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碰瓷之王 > 23.胸大有屁用
    车上。

      李小琴和邢琦媛两人大眼瞪小眼,谁都看不惯谁。

     “想抢我男人,没门!”李小琴恼怒地说道。

      “我又没看上你男人,不过你既然要认为我想抢,那我就抢一下呗!”邢琦媛勉为其难地说道。

     “哼!颜开才不会看上你这个机械女呢!”李小琴说道。

     “我胸大!”邢琦媛漫不经心地说道。

     “胸大无脑,胸大有屁用!”

     “男人就喜欢无脑的女人!”邢琦媛依然漫不经心,“颜开要是喜欢你,你这么久了怎么还是处女!”

     “那是颜开疼我!”李小琴有些没底气。

     “男人疼女人的方式就该在床上疼!”

     “你好像经历很丰富一样,不愧是三十岁的老女人,果然经验丰富!”李小琴淡然说道。

     暴击伤害。

     就像刚刚邢琦媛一句“我胸大”对李小琴造成的伤害一样。

      老梁一开始饶有兴趣地看戏,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渐渐地有些不安。

      这种不安中,既充满了信心,又充满了无奈,是一种很矛盾而且复杂的感觉。

      心里默默地又用天机门的秘术进行推导,却发现依然是一团迷雾,更让他震惊的是,顺便推导了一下李小琴和邢琦媛,他发现两人本来很清晰的未来居然也被迷雾笼罩了。

      他想拨开迷雾看看,却突然产生一种强烈的心悸。

      天机不可窥探。

      天机门秘术也不是万能,推导也不过就像相师看掌纹,只能看出掌纹是直线,或者有分叉,以此来推导人生命运。

      天机门虽然高大上一些,但本质上都是一样的。

      变数!

      谁是谁的变数?

      老梁使劲地搓着沧桑的老脸,终于狠狠地一拍巴掌:“走,我们前去!”

      “为什么?”两个女人异口同声,又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再同时转头。

     “老女人!”

     “我胸大!”

      老梁哭笑不得,没好气地说道:“有胸没胸要靠颜开检验,你们在这里吵,等他死了还吵个屁。”

      “走,快走!我们赶紧去!”李小琴急忙说道。

     她是真的一心系在了颜开身上,听到颜开可能有危险,那还管的着邢琦媛是不是要抢他男人。

      邢琦媛瘪了瘪嘴,将想说的话吞了回去。

      老梁越想越有些担心,他没看清颜开的来路,也没有看清他的实力。

      十一个人,四大体系。

      就算是以他大乘巅峰的修为,就算是他拼命,也最多不过拉几个人垫背,自己最终必然死无葬身之地。

      颜开如果能够同时应对这样的十一个人,那早就……

      遭了!

      十一个人,四大体系。

      老梁突然将车开得飞起。

      有谁能够同时驱使这样十一个人?

      四大帝国?

      神龙帝国应该不会,可是赵家……赵家有这么大能量吗?

      罗欣帝国肯定不是,这个最排外的国度只有魔法师。

      难道是山姆,或者白熊? 更或者是隐秘势力?

      难道这些人不是来报复我的?

      我应该没这么大面子吧?

      难道颜小子就有这么大面子?

      思绪纷乱,汽车轰鸣。

      虽然是山道,可400米也只用了不到一分钟。

      可到了目的地,老梁却忘了踩刹车,也忘了掌控方向,以至于汽车爬上了山坡,然后又倒翻回路上,打着漩地转动。

      一只手按住了一只车轮,车不再打转,老梁三人灰头土脸地出来。

      李小琴和邢琦媛看着老梁,眼神有些嗔怪。

      可是老梁根本没有在意二人的目光,看着颜开,一副看怪物的表情:“你没事?”

      “我能有什么事?”颜开心里感到一阵温暖,不过却玩笑似的说道,“别这样看着我!我取向正常,不喜欢男人!”

     老梁:“……”

      “颜开,你没事啊!吓死我了!”李小琴扑到颜开身上,双手缠着脖子,小圆脸发出绯色的光。

      “当然没事!几个小虾米罢了!”

      颜开在李小琴屁股上一搂,李小琴腰上用力,修长的双腿已经缠在了颜开的腰上,送上了香吻。

      邢琦媛移动了半步的脚又收了回去:“真是不知羞啊!”

      “吧嗒!”

      李小琴又亲了一口,扭过头,笑靥如花,五分得意,五分挑衅:“我亲我自家男人,有什么羞不羞的?怎么羡慕了?羡慕了就去找一个,也在我面前亲亲,我保证不嫉妒羡慕你!”

      邢琦媛是什么人?

      本质上就是一个偏执的圣斗士,如果李小琴不得意地挑衅,她最多在心里吃味罢了。

      可李小琴这样一说,她不服气了。

      张开双臂,拥抱姿势。

      这样一来,更显身材健美,胸前伟岸,制服诱惑与成熟风韵交织。

      那是邻家小姨,母亲闺蜜。

      颜开刚刚眼睛一亮,就被李小琴发现,轻轻在他耳边说道:“有什么稀奇,我们李家女儿,只要破身还会二次发育,不就大奶子吗?到时候我的更大!”

     李小琴本就是內媚无穷的女人,这时候说着粗鲁的话语,更显魅惑无穷。

     要不是旁边有人,颜开真想体验一番幕天席地的感觉。

     可是李小琴话中不单单只是魅惑,还有浓浓的情意与患得患失心里。

     颜开紧了紧李小琴的身子:“我很期待哟!”

      “嗯!”李小琴声若蚊呐。

     邢琦媛虽然是张开双臂,一副等待拥抱的姿势,可她那有力的双腿却隐隐有上提的趋势。

      结实有力的双腿如果是缠着肯定很销魂,可如果来个撩阴腿,那也一定真的很销魂。

     可现在的她胸腔起伏,很生气。

     自己从没有主动过,那对狗男女居然旁若无人……

     邢琦媛想暴起。

      老梁本来在震撼当中,这时候也看出来了场中的尴尬。

      都说人老成精,那么老梁就是老妖精中的老妖精。

      他很想看戏,可是也明白,人与人之间最怕留下疙瘩。

      他猜测李小琴和邢琦媛之间闹点矛盾没问题,没准颜开还会有些小高兴。

     他刚刚虽然没注意,但还是看到了颜开看邢琦媛时候眼中的欲望与亮光。

     只要有欲望,那就有戏。

      但是如果邢琦媛在颜开心目中留下了小肚鸡肠不识大体的印象,那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无论男女,首先吸引人的当然是外貌,但是长时间相处,还是在于心灵的交融。

      在老梁的心里,李小琴只会是过客,最终陪伴一生的人一定要是邢琦媛。

      可如果现在就让颜开对邢琦媛产生了厌恶情绪,就算再漂亮都不可能真正让人产生厮守的想法。

      最好也不过是个床友。

      这可不是老梁愿意看到的。

     送自己种的白菜给猪拱,但怎么也不能是一次性的白菜。

      所以老梁一大步窜到颜开身边,一脸崇拜地问道:“我说小子,你怎么办到的?实在是太牛了,老梁我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啊!”

      说着还翘起了大拇指,一副等不到解惑就不罢休的表情。

      “一群弱鸡,很轻松就办到了啊!”颜开虽然说得自然随意,可是怎么也掩饰不住那种发自内心的得意。

      “你就别卖关子了,详细地给我说说吧!”说着话,老梁将胸前的衣服扯了扯,“你看我的心里面无数只猫在挠呢!”

     其实老梁恨不得一巴掌扇过去,他有些瞧不惯颜开嘚瑟的样子。

      “这个嘛……”颜开却装作没有看到老梁那握紧的拳头,依然故我地吊胃口。

      “哎呀!你就别这个那个了!”老梁松开拳头。

     他知道颜开看出了自己刚刚的表现,不过老妖精终究深知捧哏之道,急忙取出一壶酒,一屁股坐在颜开脚边,“来来来,我们边喝边聊,这可是我家丫头的女儿红,三十年了,我都没舍得喝,难得遇到你这样的少年英雄,又刚好用你的英雄事迹下酒,那一定别有一番滋味。”

      看着老梁就在旁边坐着,一副好奇陶醉的样子,李小琴再也在颜开身上待不住了,何况她也很好奇十一个不同体系的高手怎么就被颜开一个个的挂在了树上。

      场中没有一点血腥,十一个人看起来也完好无损,可是全部被一根无形的绳子倒吊着挂在树上,一副想挣扎又不敢挣扎的样子,偶尔悄然看一眼颜开也是一份恐惧中夹杂着九分好奇。

      “女儿红啊!那我一定要尝尝,不过有酒无菜终究差了点!”颜开也毫不在意地一屁股坐在老梁对面,又对着挂在树上的十一个人喊道,“你们想不想活命,现在有个机会?可以给你们当中的一个人,有没有人要?”

      “要,我要……”十一张嘴发出了相同的声音。

      “都想要啊!那可有点难办啊!”颜开故作为难的说道。

      “我办事,爷你放心,保证妥妥当当!”又是十一张嘴发出相类似的声音。

      “唉!你们叫我实在是太为难了!”颜开有些生气的样子。

      十一双眼睛渴盼地看着,这次没人敢说话。

      颜开沉思了一下,才做出无奈的样子说道:“算了,谁叫我心善呢!那你们都去给我办吧,谁办得好,谁就能活命!”

      说着,颜开随手一划,十一个人都从树上掉了下来,急忙滚爬着站起身,弯着腰说道:“爷,请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