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碰瓷之王 > 64.就是想泡你
    “真的,我真的差点跟他搞基啊!”颜开一本正经,接着又变得深情而沉醉, “他的帅让我久久不能平静,他的无边魅力让我沉醉,我们对视着,一见钟情,恍惚时间都已经静止!”

     “真的假的?”沙利叶半信半疑。

     “当然是真的!”颜开肯定地说道,“要不是我手麻了,镜子掉到地上,我真的就彻底爱上他了!实在是太帅了……”

     “你……”沙利叶娇笑不已,脸上梨涡隐现,胸前波涛汹涌。

     “唉!你酒窝里虽然没有酒,我却已经醉了!”颜开深情地说道。

     “颜开,我发现你越来越讨女人喜欢了!”沙利叶抿嘴微笑。

     “那你喜欢吗?”

     “不喜欢!”

     嘴里说着不喜欢,手却自然地挽上了颜开的胳膊。

     那幸福甜蜜的样子,无论谁都看得出喜欢到了骨子里。

     “你先到,有什么发现没有?”颜开问道。

     “感觉有些不对劲,我只比你先来不到一分钟,但是已经发现罗欣魔法师工会总会长布拉德利.葛晟和白熊异能者工会总会长波波夫都来了。按道理,他们绝不会参加一个商会的拍卖活动,哪怕这个商会的名字叫奥陶商会。”

     颜开神色一凛:“你有什么猜测?”

     他虽然不知道布拉德利.葛晟和波波夫到底有什么了不起的,可是总会长这几个字的意思还是懂得的。

     “昨晚你说九州鼎那么重要,我怀疑是不是赵家在钓鱼?他们应该知道你来山姆了,可能也猜测你一旦知道了青州鼎的消息一定不会放过。”

     “赵家有这样的本事吗?”颜开皱眉思索。

     “不要小看这些大家族,你知道的,他们并不是明面上那么不堪,背后都有人的。”

     顿了顿,沙利叶继续说道,“就像这家奥陶商会,明面上好像实力不怎么样,可是经历了那天敖向金破坏城市那样的大事,却依然能够屹立不倒,因为它背后有强大的龙族在支撑。”

     “还有我猜测你的身份多半泄露了!所以今天晚上多半会危机重重!”

     沙利叶说到这里,神情很是忧虑。

     “西门庆这个名字我是随便编的,他们也能够查到?”

     颜开之所以有这样的疑惑,不是不信沙利叶的推测,只是江湖经验太少。

     “正因为这个名字只是你随便编的,如果来的都是有名有姓的人,而对方猜测你又必到,那么这个大家都不熟悉的人是谁就不难猜到了。”

     沙利叶思路非常清晰,颜开扣了扣脑袋,无所谓地笑道:“没事,现在我有胜利之剑的残剑,如果展开神性一击,再多的人也能够秒杀,借此机会,跑是肯定跑得了的。”

     胜利之剑残剑就是那天杂物摊主的断剑之刃和从商会得到的剑柄,两者放一起,居然居然成了一柄只有半刃的断剑,里面还有一个微弱的意识请求颜开将剩下的半截剑刃寻到,让它完整。

     胜利之剑是传说中圣族的神器,哪怕只是残剑,也非凡人所能抵挡。

     当然,也不是凡人所能够使用的,要施展神性一击,必须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就怕你牛脾气发作不跑啊!沙利叶没有说出自己的担忧,而是说道:“我就不进去了,趁现在我去召唤一些亡灵监控一下周围的情况,同时我去布置一个暗系禁咒时空闸门,如果出了意外我们可以借助它逃到千里之外。”

     “好!辛苦你了!”颜开没有矫情,他搂住沙利叶的肩膀,“一定要注意安全,绝对不要将自己置身于险境,你知道我有豫州鼎,是可以随时脱身的!”

     “嗯!我怎么舍得让自己置身危险之中,我还要陪你笑傲江湖的!”沙利叶微笑,“时空闸门我就布置在这里,到时候不管你得没得到青州鼎,都在这儿来直接离开。”

     “别太担心,那些大人物说不定是为了其他东西来的!”颜开安慰道。

     “嗯,总之你不要强求!”

     商议已定,沙利叶消失在夜空,颜开整了整衣冠,直接走向奥陶商会的大门。

     “西门先生,我以为你不来了呢?”潘淑慧一袭金丝水色长裙,酥胸微露,绝美的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犹如远方雪山吹来的春风,令人沉醉不已。

     她是一个只凭声音就能让人沉醉的女人。

     颜开身体微屈,故意哈哈一笑来掩饰自己的窘态:“金莲小姐,不得不承认,你们女人的第六感真准,我们男人在你们面前就好像没穿衣服。我家那个知道我要来见你,非要将我挤干才答应,结果自己下不来床,哈哈哈……!”

     潘淑慧大胆地看着颜开的窘态,放声娇笑道:“西门先生真会说笑,你家夫人一看就是贤惠的人,哎哟!西门先生怎么不直起身子啊?腰不好?”

     “我腰不好?”颜开猛地直起身,又屈下去,不自然地笑道, “哎哟,金莲小姐,你不要以为你漂亮,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取笑我!我的腰只有那么好了,不信找个机会亲自试试!”

     “咯咯咯……西门先生,你真有趣!”潘淑慧微微咬着红唇,一副含羞带怯的样子,做了个请的手势,跟颜开并排着往里走。

     “哈哈哈……我不但有趣,还很有内涵,金莲小姐要挖吗?”

     “不敢,我怕你家夫人吃了我!”潘淑慧侧身抛了一个媚眼,瞬间让人骨头都酥了二两。

     沙利叶是风情万种,李小琴是內媚无限,可这个潘淑慧却真的是风骚入骨。

     举手投足,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像是在勾引人。

     真是绝世大妖精啊!

     颜开伸出手,潘淑慧却巧妙地一转避了开去。

     颜开若无其事地将伸出的手在空中一揽,放到鼻子上,深深地吸气。

     “你在干嘛?”潘淑慧故作不知地问道。

     “多亲亲你身边的风,说不定哪天它就吹到我嘴上了!”颜开陶醉似的说道。

     潘淑慧:“咯咯咯……”

     “金莲小姐,你这么完美,就是有一个最大的缺点!”

     “什么缺点?”虽然明知道颜开在撩,却还是忍不住问道。

     毕竟有趣的男人比有钱的男人还难得。

     当然,颜值高又有钱的男生在女人面前抠鼻屎都很有趣,颜值低的男生再特么的搞笑也只是一个逗B!

     “缺点我!”颜开严肃认真地说道。

     “你是不是在撩我啊?”潘淑慧直接问道。

     “你经常问别人这个问题吧!”颜开反问道。

     “从来没有过啊!”

     “我猜你也不是这种人,那看来你只会问你喜欢的人!”

     抚摸从酥胸升起的晚霞,心儿滚烫了几秒。

     潘淑慧一手指着颜开,一手抚胸大笑,惹得前面的人都纷纷回头。

     “拍卖会结束一起去看电影吧?”颜开说道。

     “看电影?”潘淑慧疑惑。

     “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泡你!”颜开说得一本正经。

     潘淑慧好不容易直起细腰,又笑得花枝乱颤。

     哪怕她生得顶级漂亮,又风骚入骨,却从来没有人在她面前说过这样露骨撩人的话。

     一个大乘修为的美女,等级低的在她面前连头都抬不起来,最多偷瞧意淫一下;而等级高的要么赤裸裸地露出淫邪,要么一副正人君子悄悄露出淫邪。

     这一刻,颜开这张普普通通的脸也发着光,不是金光,而是男人本身就应该具有的魅力之光。

     “前面那个不是七楼的大先生潘淑慧吗?今天怎么这么浪?他旁边那小子是谁?”

     这时候颜开他们身后又来了三个人,说话的是一个是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却两眼无神,眼圈发黑,脸庞没有光泽,有一种灰暗的感觉,明显的纵欲过度症状。

     可是他的手却伸在边上一个浑身衣服没有两尺布的美女屁股上,一抓一捏的。

     边上一个跟班模样的三十多岁男人,一脸猥琐地笑道:“西门先生小声些,那女人虽然叫淑慧,却既不淑女,也不贤惠,明明骚到骨子里,却偏偏喜欢假正经。”

     劝别人小声些,自己说得却很大声。

     “武二郎,你在找死?”潘淑慧瞬间收敛了所有表情,脸如万丈寒冰,一股大乘威压直冲过去。

     咦!

     武大先生,武二郎,西门先生再加一个潘金莲,莫非这奥陶商会真要上演一部《水浒》大戏。

     只是这武二郎一个C级三阶火系异能者怕没有打虎的本事吧?

     颜开正在疑惑,以为武二郎会在潘淑慧的怒火威压下偃旗息鼓,没想到他一抬头,身上瞬间升起一个防护罩挡住潘淑慧的威压:“我就是在找死,你想用你的双腿把我夹死吗?”

     说完,伸长舌头舔了舔嘴唇,一副正在享受闲者时间的表情。

     “你是不是以为有个药剂师的身份就可以为所欲为,老娘今天就杀了你!”潘淑慧上前一步。

     武二郎没有退缩,也上前一步:“来来来,你可以用鲍鱼把我咬死,让我精尽而亡!”

     “哼!杀你脏了我的手!”

     出乎颜开的意料,潘淑慧没有暴怒出手,她只是这样说了一句,转身走了!

     就这样走了!

     尊严呢?

     颜开有些瞠目结舌,不过还是跟着离开,身后却传来武二郎讨好的声音:

     “西门大官人,这娘们够浪骚吧!拍卖结束我一定给你绑床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