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碰瓷之王 > 66.洒家赵日天
    潘淑慧话里的意思很明白,那就是整个奥陶商会固若金汤,绝不会出意外。

     呵,天下就没有固若金汤的地方!但是颜开没有反驳,有底牌,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就翻出来。

     没翻出来的叫底牌,翻出来了就叫破绽。

     虽然潘淑慧的话里带着警告和关切意味,可是她毕竟是奥陶商会的人。

     虽然她点出了和百晓生的关系,可是百晓生是真心,还是假意,颜开都没有去分辨。

     不是自己人,不需要分辨真假。

     因为没有必要。

     分真假就意味着投入了情感,而情感最伤人。

     无论是爱,还是仇恨都一样。

     这时,拍卖台上走出一个须发皆白、颤巍巍的老头子,只是站在那里,场下瞬间响起无数的议论声音:

     “居然是首席大先生亲自主持!”

     “居然是老鹰潘柏年!”

     “老鹰是什么意思?捉小鸡的吗?”

     “你连老鹰都意思都不知道,居然敢来参加拍卖行,真是个羊牯!”

     “羊牯怎么了,我有钱!”

     “你有钱,你有道理!”

     “老鹰又叫法眼,指看东西很远就能看得清、看得准,从来没有失误过的人。”

     “从来没有失误,有这样的人吗?”

     “当然,眼前这个潘柏年就是,只要经过他的眼看出的东西就从来没有失误过。在收藏界,按照眼力高低分为老鹰、老狼、飞虫、熊瞎子、羊牯、虾米,看来今晚上有好东西了!”

     百晓生,潘柏年,潘淑慧,有意思极了!

     颜开听着台下的议论,瞳孔微微一缩,眼前之人虽然样子大不相同,可是有些东西却怎么都改变不了。

     比如天地阴阳绞。

     不过颜开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飞快地敲击了两下键盘,然后将电脑收起:“将防护罩撤了吧!”

     “为什么?”潘淑慧正盯着颜开看,下意识地问道。

     “你今天穿的是黑色带白边的丁字裤。”

     颜开答非所问,潘淑慧瞬间羞红了脸:“你不要脸,居然偷看……”

     “你穿在衣服里面的,我怎么偷看得到?”颜开振振有词地反问。

     “你……”潘淑慧瞬间跑到沙发的角落,离得颜开远远的,防备似的紧了紧短裙,又拿出一条裤子快速地穿上。

     “在高手的眼里,你穿十条裤子都没用!”颜开笑道。

     “还说没有偷看!”潘淑慧气得酥胸起伏,珠泪盈盈。

     颜开:“……”

     为什么要说最后一句话,他简直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他当然没有猥琐到用神识去偷窥别人内衣颜色的地步,只是当初一进包厢的时候,潘淑慧把自己扔到沙发上的动作实在是太过随意。

     而颜开虽然不猥琐,但绝不是眼见美景还要蒙住眼的正人君子。

     看美女的事,能叫猥琐吗?

     “我是说你的防护罩在高手眼中没用!”颜开急忙转移话题,“比如,我们右边第三个包厢里坐着的就是一个渡劫,左边第八个包厢里坐着的是一个土系圣魔法师……”

     可惜,颜开转移话题没有成功,他越说,潘淑慧越坚信他用神识偷窥了,不由得怒道: “还说不是偷看……我……你就不能做点别的。”

     颜开笑道:“你要是长丑点,我到愿意和你谈人生,谈理想。但现在……”

    潘淑慧心里暗暗窃喜:“现在怎样呢?”

    “只想和你睡觉!”

     “去死!”潘淑慧脸一红,却奇怪心里却没有多大的气愤。

     “我非常愿意在你这棵牡丹花下死去!”

     “你不是风流,你是下流!”潘淑慧脸红红的,娇艳欲滴。

     颜开哂笑道:“呵呵,你是不是认为风流和才华有关,下流和人品有关?”

     潘淑慧反问道:“难道不是吗?”

     “是不是,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风流的人想钓女人, 下流的人想撩女人,不过都是想扒掉女人的衣服,在本质上没什么区别!但是——”

     “但是什么?”潘淑慧问道。

     颜开理所当然地说道: “但是风流的男人很虚伪,下流的男人很诚实!”

     “那你是虚伪,还是诚实?”潘淑慧脸上的神情似笑非笑,苍鬟素靥,盈盈流波,顾盼生姿。

     草!挖坑把自己埋了!

     这个问题难以回答,在有想法的美女面前,无论是承认自己虚伪,还是承认自己诚实,都无疑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一条鸿沟。

     “在美女面前,我身体一向诚实!在你面前,我想不诚实都不行啊!你是我见过最有魅力的女人……”

     颜开振振有词,潘淑慧一副你继续的架势,颜开说得有些口干舌燥……

     不是说得口干舌燥,而是潘淑慧不知不觉间姿势又放松了下来。

     万般花开心头,最怕美女娇慵。

     幸好——

     这时候,台上的潘柏年开口说话了:“感谢各位亲自到来参加我们奥陶商会全球拍卖会的首秀,我们奥陶商会的建立就是为了促进全世界所有修道物品的流通……”

     从奥陶商会的建立到成长,从目的到意义,潘柏年“啪啪啪”说了一大堆,还没有停下去的样子。

     终于有个带着喘息的不耐烦的声音喊道:“我们是来买东西的,不是来听你作商会历史报告的,批话那么多,耽误老子曰女人……”

     不少人鼓掌欢呼,他们也被潘柏年的话催得怒气勃发了。

     但也有不少呵斥声:

     “大胆,敢跟首席大先生这样说话!”

     “潘大先生,让我去将这人扔出去!”

     “法眼先生,我去……”

     “潘……”

     听到这些,那个不耐烦的声音叫骂道:“老子荧惑西门庆,坐一号包厢,来把我卵子咬了啊!”

     西门庆粗鲁无礼的话却没有人再次反驳,荧惑域西门庆六个字就好像是胶布将众人的嘴封起来了一般。

     看来这个荧惑域西门世家本事不小啊!颜开心里暗暗留意。

     而潘柏年却神色不动,直接说道:“那拍卖会就现在开始,本次拍卖不设底价,三次机会没人再出价,价高者得。所拍物品可以当场交割,也可以暂时寄存在商会,以免怀璧其罪的事情发生。”

     “敢拍就有本事保护自己,批话恁多……”西门庆又骂咧咧地开口了。

     潘柏年神色依然:“现在请看第一件物品新出炉的筑基丹一瓶,白丹到九纹丹各一枚,共十枚,请出价。”

     筑基丹拿来做开场品,稍微显得平淡无奇了点,可是加上白丹到九纹丹的成色和十枚的数量,却再也没有人觉得平淡无奇了。

     何况,“新出炉,白丹到九纹丹”的说法,足以让任何人提起巨大的兴趣。

     新出炉意味着活着的丹师,白丹到九纹丹意味着活着的顶级丹师的恶趣味。

     一枚无丹纹的筑基丹就足以让一个不能修道的人有五成机会成为修道者,对于修道家族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潜力提升。

     所以,哪怕是不需要筑基丹的魔法师、异能者和基因战士都会疯抢。

     果然,十枚筑基丹最终居然卖了十一亿天行币。

     颜开撇了撇嘴,神识进入桃源小世界,看着那一片一眼望不到边的药田,犹如看到一片耀眼的金光。

     第二件物品是十瓶不同品质的魔法感悟药剂,功效跟筑基丹差不多,区别在于能够让一个不能感悟魔法的人成功感悟魔法成为魔法学徒。

     也许是筑基丹整出的火气,十瓶魔法感悟药剂居然拍出了二十亿天行币。

     第三件物品是适合异能者的能量纳入药剂,第四件物品是基因药剂,都拍出了远超市场行情的天价。

     草,赚钱太容易了!颜开很有现在就离开拍卖场,直接去购买或者抢药剂工厂设备的冲动。

     只是昨天就感受到的那种心动感觉在这里越发强烈,才强行将冲动压了下去。

     四件物品直接将拍卖会拉上高潮,可是西门庆却不满意了,嚷嚷道:“狗屁拍卖会,拍的都是些什么破玩意儿,有没有好东西,有就直接拿出来,没有大爷我好走人。”

     这次下面没有人出声呵斥,显然荧惑西门庆的名头起了作用。

     “哈哈哈……”颜开先大笑几声,然后突然停止:“哪家小狗链子没拴好,出来乱吠,惹得老子不快,将你从这狮子楼扔下去。”

     声音豪狂,清晰,但是却缥缈不定,不知从何而起。

     西门庆闻言大怒:“草你大爷,哪个龟孙子在说话,有种报上名来!”

     “你个龟孙在说话啊!” 颜开嘿嘿冷笑:“洒家赵日天是也,名已经报了,老子在五号包厢,你来把老子吊毛咬了!”

     五号包厢的人沉默。

     可是西门庆却突然闯了过去,一脚踢在五号包厢的门上,只听“哎哟”一声被木门反弹,摔倒在地。

     颜开适时发声:“滚!什么玩意儿,居然敢来找我赵日天的麻烦。”

     “操你大爷,曰你娘的,有本事给我等着?”西门庆也不是绝对的蠢货,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还是懂的,他留下一句狠话,就回到了自己的包厢。

     一个敢当面挑衅西门世家威严的人,不是他一个被酒色掏空身子的人能够对付的。

     “不过,知道你名字叫赵日天就够了!”西门庆眼里有不屑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