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碰瓷之王 > 20.你想干什么
     邢琦媛瞪大了美丽的眼睛,像座雕像一般,胸腔扑通扑通,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奇幻的梦。

      她刚刚之所以那么大的反应,因为在度气的时候突然感觉有根舌头在她口腔里搅了一圈。

      她本来以为颜开已经死了,人工呼吸也只是尽人意。

      一个死人的舌头突然伸进了自己的嘴里……

      这是邢琦媛从没有想象过的变故。

      “颜开——你活过来了!”李小琴喜极而泣,一把抱住颜开热吻雨点般落下。

      邢琦媛呆呆傻傻。

      梁山意味深长。

      周围看热闹的人见没好戏看了,开始散去。

      这里不得不说一句,天行大陆真是个奇怪的地方。

      这里的人看热闹同样是他们的天性,可很奇怪的是这块土地却不生长狗仔。

      其实想想也不奇怪,这里的人为了出名其手段千奇百怪,甚至无所不用其极,但是免费的出名方式却很少。

      这样的大环境,又怎么可能生长出狗仔这种生物来为你免费宣传呢?

      梁山将邢琦媛拉起来,直到上了车,她还是失魂落魄的。

      “媛媛,这个世界是很复杂的,你知道这个案子为什么没有人接吗?”

      “你也是出过现场的,虽然手法很高明,但是现场明显是被破坏过的,而赵家自己也没有追究,这说明什么,你应该明白。但你仍然坚持要接下这个案子,我支持你,只是因为我也记得当初入职时候的誓言,誓死捍卫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

      “但是,丫头啊!你要明白,有一群人他不属于人民群众的范畴,当年你爹就是因为没有认清这一点而付出了生命,可是他为之付出生命调查出来的就一定是真相吗?”

      “老梁,我只是不甘心而已!”邢琦媛叹了口气,“你说唐家是真心守护这个国家吗?”

      “原则上是的!这一点没有任何人能够否认。”

      “哦!”邢琦媛又好像要沉默下去。

      梁山见邢琦媛这个样子,沧桑的脸上绽放出一丝笑意,说道:“你对那个颜开什么感觉?”

     “颜开?那个混蛋?”邢琦媛脸上显出愤怒、纠结和羞涩,“我怀疑那个案子就是他做的!”

      “但是颜开说得很对,怀疑不行,证据呢?”老梁说道,“我们都知道是他做的,可是证据呢?”

      “我会找到证据的!从明天开始我就时刻盯着他!”邢琦媛恶狠狠地说道,“我一定要将这个混蛋绳之以法。”

      “嗯!这样很好!”梁山浑浊的眸子又亮了一下,“但是你要讲究方法,如果那个颜开随便一激,你就爆发,估计你什么都查不到。”

      “不会,我就跟着他,随便他说什么我都不回应,只是静心查找。”邢琦媛握紧了拳头,“天下绝没有毫无破绽的犯罪,我就不相信找不到证据。”

      “对,很好!我看那颜开是个很溜滑的人,估计你一下班,他就跑得人影都没有了,那你……”

      “哼!我就不下班,24小时跟着。”

      邢琦媛突然打开车门跳了下去:“老梁,帮我报备一下,我现在就去,防止他转移证据……”

      “去吧!去吧!”

      老梁盯着邢琦媛的背影,脸上多了几分慈祥,几分期待,还有几分意味莫名。

      “要收敛脾气啊!”

      “知道了!”邢琦媛朝背后摆了摆手。

      邢琦媛再次见到颜开的时候,颜开正和李小琴在一家不算高档的餐厅吃饭。

      两人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旁若无人,甜蜜无比。

      可是很快李小琴就觉得浑身不自在,就连颜开这个行事完全随心所欲的人都有些不自在了。

      任何人吃饭的时候,如果身边有一个人眼都不眨地盯着,都一定会不自在。

      如果盯着的人是一个女人,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一个脸上带着像明明抓住自家男人偷情却无能为力表情的非常漂亮的女人,那杀伤力就更大了。

      邢琦媛依然一身制服,成熟而健美,可她现在脸上的表情就像是抓住自家男人偷情却无能为力。

      那一份幽怨,那一份等待,那一份自制,足以引发四周所有人的同情心。

      李小琴明白了自己不舒服的原因,那就是在邢琦媛眼神下,自己成了无耻的小三。

      颜开也明白了自己不自在的原因,那就是在邢琦媛的眼神下,自己成了偷情被抓的渣男。

      “邢警官,你坐!”李小琴干巴巴地说道。

      邢琦媛期待地看着颜开,一副想坐又不敢的样子。

      “坐吧!”颜开很想不理睬,却不得不说了这两个字。

      心里却恨不得立刻穿越到地球,把一个叫做卖鲍的作者打一顿。

      他就是无意当中看了一本叫做《大奉打更人》的书,觉得海王许银锣特牛逼,就想学学。

      在唐氏大厦的时候,他本想在唐美丽身上试试,却一直没找到好的机会。

      其实主要是李小琴盯得太紧。

      正在暗自后悔的时候,出现了邢琦媛这条独特的鱼,于是就有了装死的那场戏。

      本来在那一瞬间,颜开将剧本的前前后后都设计好了:装重伤,进医院,美女愧疚日夜照顾,然后水到渠成。

      只是很可惜,可惜邢琦媛的嘴唇太香甜了,颜开没忍住伸出了舌头。

      剧本演砸了,作为导演和男主角,当然对女主角心怀愧疚。

      特别是男主角换了一个女主角正在演戏的时候被撞见。

      颜开觉得自己可能海王做不成,倒有可能成为皇帝身边辈分最高的臣子,一个谁见了都叫公公的臣子。

      邢琦媛故意挨着颜开坐了,手里不知道是从哪儿找来的一把剪子一开一合地剪着。

      颜开觉得空调好像开在了脚下,直往裤腿里灌冷气,凉嗖嗖的。

     邻桌一个矮小干瘦的老头,拿着一只硕大的酒葫芦喝酒,嘴角露出若有所思的笑意。

      其他也有不少“瞎眼”、“渣男”之类的声音,当然也少不了一些女人嫉妒的目光,目光里的含义大致是“你走开,让姐来”。

      海王不好做,但是台必须要下。

      颜开已经看出来了,邢琦媛是那种心底善良,脾气暴躁,做事一根筋的女人。

      虽然看出来了,可是却没有怎样面对这种女人的经验,哪怕脑子里装着泡妞大全,这时候也觉得似是而非。

      他多希望李小琴能够出面,可也明白李小琴是个聪明的小醋坛子,没爆发就是给了他天大的面子。

      要知道,李小琴在老梁他们离开后,很快就明白了,凭颜开的身手怎么可能被邢琦媛过肩摔?而看到最后邢琦媛羞愤离开的样子,猜都不用猜就知道多半是颜开在嘴里搞鬼了。

      可是李小琴却绝对聪明,她不会在外人面前表现出来。

     她明白,一个不懂得在外面给男人留面子的女人,绝对不可能得到男人的真心。

     无论多漂亮的女人都不行。

      “哎呀!这段时间操劳过度,实在是腰酸背痛啊!”

      颜开嘟囔着,借机两手上扬,伸了一个懒腰,而回过来的时候,两手自然伸直,一手一个揽住了两女的肩膀。

      邢琦媛身体一硬,本能地抓住了颜开的手,就准备来个过肩摔。

      可是颜开这次不想配合演戏,手在她肩井穴上轻轻一捏,就泄掉了她全身力气。

      “走吧,有什么事回家再说!没有在床上解决不了的事情!”

      说完站起身,一手控制着邢琦媛,带着李小琴往门口走去,嘴里还嘟囔着:“别以为我腰酸背痛就翻天了,男人永远不会不行!”

     “好样的!”干瘦老头在颜开身后翘起了大拇指。

      “哟!左拥右抱,艳福不浅嘛!我小赵羡慕羡慕!羡慕啊——”

      还没到门口,颜开三人就被人拦住了,一群黑衣人,为首的是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嬉皮笑脸的年轻人,刚刚说话的也是他。

      颜开突然放开手,拉着李小琴退到了邢琦媛身后,同样嬉皮笑脸地说道:“神龙卫在此,谁敢放肆?”

      身后传来无数女人的叹息:“空有一个好看的皮囊,却没有一点担当,果然是娘娘腔,软裤裆!”

      邢琦媛突然被推出来,还有些懵,可是神龙卫的本能却让她瞬间站直了身子:“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鄙人小赵,本来是想干点别的,现在一看到你就想干你了!不知道可不可以?”

      小赵说着话,吐了一口唾沫在手心,将头发向后抹了抹。

      邢琦媛闻言本很是愤怒,却突然感觉一种强烈的恶心,不由得捂嘴强压呕吐感。

      颜开也看到了这小赵的动作,他没有被动作恶心,却被他的话恶心了。

      他留下邢琦媛本来是想再次看看神龙卫在社会中的地位和作用,虽然了解不多,虽然邢琦媛看起来脾气很暴躁,可是颜开却认为她是一个负责的神龙卫。

      简单的一个试探,却没想到让邢琦媛受辱了。

      “可以你妈妈个皮!”颜开暴喝。

     像他这样一个行事本就随心所欲的人被恶心了,连问对方是谁的兴趣都没有了。

     PS:今天早点发,待会回老家一趟。

     朋友们,祭祖的时候,注意防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