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碰瓷之王 > 24.吃醋与讨好
      “我们准备喝酒,可是又没有菜,那就劳烦你们去找些新鲜的吃食来吧!我这人没多大耐心的!”

      颜开刚说完,十一个人就飞快地窜了出去。

      老梁看得一愣一愣地,忍不住说道:“你这就把他们放了,不怕他们跑了啊?”

      “随便啊!要跑我又不留。”颜开看了邢琦媛一眼,又说道,“何况这个神龙卫大人又不准我杀人,不放了,留着还要管饭!”

     “要杀就杀,关我屁事!”邢琦媛气鼓鼓地说道。

     虽然明知道颜开说的是玩笑话,她还是感觉脸上发热。

     她这时候已经从刚刚伸手的尴尬中清醒过来了,但是要消气却还没有。

     不爱生气的还叫女人吗?

     但是邢琦媛却不知道自己在生谁的气,不过好在明白了自己的赌气终究是赌气。

     跟李小琴相比,自己终究只是一个不算熟悉的外人。

     何况今天的离奇遭遇虽然没有让她打消守护百姓的志愿,不过三观已经被颠覆了。

      这个世界不是她一个空有热血的小小神龙卫能够玩得转的。

     邢琦媛没有理颜开的玩笑,磨磨蹭蹭地坐在了老梁的旁边。

      “去去,年轻人挨着年轻人,挨着我老头子像什么?”老梁一脸嫌弃地赶着邢琦媛。

      李小琴一见,急忙跑到颜开和邢琦媛中间坐下,微微依靠在颜开肩头,一脸崇拜地说道:“颜颜,你说一下嘛,我好想听你说!”  

     软语温言不羡仙。

     颜开很得意,很享受。

     而邢琦媛听着李小琴这舔得发腻的声音,看着李小琴那小迷妹般的表情,她心里就很不舒服,抱起酒坛子咕嘟咕嘟的就喝了好几口。

     吃醋了,吃醋好!

     老梁微笑,笑得意味深长。

      邢琦媛喝完,将坛子放在李小琴面前,挑衅地看着。

      “你已经喝过了,再让我喝,那不是间接接吻吗?”李小琴将坛子又放了回去,“我可不是拉拉!”

      “哼!我也不是!”

      邢琦媛说完,好像感觉弱了气势,又说道:“我就算喜欢女人,也不会喜欢你这样没胸没屁股的女人。”

      “你说谁没胸没屁股?”

      李小琴站起身,扭了扭腰,又拍了一下屁股,不屑地说道:“这个叫小翘臀,你懂不懂?”

      又拍了一下胸脯,更不屑地说道:“这叫新笋型,你懂不懂?”

      “我以为是你背上长了两颗青春痘呢!原来是胸啊!”

      邢琦媛瘪了瘪嘴,用一副夸赞的语气说道:“能够把没胸没屁股都说得这么清丽脱俗,我也是佩服你了!”

      “哼!我没胸没屁股咋了?那是因为我还年轻,还要发育!你现在是不是就要穿带钢圈的胸罩了?”

     戴钢圈胸罩, 这话比刚刚“老女人”的说法杀伤力更大。

     有道是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

     邢琦媛一拉衣服:“就让你看看我需不需要戴钢圈胸罩,嫉妒不死你!”

     “奶牛有什么稀奇!”李小琴哼哼不屑。

      眼见得两个女人火气将起,而颜开不但没有开解,反而左看看右看看,一副兴致盎然的样子,老梁不得不说话了。

      “当我这老头子不存在呢?现在是喝酒,又不是喝醋!”

      说着又取出几坛酒,大声道:“古来女人皆寂寞,唯有饮者留郎心!喝酒!喝酒!”

      李小琴明知道老梁在偏袒邢琦媛,讽刺自己是,却不敢对老梁发火。

      血手人屠的威名她还是知道的。

      气鼓鼓地喝了两口酒,脸孔已被酒气熏得通红。

      颜开取下她手中的酒坛子,温柔地说道:“喝酒没菜可不行,正好那些家伙好像回来了,你看看他们弄回了什么吃的!”

      李小琴感觉到颜开的关心,甜甜一笑:“你不是带了锅碗瓢盆这些东西的吗?我去给你做几个下酒菜!”

      老梁一听,急忙悄悄用眼神提醒邢琦媛,哪知道邢琦媛是个好酒之人,装作没看见,气得老梁一脚蹬过去:“我养你这么多年,下酒菜都不会给我做点!”

      邢琦媛顺势站起身,不过还是抓着酒坛子,咕嘟咕嘟将一坛酒喝完,微微一个趔趄,又站直身子,豪迈地笑道:“不就是下酒菜吗?看我的!”

      颜开正将炊餐用具、油盐酱醋取出来放在旁边,闻言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

      老梁尴尬一笑:“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喜欢喝几杯,不过你放心,她不会喝醉,就算喝醉了也不会耍酒疯!”

      “就算耍酒疯也没什么不好啊!”

      颜开眼里流露出一种怀念和惆怅,他突然回忆起村里的女人时常嬉笑着灌他酒的情形。

      最常用的方法就是:

      我们女人都喝了,不喝不是男人。

      酒嘛水嘛喝嘛!

      男人不喝酒白在世上走。

      陪我喝醉了,说不定晚上就睡你家那个光板床上了。

      这是劝着灌的,还有直接抓着硬灌的,当然也少不了茶缸装酒骗喝的,碗里装酒上面放饭的(这一招更多时候是将奶挤在饭下面)。

      手段繁多,但是绝不会过火。

      不知道村口二妞嫁人了没有,那对大奶子不知道要便宜谁?

      颜开喝一大口,暗自叹息。

      老梁陪着喝了一口,问道:“怎么了?有心事?”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到家乡的人了!”颜开怅然道,“可惜暂时回不去了!”

     “回不去就回不去,多大事,男人嘛,四海为家,来喝酒!”

     “好,喝酒!”颜开抱着一个酒坛子咕嘟咕嘟地喝着。

     他本是个随心所欲、随遇而安的人,这时候却特别想放纵地醉一回。

     “兄弟,我跟你说,老子当初,一个人就灭了山姆帝国一个城市……”老梁陪着喝了一坛,大着舌头说话。

     “那有屁用,我还抢了后羿的婆娘呢,嘿嘿,我跟你说,你是没见到后羿那张绿油油的脸……神仙又咋的,老子专门收拾神仙的……”

     收拾神仙!

     难怪……

     老梁本就只有的一分酒意消散,却依然大着舌头:“神仙算个屁,凭兄弟你的本事,神仙还不是任你宰割!”

     “不行啊!几百个一起追杀我啊!张有人那家伙自己是个软蛋天帝,手底下还是有几个厉害家伙的……不说了,喝酒!”

     天帝?

     难道他是从仙界下来的人?

     难怪我看不清他的修为!

     老梁心里猫抓,顺着话头说道:“张有人天帝还是很厉害的……”

      谁知道颜开却不接招了:“我跟你说啊,还是村口二妞的奶子最大了……”

     老梁:“……”

      “我还跟你说啊,柴叔那婆娘的奶最好喝……”

      “还有啊,在村子里,端个空碗出门,回家放碗就吃饱了!”

      “村里女人最喜欢吵架了,两家女人吵架,两家的男人坐在同一条板凳上喝酒评价那一句没吵好,该如何如何……”

      “村里那些女人,长期骗我,说要陪我睡觉,就从没有一个说话算数的……老梁,你说是不是啊!怎能说话不算数呢!”

      说几句话,喝几大口酒,絮絮叨叨,又是两坛酒已经下肚,突然将酒坛子一扔,指着老梁喝道:“两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复一杯。我醉欲眠君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说欲眠真欲眠,颜开身子往后一仰,闭着眼睛睡了。

     老梁想骂娘,心里却又怀疑,仙界下来的人就这么醉了?

     很想掰开颜开的脑壳瞧瞧,最终却自己郁闷地喝了一大口。

      李小琴急忙奔过来扶起,让颜开背靠在胸前,手抚摸着他的脸,神态端庄温柔。

      “放心,他只是喝得太快了!”

      老梁将邢琦媛也喊了过来挨着李小琴坐了,而自己站了起来,凝神静气,做好了出手拼命的准备。

      也许是巧合,也许是有意。

      反正颜开刚刚睡下,十一个人一起回来了。

      十一个大高手,老梁怎敢不拼命?

      可让他很意外的是,这些手里带着獐子野鸡的大高手们,只看了酒醉的颜开一眼,仿佛舒了一口气,就忙开了。

      三个基因战士负责宰杀,一个水系大魔法师和九阶的水系异能者负责制水清洗,八阶火系异能者和一个风系大魔法师负责烧火,两个元婴和一个大乘烹煮,剩下的一个全身黑袍裹身的大魔法师打杂。

      一定是演戏!

      老梁绷紧神经盯了十几分钟,见毫无异常,渐渐地放松下来,试着向那些人靠近。

      “嗨,老梁,麻烦递个大碗过来给我!”脸上有刀疤的八阶火系异能者说道。

     “褚火……”老梁绷紧神经,这个可是曾经的生死仇敌。

     “我现在叫颜九,是主人的仆人!”褚火脸上的刀疤微微一狰狞,却又放松了下来。

      这时候旁边的风系大魔法师说道:“嗨,老梁,你看我这火烧得如何?”

     “洛姆斯基……”

     “我现在叫颜三,是主人的仆人。”洛姆斯基说道。

      “嗨,老梁,你看我放多少盐合适?”唯一的大乘修士有些讨好地说道。

     “百晓生……”

     “我是颜二,是主人的仆人。”

      “嗨,老梁……”

     这一定是梦!

     一定是的!

     或者这些家伙都是别人伪装的?

     嗯,绝对不是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