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碰瓷之王 > 65.请叫我颜王
    武二郎那巴结、讨好,还带着无限挑衅的声音传来, 颜开很想转身回去甩几个嘴巴,踢上一脚。

     他本就是一个随心所欲的暴脾气,揍人不分地方。

     只是没想到他刚刚才有一点动作,潘淑慧却用力地挽住了他的胳膊,还加快了步伐,绝美的脸上看不到一丝神色波动的痕迹。

     “人不必跟狗吠一般见识!”潘淑慧说道。

     “人必须跟狗一般见识,不识相,不会夹尾巴的吠狗,要么打断腿,要么吃狗肉!”

     “这样的狗天下何其之多!”

     潘淑慧的意思很明白,讨厌的狗太多,想一般见识都见识不过来。

     “眼不见为净!”

     颜开的意思也很明白,随便吠,但是别在我面前。

     可是潘淑慧却突然转变了话题,好像自言自语地说道: “百晓生是我爹!”

     说这样一句话什么意思?

     看来我的身份早就暴露了,沙利叶说得很有道理。

     颜开微微一愣,转头打量了一番身边佳人,嘻嘻笑道: “你爹姓百,你姓潘,养父吗?”

     这真是他说的英明睿智的颜开?色狼吧!潘淑慧有些不自然地说道: “百晓生是外号,他原名潘柏年!”

     主要是颜开的目光太过肆无忌惮,太有穿透性了。

     “哦,原来不是养父啊!”颜开恍然大悟的样子,又转为郑重的神情,“那我什么时候去拜见一下岳父……哦,说错了,伯父!”

     “现在都可以,西门先生确定吗?”潘淑慧依然平淡地说道,不过西门二字却咬了重音。

     “确定啊!怎么不确定?拜见岳……伯父大人天经地义啊!”颜开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道,“金莲小姐,岳父大人喜欢什么,我们是不是该准备一个礼物?”

     潘淑慧见颜开直接口都不改地称呼岳父大人,不由得有些佩服起颜开的厚脸皮,嘴里却依然平静如水:“刚刚我没出手,你看戏的心情很失望吧!”

     “我什么看戏的心情失望呢?”颜开故作不知。

     “哦!没失望就好!”潘淑慧又好像自言自语似的说道,“说起来真有缘啊,刚刚武二郎身边的那人不但跟你同姓,还跟你同名呢!”

     潘淑慧这话就差指名道姓地说颜开撒谎了,可是颜开的心却飞了:

     靠了!靠了!

     武二郎和西门庆走到一起,武二郎还那么狗腿……不行了,不行了,《水浒》必须马上搞出来!

     见颜开嘴角带着莫名其妙的笑意,潘淑慧直接说道:“西门大官人,我记得你好像介绍自己的名字叫西门庆吧?好巧啊!后面那人刚好也是荧惑大陆西门世家的西门庆!”

     李逵遇到李鬼。

     吹牛逼遇到大姨妈,还糊了一脸。

     颜开却没有半点尴尬,直接一副夸张的惊讶表情:“哈哈哈……那真是好巧啊!”

     “是啊!好巧!”潘淑慧也一副夸张的惊讶表情。

     颜开尬笑: “难怪圣贤都说生命中充满了巧合,两条平行线也会有相交的一天啊!”

     “哪个圣贤说的,我怎么没听说过?”

     “圣贤就是我啊!”颜开一副刘姥姥不识金镶玉的表情,“不过我可没说过我是什么荧惑大陆的人啊!其实我一般都用外号西门吹雪,不过我吹的不是雪,是血。我剑上的血。”

     潘淑慧:“……”

     “唉!你居然连堂堂西门吹雪都没听说过!”

     颜开一副看着白痴而无语了表情说完,又庄重而严肃地说道:

     “盆里的水还是温的,还带些茉莉花的香气。

     西门吹雪刚洗过澡,洗过头,他已将全身上下每个部分都洗得彻底干净。

     现在小红正在为他梳头束发,小翠和小玉正在为他修剪手脚上的指甲。

     小云已为他准备了一套全新的衣裳,从内衣和袜子都是白的,雪一样白。

     她们都是这城里的名妓,都很美,很年轻,也很懂得伺候男人——用各种方法来伺候男人。

     但西门吹雪却只选择了一种。他连碰都没有碰过她们。

     他也已斋戒了三天。

     因为他正准备去做一件他自己认为世上最神圣的事。

     他要去杀一个人!这个人叫洪涛。

     西门吹雪不认得他,也没有见过他,西门吹雪要杀他,只因为他杀了赵刚。

     无论谁都知道赵刚是个很正直,很够义气的人,也是条真正的好汉。

     西门吹雪也知道,可是他也不认得赵刚,连见都没有见过赵刚……”

     颜开的讲述带着一种说书人的语调,抑扬顿挫,声情并茂。

     潘淑慧不知不觉就带入了其中,可是颜开却住口了。

     “继续啊?”她催促道。

     “这就是我,西门吹雪。天下最富有才华,最英俊潇洒,集美貌与智慧、英雄与侠义于一身,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西门吹雪!就算是一剑西来天外飞仙的叶孤城也比我差了不是一点半点。”

     颜开说得陶醉不已,可是潘淑慧却犹如春雪初融,“噗嗤”一声笑了,接着就笑得桃李芬芳,花枝乱颤。

     “不,你还有一个优点说掉了,集吹牛逼与不要脸加超级自恋!”潘淑慧好不容易收敛了笑意,说完又波涛汹涌澎湃了。

     颜开陶醉地看着身边澎湃的风景,却用不可思议的语气说道:“看你这小姑娘家家的长得美若天仙,怎么就不识数呢?集吹牛逼与不要脸加超级自恋,明明是三个优点好不好?”

     “你……我……”潘淑慧以手抚胸,笑得喘不过气来。

     “我知道你爱上我了!别不好意思说!”颜开一副自恋到极点的样子,“没办法,人长得帅就是这样讨女人喜欢,以后请叫我颜王!”

     “不是颜……”潘淑慧没有说最后一个字。

     颜开也装作没听到。

     只是在电梯门合上的刹那,身后又传来武二郎的声音:“西门大官人,这样的极品女人,绝不能让别人拔了头筹,你一定要早点下手。”

     “我没有喝潲水的习惯!只要我看上的女人,没有能够逃脱我的金钱攻势!你待会就去拿钱给我砸,一直砸到床上,自己脱衣服为止!”

     “西门大官人霸气!”

     这次轮到颜开装作没听到,拉着潘淑慧离开。

     因为他又感觉到楼上那种除了九州鼎还有另外一个让人心动的气息。

     他突然暂时不想节外生枝。

     潘淑慧酥胸起伏,却也强行忍了下去。

     口舌若不能诛心,那就不废口水。

     和男人口舌,本就是女人吃亏。

     电梯直接上了九楼,明亮的拍卖大厅已经黑压压坐了不少人,却没有人出声,显得非常寂静。

     潘淑慧一出电梯就冷着一张脸,直接带着颜开进了一个不大的八号包厢,随手撑起一个防护罩,就把自己随意地扔到沙发上,也不管自己的姿势有多诱惑人。

     颜开却是一朝被蛇咬,仔细搜索着房间的监控设备。

     “不用搜,监控不少,不过有我的防护罩没人能够窥探!”潘淑慧声音慵懒而自信。

     颜开笑了笑,却取出自己的电脑,将两根线连接到摄像头的线上,啪啪啪一顿操作,就津津有味地盯着电脑屏幕。

     潘淑慧感觉到安静下来的包房,不由得有些怀疑自己的魅力。

     通过百晓生的话和自己的观察,颜开不说是见了美女就走不动道的主,但口花花肯定会的,绝不会像现在这样置美女于不顾,而盯着电脑看。

     忍不住好奇心,潘淑慧起身,只看了电脑屏幕一眼,就不由自主地靠了过去。

     “你……你……你到底……是谁?”潘淑慧现在虽然已经有百分之九十确定眼前的人就是颜开,还是忍不住疑惑了。

     她能够百分之百地确定眼前之人没有带什么面具,也没有任何化妆的痕迹,如果说眼前的人就是颜开,那网上流传的唱歌跳舞的颜开是谁?

     可是百晓生却百分之一千的再三确认,网上那个唱歌跳舞的人就是颜开。

     “我是你的西门大官人啊!我的金莲小姐!”颜开头也不抬,却滑动了一下鼠标,眼睛依然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好像要将屏幕盯出花来一般。

     潘淑慧没在乎颜开的调笑,她的注意力也完全被电脑屏幕吸引,喃喃道:“这是仓库……”

     “你知道仓库的位置在哪儿吗?”颜开一帧一帧地看着监控图片。

     “不知道!”潘淑慧声音微微一个起伏,“你可千万不要乱来,奥陶商会可不是赵氏珠宝。”

     “你猜我如果要搬空这个仓库需要多久?”

     既然已经被识破,颜开也不再遮遮掩掩,不过却绝不会自己说自己叫颜开。

     大家心知肚明就好了,承认就是蠢货。

     当然他这样说本身也是一个试探。

     潘淑慧却没有回答颜开的问题,自顾自地说道:“奥陶商会总部本身就有一个九天星斗大阵,能够困住,或者抵挡渡劫修士,曾经有个圣魔法师用禁咒都没有攻破,有两个十二阶的异能者被困死,这些年有无数人打过商会东西的主意,没有一个能够成功。”

     “不但如此,整个商会还密布电子监控设备,哪怕一只蚊子飞进去都会被辨别个公母出来,据说仓库里还布满了最新研制的毒药,见血封喉,不见血也封喉……”

     “哇塞!你们奥陶商会还有侯爵啊!厉害了我的姐!”颜开夸张地伸了一个懒腰,不经意地触碰到潘淑慧柔软……

    PS:感谢各位兄弟的支持,90度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