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碰瓷之王 > 40.神医是怎样练成的
    “我说是好学生就是好学生!”许帅神情得意而张狂,很有一种不可一世的架势。

     “许老师,我是好学生……”李思纯头埋得更低,捻着衣襟,弱弱地说道,“许老师,你就放过我吧!前天发的修炼资源我都孝敬你了!”

     “是啊!许老师,你就放过李思纯吧,大不了以后我们给你的修炼资源不是八成,给九成吧!”很多学生应和着。

     “那就九成,今天在场的所有人,有一个算一个,老师也不例外!”

     许帅实在没想到今天随意来一趟资源兑换处,居然有这样巨大的意外收获。

     平时也收取一些学生的保护费,可都是隐隐藏藏的。

     原来我在学校有这么大的威名!他脸上密密麻麻的青春痘都泛起了红光。

    阳顶天身材本就瘦小,藏在人群里冷眼看着这一切,肺都差点气炸了:“我们神龙大学什么时候给你这个权利的啊?”

    “在神龙大学,我说了就算!”许帅唾沫横飞。

    “那老子算什么?”阳顶天越众而出。

    草,居然还有个刺头,让老子看看是谁?许帅将声音提高了八度,嚣张地骂道:“在老子面前……你算个球……呃……阳校长……哎哟!”

     最后一声哎哟,是被阳顶天一脚踢了出去:“滚你娘的臭鸭蛋!”

    “哈哈哈……阳校长威武!”学生们大笑,而李思纯最为雀跃。

    “一般一般,世界第三!”阳顶天得意大笑,“同学们!我们一起将校规背一遍!”

     “对内可争不可凌,对外齐心对敌人!”

     虽然只有几十个学生一起呼喊,可却有一种威凌天下的气势。

     对内可争不可凌,对外齐心对敌人 。颜开若有所思地在天府酒客的帮助下终于搞懂了这个兑换系统——不过就是内网的淘宝。

     凡是学校库房所有的东西都有详细的分类,标注了兑换所需积分,只需要加入购物车,然后结算就可以了。

     只略微浏览了一下分类,颜开就被悬赏和售卖功能吸引了注意力。

     所谓悬赏就是将自己需求而学校又不能提供的东西,标上代价,等人提供。

     而售卖就是将自己的东西,标上价值,提供给有需要的人。

     “治疗世间一切伤病,包括但不限于癌症、中毒、走火入魔、功法冲突!”

     想了想,颜开又在后面加了一条:“挂号费十万,治不好加倍退!”

     他觉得自己严重缺钱啊!

     写小说赚了一千一百万,确被李小琴小手一挥,拿去买了别墅。

     而从赵氏珠宝抢夺的那些金银珠宝,在他的意识中,那根本不是钱。

     这是在提醒我要给钱吗?阳顶天笑了笑,没有在意。

     可是边上看到这条信息的人却惊讶不已,一个非主流打扮的男生嬉笑着喊话:“颜老师,原来你和我是同道中人啊!”

     “什么意思?”颜开疑惑地抬头问道。

     “我们都喜欢吹牛逼啊!”不少人跟着哈哈大笑。

     颜开已经有些熟悉神龙大学师生的说话方式,也不在意,反而笑道: “你小子强行用异能药剂纳火元素入体,希望能够和火系功法融合,想法很好,可是却方法不当,现在俞府穴是不是火辣辣地,已经有溃烂的迹象了吧!”

     非主流: “你怎么知道……”

     “褚炎,你为了夺取资格也不用这么拼吧?”有同学说道。

     褚炎没有说话,只是微微低下了头。

     “我这儿还有些钱,你下个月还我,去试试吧!”边上的同学小声说道。

     褚炎摇摇头微不可闻地说了声:“谢谢!”

     褚炎?不知道跟褚火是什么关系?有几分相像,颜开若有所思。

     “他的钱我出了!”阳顶天拍着颜开的肩膀说道。

     “第一次免费,相当于我的广告代言人!”颜开笑道,“大青叶80克、大黄25克、石膏10克、薄荷脑38克,硬脂酸镁5克,煎汤分三次服用,一周见效,以后修炼经脉运行到俞府穴的时候,逆时针转一圈,回到丹田再继续运行!”

     说到这里,颜开将手搭在储炎的肩上:“我引导你走一圈,以后就这样修炼,一个月后可以加大一倍的异能药剂用量!”

     周围鸦雀无声,等一圈运行完毕,褚炎直接盘坐在地开始修炼,阳顶天才震惊地说道:“逆穴术?”

     颜开笑道:“雕虫小技,不值一提!”

     太装逼了!阳顶天很想一巴掌将颜开拍到地上。

     逆穴术可是和鬼门十三针一样的医道奇术,如果这都是雕虫小技,那天下行医的不都得去撞死。

     先前颜开虽然背了部分鬼门十三针的针诀,阳顶天虽然表现得兴奋,其实是不想打消一个年轻人的表现欲。

     到时候不管颜开治疗得怎么样,他都会表现出治疗效果非凡来。

     可现在内心却是真正的火热。

     毕竟百闻不如一见。

     效果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不信。

     “来来来,我来帮你挑选!”阳顶天凑到电脑前,很是急切地说道。

     “还是让我来吧!”颜开很快就兑换好药材,又挑选了一套普通的银针和消毒用品,一共只花了3个积分,可是结账的时候却是303个积分。

     阳顶天拍了拍天府酒客的脑袋:“你小子大大的狡猾。”

     天府酒客憨笑着说道:“谢谢校长。”

     阳顶天看了看颜开拿在手里的东西,疑惑地说道:“就用这些普通的东西?”

     “这些东西足够了,药材不是年份越久越好,关键是对症。”颜开解释道。

     想到刚刚给褚炎的药方也是些再普通不过的药材,阳顶天点了点头,又说道: “那这些针呢?我记得里面有好多极品套针的。”

     “针这个东西本来是必须要看到实物挑选才行,在电脑里面介绍的再多也没用,所以就挑了这个,不过也足够了。”

     “你自己不挑一些东西?”

     “以后有机会再来挑吧,先给你治病。”

     “好,你下次挑的所有东西我付账。”阳顶天痛快地说道,“那走吧!”

     “我想先见见李小琴!”颜开沉吟道。

     他刚刚虽然感应到了李小琴的气息,不过没有见到人,终究有些不放心。

     “李小琴就在我家,你去了就见到了。” “那先找个能够熬药的安静地方吧!”颜开说道。

     “当然是我家里啊!”阳顶天似笑非笑地说道,“估计你不亲眼看见李小琴,你也不放心。”

     颜开点头答应。

     阳顶天的家是一栋三层楼的小别墅,颜开刚刚在门口露面,李小琴就飞扑过来,哽咽道:“颜开……”

     “没事,没事了!”颜开搂住她的纤腰,在她背上拍了拍,“阳校长在看着呢!”

     这时候厨房门口伸出一个漂亮脑袋:“爸,你回来了啊!”

     “这是我家闺女喜洋洋!”阳顶天笑道。

     “啊——”颜开惊呼出声,差点问出谁是灰太狼。

     “爸——”漂亮脑袋缩了回去,娇嗔不已。

     李小琴吐了吐舌头,红着脸向阳顶天鞠了一躬:“谢谢阳校长!”

     起身跑进了厨房:“我去帮阳杨姐!”

     “想泡我家闺女啊?你小子已经有了李小琴这样的好闺女,可别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哈!”阳顶天啪地拍在颜开肩上。

     “没有,没有……”颜开矢口否认,可是眼睛还是盯着厨房门口。

     虽然早就听杨柳清说过喜洋洋第一美女的大名,饶是早有预料,他还是惊艳了。

     本以为天下再也找不到能够跟姮娥相比的女人,可刚刚虽然只是惊鸿一瞥,还是被惊艳得差点六神不在。

     实在是太完美了。

     “要不要去厨房再看看?”阳顶天戏谑一笑。

     “不了,不了……我还是亲自去给你煎药吧,煎药的地方在厨房吗?”

     阳顶天满意地大笑。

     颜开跟着讪笑。

     “别,你还是先给我治病,先见了我闺女我估计你没心思给我这个老头子治病了。”

     颜开点了点头。

     他当然不会去,之所以那样说,只是表达一种态度罢了。

     刚刚阳杨缩回厨房的那一瞬间,分明流露出了厌恶和冷意。

     他还没有热脸贴冷屁股的习惯,哪怕对方是所谓天下第一的美女。

     其实美女的外貌都相差不大。

     所以悦目虽然重要,但既然都是美女,赏心才是关键。

     一见钟情的必定是外表,日久生情的绝对是性格。

     阳顶天的卧室陈设很简单,一张小床,床头柜上凌乱地放着几本书和一些药瓶。

     颜开略微扫了一下,开口说道:“渡劫针是鬼门十三针中最凶险的一针,向来有一针生一针死的说法。我们之间还没有任何信任存在,但是我希望待会行针的时候你绝对不能产生丝毫反抗心思,不管出现什么感觉,都绝对不能运气抵御。如果你觉得可以,我们现在就开始!”

     “拜托你了!”阳顶天慎重地说道。

     他这样说倒不是完全因为病痛的折磨让他病急乱投医,而是他相信自己的眼睛。

     虽然是今天才初见,但是他从颜开眼里看到了单纯和真诚。

     颜开心里其实还是有些忐忑的。

     他虽然能够一眼就看出阳顶天的症状,也瞬间就想到了治疗方法,可这毕竟是他第二次使用针石之术。

     但是他绝对不能表现出自己的犹豫忐忑,医生和病人之间最重要的就是信任。

     这就是为什么越老的医生越容易被患者信任的原因。

     不过有了刚刚为褚炎治疗的经验,颜开还是对华夏之心很有信心的。

     逆穴术也是第一次施展,那么鬼门十三针当然也应该不在话下。

     不过他还是再仔仔细细地将渡劫针的每一个步骤反复斟酌了几次,才平静地说道:“把上衣脱了,有利于寒毒排出来。”

     其实是他怕穿着衣服出了岔子。

     阳顶天不疑有他,飞快地脱了衣服,仰躺在床上,故作轻松地说道:“你来吧!”

     草,你又不是美女,这样说话!颜开身上不由得起了好些的鸡皮疙瘩,不过也彻底轻松了起来,玩笑道:“我不喜欢男的。”

     阳顶天一愣,笑骂道:“我也不喜欢男的。”

     他当然看得出颜开有些紧张,不过见颜开被一个笑话就放松了下来,心里大赞此子不凡。

     认真地消了毒,颜开选取了五颗毫针。

     深吸了一口气,颜开闭上了眼睛,瞬间出手。

     虽然渡劫针每一针的手法都繁复无比,可他还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就扎进了巨阙、上脘、鸠尾、中庭和玉堂,没有一丝一毫的差错。

     阳顶天只觉得浑身犹如万蚁钻心,难受疼痛无比,差点蹦起,不由得瞬间咬紧了牙关,真元却有自动运行暴走的趋势。

     “别动,不准用力!”颜开暴喝道。

     “受不了了!”

     “受不了也要受!”颜开喝道。

     他知道这是修者自我保护的本能,要克服这种本能实在是千难万难。

     于是又拿起三根毫针,瞬间扎进阳顶天的关元穴、神阙穴和璇玑穴,封死了他的真元。

     封死了真元,无疑加大了治疗的难度,可是也别无办法。

     “现在你可以大喊大叫,也可以随便乱板乱跳了!”颜开笑道。

     阳顶天浑身汗水如雨下,很想大骂颜开一顿。

     可惜他真元被控制,不但动不了,也出不了声。

     颜开神识笼罩阳顶天的全身,等膻中穴上透出丝丝寒气的时候,拿起一颗三棱针刺入半分,又微微一提,再刺入一分,又微微一提,然后再刺入两分,三棱针瞬间被冰封,卧室的温度骤降。

     遭了!

     小瞧这寒毒,这普通银针根本承受不住。

     颜开冷汗瞬间打湿了衣服。

     可是原先被阳顶天用真元压住的寒毒现在已经彻底爆发开来,一旦所有银针崩坏,那么阳顶天绝对会有生死危机。

     怎么办?

     怎么办?

     现在去找银针显然来不及了。

     颜开心急如焚。

     冷静。

     一定要冷静!

     颜开不断地自我催眠,惊慌的心情终于沉静了一些。

     所谓受命于危难,智生于情急。

     颜开找到了一个也许有用的办法。

     事急从权,也不管可靠不可靠,反正死马当活马医。

     飞快地凝聚出六道天地阴阳绞缠绕在银针上面,继续提、按着三棱针,幸好银针崩坏的情形没有再出现,颜开才轻轻地吁了一口气。

     可是凝结在阳顶天膻中穴的寒毒却非常顽固,加上卧室不大通风,寒气散发不易,效果十分微弱。

     “快把所有能够加热的东西拿来,空调、开水、火炉这些都要!”颜开急忙大喝道。

     “要这些东西干嘛?”李小琴在楼下问道。

     “快点拿来,救命!”颜开暴喝。

     阳杨一听救命,飞奔上楼,一推开门就是一股极寒扑面而来,惊呼道:“怎么了?”

     “快拿加热的东西来,有能够持续加热的浴桶最好。”颜开头也不回地说道。

     他现在真的慌了,阳顶天身上的寒气居然沿着天地阴阳绞向他身上传来,他身上已经凝聚了一层白霜。

     李小琴也提着个开水壶上来了,还没有来得及说话,颜开就吩咐道:“往他胸口淋!”

     “这是开水……”李小琴疑惑。

     “我知道是开水!”颜开怒道。

     他现在实在是分身乏术。

     李小琴还在犹豫。

     阳杨却接过她手中的开水壶直接开始往阳顶天的胸口上淋:“小琴,卫生间里有电浴缸,你把电插上,放热水器里面的热水。”

     “没有空调、烤火炉之类的东西吗?”颜开问道。

     “没有!”阳杨说道。

     修炼之人寒暑不侵,哪儿用得着空调、烤火炉之类的东西。

     “淋完,就把你父亲抱到浴缸里去。”颜开说道。

     “你没事吧?”阳杨问道。

     “你爹没事!”

     颜开明显感觉得到她问话的含义,也没有什么好声气。

     阳杨的脸一冷。

     虽然她很不解父亲为什么会让这样一个明显不靠谱的人来治疗,不过却没有说什么。

     毕竟现在不是计较的时候。

     “热水器里面的水有70°,可以使用吗?”李小琴问道。

     “可以,继续加热!转移过去。”颜开说道。

     将阳顶天转移到浴缸里面,水面瞬间结了一层浮冰。

     “继续去烧开水!”颜开吩咐道。

     “下面瓦罐里煲的汤温度很高!”李小琴说道。

     “拿来!”

     一瓦罐汤倒了进去,又一壶开水到了进去,情况终于有所好转。

     “这是不是该叫人体汤锅了!”看着浴缸里浮沉的白油和姜块,颜开很想笑笑。

     可是他除了握针的手依然稳定地握着三棱针在颤动,身上的寒霜却已经化作了坚冰。

     处在这种情况下,修炼之人都可以运功抵抗,可是颜开却没功可运。

     唯一熟悉的就是《大造化诀》,可《大造化诀》却是霸道至极的掠夺功法,他怕自己一运功,就像那天对抗雷劫那样将周围都化为死地。

    咦——

    旋涡吸收!

    如果将旋涡变小一点,不就可以将寒毒吸出来吗?

    颜开一愣,接着大喜。

    但是他忘了《大造化诀》吸收的万物精华是进入了他的身体。

    仔细想了一遍《大造化诀》的运功方法,颜开握着的三棱针针尖上缓缓地出现了一个旋涡,阳顶天膻中里面的寒毒飞快地透过三棱针进入了他的身体。

    时间流逝,颜开身上的坚冰越来越厚,可是他的手依然很稳。

    感觉到阳顶天膻中穴当中的寒毒已经全部被吸附出来,颜开瞬间将所有银针拔出,向阳杨神识传音道:“你们所有人都出去!”

    “你没事吧?”阳杨关切地问道。

    “没事!将老阳也弄出去,立即将药熬给他喝了!”

    李小琴担忧地看着颜开,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我没事,我要运功,你知道的,我的功法很霸道,可能会伤害你!你先去楼下等我!”颜开温柔地传音。

    “嗯!你要好好的!”李小琴泣声道。

    等三人都离开,颜开立即神识内视,这是他第一次好好的来审视自己的身体。

    我的丹田,我的经脉呢?

    颜开神思恍惚起来。

    一遍又一遍,颜开差点哭了。

    没有丹田,没有经脉。

    难怪今天被赵青雀点穴就像挠痒痒,他当时还以为是对方点穴手法太差,现在才明白自己根本没有经脉。

    经脉都没有,哪儿去找穴道点?

    颜开瞬间有种心灰意冷的感觉。

    他本以为华夏之心当中那么多的功法,自己随便修炼几种就可以无敌于天下,可现在仔细一想却发现没有功法可以修炼。

    又有什么功法不是立足丹田和经脉的?

     不对!

    基因战士不需要立足经脉和丹田,魔法师只需要修炼元素亲和力,异能者只需要在身体当中存储相应的元素之力。

    天无绝人之路啊!

    本来沮丧的颜开差点大笑。

    不对!

    我怎么忘了《大造化诀》?

     废丹田,弃经脉,我根本没有丹田和经脉,那就根本用不着废和弃了啊!

    《大造化诀》既然能够在三棱针上运行,那么就一定能够在体内运行。

    “万物之始,是为混沌,混沌演万物,万物化混沌,是为天地平衡……身化混沌,是为大造化诀。”

    原来《大造化诀》是这个意思。

    颜开瞬间豁然开朗。

    《大造化诀》的本质就是吸纳天地万物的精华来改造身体,最终化为跟混沌一样的体质。

    万物化混沌,那么混沌也可以演化万物。

    只需要不断的吸纳万物之精华,那么修为自然就会精进。

    颜开豁然开朗。

    但是他又选择性的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万物化混沌,这个万物到底是哪些东西?

    不过也不重要,对他这样一个空有满脑子知识还不会使用的人来说,懵懂未尝不是好事。

    在体内运转《大造化诀》,身上的坚冰缓缓融化,丝丝缕缕的寒气进入了身体,这个伴随了阳顶天几百年的寒毒没有对他的身体造成任何的伤害。

     “难道我还是百毒不侵的身体?这就牛逼了啊!”颜开大喜。

     PS:这是一个大章,6000多字,懒得分章节了,刚好可以凑全勤。

     唉!为了几百块钱,我何曾这样拼过。

     就到这里,先去搬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