,阴山秘境便相当于自家的后花园。”

    后花园?姜异想到了自己刚刚得到的华盖宝树,心道这大机缘莫非指的就是能结出阴山秘令的宝树?

    这华盖宝树这么多吗?自己刚刚得到一株,竟然还有别的存在。

    其心下有些淡淡的失望,宝树他已经有一棵了,只能算作是锦上添花而已。

    不过多多益善,即使真的是华盖宝树,他也要争一争。

    见到姜异一闪即逝的失望申请,霍思就有些发懵,能够自由出入阴山秘境,这还不是大机缘吗?

    或者说眼前这位风雷刀君底蕴已经强大如斯,连这等机缘都看不上了?

    想到这里,其心中对姜异更加敬畏,能跟在这种拥有庞大底蕴的人物身边,对自己来说,似乎也是一桩大机缘。

    想到这里,心下就是一振,继续道:“整个百越皇族都非常重视这个大机缘,甚至不惜将特殊令牌交给了百鬼尊者使用,并且当成了整个皇族最大的机密,生怕被世外宗门的人知道。”

    姜异听出了话中的意思,问道:“这百鬼尊者与这桩大机缘有关?”

    霍思摇了摇头:“没关系,只因为这桩大机缘所在阴邪之气环绕,即使是武道大能,如果没有辟邪宝物在身,进去了也是寸步难行。”

    “而百鬼尊者一身修为尽是鬼阴之气,是进入机缘之地的不二人选。”

    姜异想到了自己的量天尺,心下更加跃跃欲试。

    除了黑狱山,量天尺没有任何攻击力,却专克一切阴邪之气。

    “如此看来,这桩大机缘像是为自己量身打造的?”

    不过其想到要与一名武道第八境的绝顶强者抢夺机缘,也是一阵头疼。

    “走一步算一步吧,无论如何都要去碰碰运气。”

    见姜异在沉思,霍思又疑惑道:“百鬼尊者一进入阴山秘境,便一直在探索那个机缘之地,为何会突然现身?”

    似乎想到了武道第八境的恐怖威能,其不由一阵后怕,暗道幸亏自己果断将地图丢了出去,不然真要等到百鬼尊者现身,一丝逃脱的机会都没有。

    “那机缘之地在何处?什么时候出世?”姜异问道。

    “不知道,不过想来肯定在百越皇朝的营地周边。”霍思回道,接着笑道:“现在前辈有探宝石在手,想找到机缘之地并不是难事。”

    姜异拿出了拇指大小的探宝石,惊疑道:“这探宝石还能探索到未出世的宝贝?”

    霍思回道:“如果宝物没有任何出世迹象,自然探查不到,但只要是即将出世的宝物,都会散发出一种特殊的宝气,只要在范围之内,探宝石肯定能探查到。”

    姜异点了点头心中对探宝石不由更加稀罕,琢磨着是不是带着这探宝石,骑着踏云来个秘境大环游。

    姜异甚至都萌生了暂时避开世外宗门秘传弟子的念头,不过想到盛昕,又放弃了,别人他可以暂时放下,但这个盛昕,必须要想办法除去。

    接着其想到了刚刚得来的地图,便从储物扳指中拿了出来,对霍思道:“现在说说这地图吧。”

    看着姜异手中曾经短时间属于他的阴山秘境地图,霍思强自压下心中的不舍,道:“这地图是百越皇朝此次阴山秘境之行的另一个重要机缘。”

    “如果不是因为百鬼尊者被那个大机缘牵绊住,多半会亲自出马,真要那样,我绝对不敢虎口夺食。”

    “这地图据说也是一件宝物,囊括了整个阴山秘境所有地域,也隐藏着阴山秘境的一个大秘密。”

    姜异一边听着,一边翻转着拇指大小的探宝石,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奇异之处,不由问道:“怎么用?”

    霍思表情慎重了不少,道:“根据我得到的信息,只要将之与阴山秘令融合在一起就行,但应该不会这么简单。”

    “哦?怎么个不简单法?”姜异心道果然如此,当初李元便说与阴山秘令融合在一起就行,说得很简单,怕是居心不良。

    要么这过程中会有什么危险,要么对方是抱着“既然自己得不到,别人也休想得到”的想法,想彻底毁了这份宝贵地图。

    “不知道。”霍思摇头,但紧跟着说道:“不过据我猜测,应该只有特殊令牌才能激活这地图。”

    “特殊令牌到底是什么样子?”姜异问道。

    “这个我真不知道,恐怕只有特殊令牌拥有者才知道,因为从来没有特殊令牌公开现世过,每一名拥有者都是秘不示人。”霍思遗憾道。

    姜异决定尽快找个安全地方,用从姬侯那里得到的水蓝色令牌试一下,其隐隐觉得这枚令牌应该就是特殊令牌。

    “你到底什么身份?为何知道这么多隐秘消息?”姜异对霍思无比好奇,能够获知这么多隐秘消息,对方绝不可能是一个普通权贵世家子弟。

    霍思苦笑一番,道:“应该说是百越霍家曾经是什么身份……”接着脸色露出一丝缅怀之色,继续道:

    “我霍氏祖上其实曾经是百越皇族的一个分支,执掌百越皇朝的情报系统,但自从李元祖上上位后,便千方百计打压霍氏,甚至将我们移出了皇族序列……”

    “多少年了,我霍氏一直小心翼翼苟活着,甚至沦落成普通的权贵世家,但不论如何苟延残喘,手中一直牢牢掌控着一支上祖上流传下来的情报机构,而如今,这只情报机构传承到了我手里。”

    姜异久久无语,突然问道:“你让本座有些捉摸不透,这是你们霍氏最大的秘密吧,恐怕连百越皇族都不知道,一旦泄露出去,必然迎来灭门之灾,你为何轻易告诉我?”

    姜异是真的琢磨不透,这等机密之事对方为何要对自己和盘托出?这等于是主动送把柄给自己。

    这下轮到霍思久久无语了,过了好一会儿,这才苦笑道:“如果我说只是为了较好前辈,好等前辈得到百越皇族的大机缘后能够从中一分一杯残羹,前辈信吗?”

    “如果你是我,你会相信吗?”姜异反问了一句。

    霍思只是摇头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