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碰瓷之王 > 146.家丑也可外扬
    吴安全、蓝怀云和焦厚根三人虽然气势无敌,可是这些背叛者中也是有高手的,还不止三个。

     局势发展到这个地步,颜开也没有出现,这些背叛者们的侥幸心理逐渐占了上风。

     他们暂时忘记了周围那些残肢断臂的血腥所造成的震慑力。

     只要杀了这三个不自量力的小丑,那么那群冷漠旁观者还是依然会冷漠旁观。

     擎刀拿剑,眼露凶光。

     不得不说,他们对人性的把握很准。

     可是——

     侯尚术长期做学校的训导工作,人情世故比蓝怀云、焦厚根和吴安全懂得多,这群背叛者能够看出的东西,他也能够看出来。

     现在颜开不在,唯一能够扭转局势的就是这群让他气愤的旁观者。

     不然,这些背叛者们绝对会将自己这些人杀光,到时候颜开就算出来报了仇又有什么用。

     他没有丝毫怪罪颜开的心思。

     虽然只是一个没有修炼的普通人,却也能看出颜开的伤势有多重。

     而先前颜开在受伤之下又撑了那么久,将绝大部分强敌灭杀,如果现在还让这些余留的背叛者们翻盘了,那简直就是该死至极。

     眼见局势即将恶化,没有修为的侯尚术却站了出来。

     他立即从吴安全身边走开,来到了那些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冷漠旁观者面前:

     “你们是不是以为颜校长没在就可以忘乎所以了?

     你们是不是以为自己现在站在中立的角度就可以进退自如了?”

    他没有低声下气地求人,如果那样,他宁愿死亡。两句反问结束,不等这些旁观者说话,他更加重了语气:

     “明哲保身的确是至理名言!

     但是我告诉你们,今天的事情没有人可以置身事外。

     今天你们冷漠地看着那些可耻的背叛者们作乱杀人,明天连冷漠地看着你们被杀的人都不会出现了!”

     这个世界也不完全是明哲就可以保身的,你们看似中立,看似为了自保,其实最是卑鄙无耻!”

    见还是没有人响应,侯尚术一挥手,指着那些背叛者说道:“你们这些冷漠的旁观者,比他们这群被抛弃的背叛者更加可悲、可怜、可恨和可鄙!

     他们背叛至少是一种个人情感的主动表达。

    可是你们呢?

    所谓旁观,不过是想窥伺在旁边妄图夺取利益罢了!

    当然,我不是为他们洗白,背叛就是背叛,不值得,也不能够宽容!但是——

    如果真的必须要选择一种人来认同,我宁愿选择这些背叛者,因为他们的所作所为虽然让人愤怒,但是至少不会让人恶心。

    你们这些旁观者比石头还冷漠,比狗屎还恶心。

     你们既恶毒,又愚蠢。

     你们胆小怕事,你们巴不得世上多死一个人……

     因为你们的日子真的无聊,因为你们觉得自己不会承担后果!可是——

     面对霸凌,没有旁观者,只有帮凶!

     你们就是最凶恶的帮凶!”

    最后一句,侯尚术是吼出来的,吼完,他好像被抽空了精气神,语气变得低沉无奈:

     “如果这次叛乱只是内部夺权,那么你们冷漠还情有可原,可是你们应该明白,这不是夺权,这是要灭门!

     灭门啊!

     你们知道什么是灭门吗?

     想想你们曾经从学校获取了多少,难道对学校就没有一点感情吗?

     我们神龙大学一向以团结闻名于世,这个时候,无论你心里有什么委屈怨言,至少你该先站出来!

    我侯尚术今天在这里请求你们!请求你们站出来!但是——

    如果你们依然冷漠,我一定会将你们的所作所为公之于众!

     我手无缚鸡之力,但是我有一腔热血,我一定会让你们身败名裂!”

     听到侯尚术的话,正悄悄拿着针孔摄像机拍摄的天府酒客脸上的神情更加坚毅,但是动作却更加小心谨慎了。

    “天府酒客这小子还真是个人才啊!”颜开心里暗自评价,却忘了自己的年龄其实比天府酒客还小。

    他对自己刚刚选择的这几个人非常满意,就连刚刚产生的对罗立骁和张承允势在必得之心都稍微淡了一些。

    就连一直没有说话的管风琴又何尝不是人才?

    一个没有修为的柔弱女性,能够站在吴安全身边,不需要说什么,也不需要做什么,本就是一种巨大的力量!

    人不是没有能力,只是缺乏一个施展能力的舞台。

    哪些冷漠的旁观者被侯尚术毫不留情的一番大骂,有不少人羞愧地转移到了蓝怀云身边,杀气腾腾地盯着那些背叛者。

     是啊!

     这不是内部夺权。

     就连那群背叛者当中都有人自封了修为,举起双手默默地走到了蓝怀云身边。

     蓝怀云想了想,挥手让开了一道缝隙。

     这些人默默地跪在了别墅前。

     当然,背叛者当中也有人恼羞成怒地大骂侯尚术“舔狗”;更有人神色不善地盯着侯尚术,大有随时出手的架势。

     而旁观者当中,依然冷漠,依然事不关己的,还是有大半。

    侯尚术失望地看了一眼剩下的冷漠者,对那些骂他和想动手的理也不理,大踏步回到吴安全身边,拉着管风琴来到一个围困人员较稀疏的地方:“我们虽然没有修为,但是站这里,让那些人杀,总要耽搁他们一秒半秒的时间!”

    “好!”管风琴的神情依然平静,优雅的气质没有一丝改变,甚至那因为岁月留下了痕迹的脸上都泛着晶莹的光泽。

     那是明知必死却一往无前的圣洁。

    管风琴和侯尚术两人的做法终于让本就处于爆发边缘的背叛者们不再小心翼翼,有个冲动的学生大叫着“我就成全你们”,挥刀横着向两人砍去。

     这些人已经不愿意回头了。

    管风琴和侯尚术身边的人急忙救援,可是他们才移动一下半步,那个挥刀的学生就被一道诡异的剑光从头顶一分为二。

    只有剑光,没有人影。

     鲜血飞溅,脏腑满地。

    “颜……颜……颜……校长一直……一直在这里!”

    准备动手的背叛者们尿了。

    以齐浪建为首的冷漠者也尿了。

    颜开显出身形,依然是那一身血衫,少昊剑倒提在手里,神情很是复杂。

    场面雅雀无声。

    “我本来没想好怎么处理你们,可是你们不知悔改,那我也没有办法了!”说着话,颜开的身形犹如幻影,凡是有修为的背叛者全部被废修为了。

     他不是仁慈,只是想让阳杨亲自来报仇。

    拍了拍手,颜开又漫步走到哪些冷漠者面前:“刚刚侯部长骂你们的那句‘可悲、可怜、可恨和可鄙’真没错,你们的确比哪些背叛者让人恶心,所以……”

    见颜开出来,就被吴安全扔了的齐浪建,刚刚站起身,又软趴趴地到了下去,裤子还在湿哒哒地滴水,却硬着头皮辩解道:“颜开,你有什么权利决定我们的生死,我们又没有犯错……”

    冷漠旁观是错吗?

    我是为了自保罢了,算错吗?

    也许的确不是错!

    可是如果身处一个集体当中,外敌入侵还冷漠旁观就是错误!

    而且还是大错误。

    热爱集体绝不是洗脑教育。

    一个集体当中如果任凭自私自利的人存在,那么这个集体必然会崩溃。

    神龙大学作为天行大学的分校,在整个天行大陆都占有一席之地。

    可是区区一个成立地拉拢几十个人就差点颠覆了学校,原因当然很多,很复杂。

    可是其中有一点却不容忽视。

    那就是,旁观冷漠的人太多了!

    无论是谁做领导,我都是做个老师,只要该我的待遇不少就行。

    无论是谁做领导,我都是做个学生,只要我有世界一流大学学习的经历就行了。

    世界上权力争斗的多了去了,可是像神龙大学这次明目张胆地以生死想逼的逼宫大戏实在是少见!

     何况,场中这么多聪明人,难道就没有人能够看出这场逼宫大戏当中存在猫腻?

     就算当场没有看出来,后来颜开和蓝怀云他们交谈背后指使者的话又没有背着人。

     就算听不懂颜开和蓝怀云的交谈。

     刚刚侯尚术可是明确说了这不是抢班夺权,这是外敌入侵。

     这难道也听不懂?

     在有人已经做出选择的情况下,这些人依然选择冷漠,那就是有问题了。

    听到齐浪建的质问,颜开扬了扬少昊剑,淡然道:“我没说你们有错,不要太心虚了!我是个讲道理的人!我最擅长用武器讲道理,还能够保证讲得清楚明白!”

    用武器讲道理!

    我操,谁能够讲得过你?

    齐浪建一口老血冒到喉头,又被他狠狠地咽下,不甘心地地下了头。

    在蓝怀云面前,他可以振振有词,可是在明显只愿意使用武力讲道理的颜开面前,刚刚能够说出那么一句话,就已经将从娘胎里带来的胆子都是用干净了。

    颜开的确不愿意跟这些人讲道理。

    因为有些人,你跟他讲道理,他就跟你耍流氓,你跟他耍流氓,他又回过头来跟你讲道理。

    反正横竖他都是道理。

    刺了齐浪建一句,颜开又走到侯尚术身边:“猴哥,回头你将这些人全部记下来,全世界发布一个开除公告!我们不必怕家丑外扬!”

     PS:据说今天立秋,到处秀的都是秋天的第一杯奶茶,兄弟姐妹们,你喝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