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碰瓷之王 > 70.西门吹雪
    颜开没有继续说为什么,但是意思已经很明白。

     他一直让潘淑慧出声,就是为这句话做铺垫的。毕竟像潘淑慧这样的美女,一直流落在奥陶商会这样的地方,岂不是老天都不容?

    “那我爹呢?”潘淑慧问道。

    “他如果身份没有暴露,暂时没有人会动他,再说他一个大男人就算被抓了,在那些人没得到想要的东西之前,最多只会吃一点皮肉之苦,但是你不一样!”

    “我怎么不一样?”

    “你是女人,还是一个漂亮的女人!”

    潘淑慧瞬间懂了:“你明知道这样还要让我出面?”

    “我也不知道你是敌是友啊?对敌人我又何必在乎?”颜开理所当然地说道。

     他当然不能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

    “可是我明明说了百晓生是我爹!”潘淑慧怒气冲冲地说道。

    “我也不知道百晓生是敌是友啊!”

    “你……”潘淑慧站起身,“我会去神龙帝国找你,要是我爹出事了,我会不死不休地追杀你!”

     她也瞬间想明白了颜开为什么一直让她出面了,不过说了一句狠话,却并没有再去纠缠这个问题。

     已经发生了的事情,纠缠是最没用的东西。

    “主意安全,如果万一被抓了,你就努力突出自己在我心中的重要性,今晚过后,我相信没有人敢草率地对待我身边的任何人!”

    潘淑慧深深地看了颜开一眼,直接转身推门离开。

     神识目送潘淑慧出了商会大门消失在夜色当中, 颜开又给潘柏年传音道:“立刻公布八号包厢就是提供渡劫丹的主人。拍完青州鼎,你如果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最后的拍卖不必进行,直接找机会先溜出去,让沙利叶带你走!”

     潘柏年微微一愣,突然一拍脑袋:“刚刚忘了说,待会最后一件拍品就是八号包厢的主人提供的。”

    “八号包厢是哪家势力?”

    “草,牛逼大了,居然敢在这样的场合当中公布自己的身份,这是生怕自己的生活太安逸了吗?”

    “靠,人家既然敢公布,难道还会怕?奥陶商会开了这么多年,里面的好东西这么多,你见有谁敢来抢?”

     “我起先不就说过,这个拍卖多半是来扬名的!”

     “我看不是来扬名的,看八号的表现,来碰瓷的差不多!”

     “对啊!你这样一说,我发现还真是这样,八号简直就是一个疯狂作死了碰瓷之王啊!”

    “兄弟,我跟你说,我们虽然没本事拍到最后的名额,但是如果能够跟他交好,以后要买点什么药剂之类的东西就容易了!”

    “对啊,还是兄弟聪明!”

     场上一片闹腾,可是却有几个包厢一片寂静。

    老梁是果然如此的欣慰。

     唐美丽已经起身坐下起身坐下了十几次。

     神龙大学的杨柳清一脸愤慨。

     而其他神龙帝国境内不少势力的人却是一脸的吃屎表情。

     他们是早就知道有这样一个信息,只是根本不相信,没有理睬罢了。

    可是现在公开在奥陶商会的拍卖会上拍卖这样的名额,有些人早就肠子都悔青了。

    当初威廉赫敏联系他们的时候是十亿神龙币一股,现在却是至少一百亿天行币才可能有一个机会。

    这可是十万倍啊!

    悔不当初啊!

    场中很多人已经直接掏出各种各样的传讯工具开始联络。

    而在这个过程当中,潘柏年已经喊出“两元第三次,成交”,直接落锤成交了。

    能够号称百晓生的人,绝对是七窍玲珑的人。

    先前见颜开出手,他就猜测颜开志在必得的东西多半是青州鼎,于是一再强调青州鼎是仿品,在西门庆反驳的时候,更是直接就点出青州鼎是被控制的事实。

    当得到颜开的指示,起初还有些疑惑,可想到潘淑慧喊出的是两块钱的时候,他瞬间就明白了颜开的用意,于是趁机快速地喊完三次落锤。

    交接完毕,颜开直接用早就准备好的天地阴阳绞将青州鼎包裹住,若无其事地扔进桃源小世界,根本不管哪些肆无忌惮窥探的神识,就开始神神道道的闭目养神。

    二十三号包厢,一个白衣胜雪,白巾蒙面的女人突然站起,显露出傲人的身材,显露出冰冷的气质。

     她一把抓住门把手,却又停了下来,回到座位,对包厢里的一男一女两个老人吩咐道:“阴姨,阳叔,你们一起帮忙盯住八号包厢一下,不过暂时不要起冲突!”

    “小姐,我们都去了,你的安全?”叫阴姨的女人恭敬地说道。

    可惜这一幕外面的人没有看到,不然一定会惊掉满嘴的大牙。

    这一男一女两个老人合称阴阳二魔,曾经在江湖上那可是大大有名,属于可以止小儿夜哭的凶狠存在。

    江湖传言他们被昆虚界的人斩杀,没想到居然在这里。

    “我没事,我不出面,没有人会直接针对我,再说奥陶商会知道我的身份,也不敢让我出事!”

    阴阳二魔闻言躬身出门。

    潘柏年这时候又开始发话了:“现在开始拍卖今晚真正的最后一件拍品,先做个说明,为了给没机会拍到最后一件商品的朋友一个机会,八号包厢的主人决定三个月后的今天拍卖四大修炼体系以及化形丹等各种修炼药剂、丹药,合作伙伴可以用原材料成本价换取,详情请关注网络消息。”

    刚刚正为莫名其妙失去青州鼎机会而纠结郁闷的人,瞬间兴趣高涨。

    “这个潘柏年这么明打鼓显地做广告,八号包厢该不会就是奥陶商会本身吧?”

    “有可能,除了奥陶商会,还有哪个势力能够提供这么多,能够舍得这么多?”

    “难说,哪些隐藏势力的底蕴不是我们能够猜测的!”

    “刚刚不是就有荧惑域西门家族的人出现吗?说不定在场的就有更多的隐藏势力的人存在!”

    “看来各大势力都很看重三年后的后土缘啊!”

    “那是当然,听说这是最后一次超脱机会了!”

    “既然都在挣后土缘,哪八号包厢的人为什么还会把这些东西拿出来拍卖呢?”

    “大人物的想法,又岂是我们小蝼蚁所能够猜度的!”

    “……”

    潘柏年等议论声稍微小了一点,才继续说道:“先明确一下,八号包厢主人不是我们,说实话,如果不是他强烈要求,这个拍品根本不会拿出来拍卖,因为我们奥陶商会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成为他的合作伙伴。”

    “这最后一项拍卖无论成交价多少,暂时只收一百亿,如果现金不够的可以使用等价物品抵押担保,余款可以以后再付,截止时间三个月后的今天。但是到那天才付清余款的不享受原材料换取药剂的福利。”

    “我草,居然可以欠账!”本来掂量了荷包,只准备看戏的人精神大振,飞快地联系合伙人。

    “罗欣魔法师公会,三千亿!”布拉德利.葛晟没等潘柏年说开始就第一个开口了。

     他虽然已经打定主意要将胜利之剑抢回去,可是如果眼前有巨大的利益,那么暂时寄存在别人手中也无不可。

    “西门,五千亿!”二十三号包厢的冰冷女人淡淡地开口。

    “昆虚界,一万亿!”混在大厅的一个年轻人第一次开口了。

    “海王圣城,两万亿!”大厅里,一头一直蹲在一个巨汉肩上的橘猫突然说道,“我们只要化形丹。”

    “西门,三万亿!”

    “蓬莱,四万亿!”说话的依然是大厅的人,却是一个柔柔弱弱的光头和尚。

    “海王圣城,五万亿!”橘猫朝和尚呲了呲牙。

    “神龙帝国,十万亿!”老梁突然开口。

    “山姆帝国,二十万亿!”铁狼朴打开了包厢的窗子。

    潘柏年敲了敲拍卖桌:“凡是拍卖了,最后又不付款的,将永久取消任何交易合作的可能,任何与其有交易合作的势力也一样!”

    “潘柏年,你以为我瞎吼?”铁狼朴顶级大高手的气势铺天盖地地朝潘柏年涌去。

    “哼!拍就拍,不拍就滚!”颜开冷冷一声暴喝,瞬间将铁狼朴的气势消弭于无形。

    “好小子,居然敢在我山姆帝国的地盘上横?给我出来吧!”铁狼朴突然从窗子上一跃而出,折身抓向颜开,手指间黑气弥漫。

    颜开更不迟疑,扬手挥出一片黑雾,同时伸手一抓,风轻云淡地切向铁狼朴的手腕。

     可就是这样风轻云淡的一抓,铁狼朴却偏偏避不开,他脸上刚刚显出一丝惊愕,就被颜开借势掼了出去,“嘭”地一声砸到拍卖台下面。

     “怎么回事?”无数人疑惑?

     不愧为九级基因战士,肉身强大无比,铁狼朴瞬间站起,就要向颜开扑去。

     “这次你饿狗抢食躲得快,下次我毒药就不会只是防御了。”颜开声音冷峻地说道。

     “原来是炼药人的毒!”众人自以为明白。

     “铁狼朴先生,我奥陶商会虽然在山姆帝国境内,但是我奥陶商会所在却不属于山姆帝国,如果再要出手,我奥陶商会不得不出面维护我奥陶商会的尊严!”

     只有大乘修为的潘柏年拦在了铁狼朴面前,萧萧白发无风自动。

     “潘柏年,你敢拦我?”铁狼朴瞪着一双牛眼,戕指而问。

     “我不敢,但是奥陶商会敢!”潘柏年的气势大有反压过去的趋势。

     “潘柏年,你很好,但愿你一直窝在这里不出门!”铁狼朴气势汹汹出场,丢下一句狠话,气急败坏而去。

     小看了奥陶商会啊!刚刚就算我不出手,潘柏年也不会有事?

     可是我和奥陶商会不但没有任何交情,反而可以算仇深似海,他们为何要如此待我?

     难道就因为我控制了他,还杀了一条龙?

     颜开皱起了眉头。

     他不知道敖广和敖不败之间的争斗,也就不明白为什么会如此了。

     他到希望潘柏年不出头,直接在这里挑起一场乱战,然后自己趁乱火中取栗。

     而场中其他人本以为会看到一场龙争虎斗的好戏,却没想到就这样草草收场了,大多有些失望。

     特别是二十三号包厢的白衣女,叹了口气,就让阴阳二魔离开了。

     而同时悄然离开的也还有不少人。

     颜开略一思索,给沙利叶发了一个信息:“将时空闸门设置到山姆基因研究所附近,待会不管闹出多大的动静,我不叫你,你绝不要出来。”

     潘柏年从新回到台上:“刚刚出了一点小插曲,现在拍卖继续,为了避免相互斗气,每一个人或者势力都只有一次出价机会,并且出价不再公布,大家商定好后,请直接将联系方式和报价交给我,商会这边确定了前五名单,会交给你联系方式,剩下的就是你们自己联系了。”

     “万一你们商会搞猫腻呢?”有人不信任地喊话道。

     “第一我们商会不参加竞价,第二真正的决定权不再商会手中。”潘柏年解释道。

     “可谁知道你们会不会扶持傀儡?”

     “本人西门吹雪,电话95270001,大家可以直接将信息发送给我。”颜开淡然出声,“发给我的信息,没有任何通讯商能够截取,如果有通讯商截取了,我免费帮你炼制任何丹药。”

     “你是西门世家的人?”有人问道。

     “呵呵!”颜开一笑,“一剑西来,天外飞仙,这个天下除了叶孤城,还有谁配向我问话?”

     “我就是一剑西来天外飞仙的叶孤城,请问西门先生可是西门世家的人?”二十三号包厢的白衣女子发出了清冷的男声。

     “叶孤城,小亲亲,你居然问出这样的话来?”颜开声音带着不敢置信的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