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碰瓷之王 > 157.虚无赑风
    出头的椽子先烂。

     枪打出头鸟的道理也懂,所以他不敢说“我退学”,只能用“我们”二字将所有人都裹挟在一起。

     斗肯定没办法斗了,那就必须想办法活下去。

    只要走出了校门,大肆宣传一番,要收拾一个敢于杀天行大学人的人,根本不在话下。

     如果运作得好,甚至可能用不着自家出手,神龙大学自己就会将这些人交出来,或者自己就处理了!

     不得不说,这些大势力子弟对社会现实理解很透彻。

     迫于压力,交出自己人的现象比比皆是。

     可惜,他们不了解神龙大学现在的实情。

     有颜开这样一个战力无双,还没事都想找事的愣头青在,神龙大学的师生又怎么会迫于什么压力?

     阳杨吁了口气,冷声说道:“要退学可以!天府酒客,你将退学的规矩给他们说下!”

    天府酒客根本不在乎这些要吃了自己的眼神,朗声将“还资源才能离开”的规矩说了一遍。

     这些本来已经开始打退堂鼓的人再次骚动了起来。

     他们没有经历过颜开的血腥残杀,虽然怀疑神龙大学里面有战力高手,这时候也根本忍不住憋屈,大声吼道:“不可能!我们是学校的学生,使用学校的资源是理所应当的!”

    阳杨上前一步,眼睛平静地看着众人,语气淡然地说道:

     “第一、我们学校不是福利组织。

     第二、能够使用学校资源的只有学校的师生。

     你们既然不是学校的人,当然要将使用了的资源还回来。

     有不服气的,现在就可以凭自己的本事离开。

     当然,我们更欢迎你让你背后势力的人来带你离开!”

     蓝怀云、焦厚根和吴安全将提起的气势放了下来。

     他们本以为这个时候提出“还资源”的规矩,这些人肯定会躁动起来,没想到却全部蔫了。

     肯定不是天行大学的人,那到底是谁在背后撑腰?

     阳杨的话再次印证了这些人的脑补,他们当然不敢乱动。

     虽然不是能屈能伸的大丈夫,但是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还是懂得的。

     见镇住了这些人,阳杨心里暗暗地抹了一把汗,回过头直接说道:“蓝部长、焦叔,吴部长,先全部控制起来!敢反抗地格杀勿论!”

     “好!”三人看似随意地往前走去,包围圈的人也开始压缩空间。

    如今还能在学校自由活动的,都是当初见识过颜开手段,也经过考验的人。

     虽然在场的只有一两百人,能动手的也只有蓝怀云、焦厚根、吴安全等寥寥几人,可是气势却比任何时候都要强大。

     只有一个渡劫修士,一个合体巅峰修士,一个六级基因战士出手,可是这些从白塔下来的人虽然有三十多个,实力也很强大,却没有一个敢于反抗,一个个都乖乖就擒。

     有些人虽然实力强大,但是平时嚣张跋扈却是习惯性地倚仗背后的势力。

    现在背后势力不能起作用,就犹如被拔了毛的鸡,只剩下瑟瑟发抖。

    如果说这些人就这样认打认罚了,那也是不可能的。

     毕竟骨子里一贯的骄傲和不信邪还是存在的。

     有人早就悄然联系了身后的人,心里发狠,嘴上却没人敢再说什么狠话。

    毕竟,蓝怀云用事实告诉他们。

    现在的神龙大学敢杀人!

    白塔第九层。

    颜开在识海里不断地回想、演练八方封镇,浑然进入了忘我的境地。

    可是造化漩涡却在他无意识当中依然在运转,一直蔓延到了第一层,要不是那个下楼的楼梯是他自己用精血设置的阵法,造化漩涡本能地避了开去,这股旋涡可能就已经蔓延进入沉眠之地了。

     如果那样,别人费尽心思没完成的任务,被颜开无意识帮了,那乐子可就大了。

     幸好,他因为心有顾忌,没有全力运作造化漩涡。

     庆幸,这座白塔本就是一个神器。

     不过有几个一直留在白塔里面,准备等待机会破开沉眠之地封印的人,这时候也慢慢地化作了飞灰。

     最初感受到危机的时候觉得自己可以坚持,可当自己觉得无法坚持了的时候,却已经无法行动了。

    他们致死都不明白自己是怎么就死了,完全做了一个糊涂鬼。

    不!

    根本做鬼的机会都没有!

    因为做鬼必须要有魂魄存在,他们连魂魄都没有能够逃脱一丝,全部化作了颜开提升的养料!

    随着白塔里面灵气的枯竭,可是造化漩涡还是依然在里面盘旋,渐渐地,白塔上面也有一丝丝精华被牵引出来。

     这座白塔名叫聚灵塔,是从神龙大学建校开始就存在的强大宝物,只是已经没有器灵,才成了这样一个死物。

     可是现在如果任凭造化漩涡这样牵引下去,肯定会将所有精华牵引出来,变成一堆飞灰。

     不仅聚灵塔如此,就连摆在颜开面前的那本只翻动了一页,却无法拿起的地书,这时候也缓缓飘起,虽然没有精华被牵引出来,却慢慢地向颜开身边移动。

    这时候,那个先前演练了八方封镇的道人身影再次出现,皱眉看着颜开,脸上有一丝惊异、不解和庆幸存在。

    随着这个道人身影的出现,地书停在了空中。

    时间仿佛静止,地书也没有什么变化,可是那道人的身影却隐隐有种不稳的趋势。

     毕竟只是一道残缺的魂体。

    《大造化诀》最强大的地方就在于能够牵引出天地万物的精华为己所用。

    这道人生前可能只需要哈口气就能将颜开无情地抹杀,可是现在却有些无能为力的感觉。

    当然,这里的无能为力并不是他拿颜开没有办法,只是他心里隐隐有种不愿意伤害颜开的心理出现。

    就跟当初在荧惑域的帝君一样,如果帝君想要收拾了颜开,颜开绝对没办法逃脱。

    “罢了!我就成全了你!希望你以后真能翻出一个大浪来!这道虚无赑风就送给你吧!”道人轻语一声,手一挥,从地书里面飞出一团清风直接进入了颜开的身体。

    随着这缕虚无赑风进入身体,颜开猛地从忘我当中醒来,只觉得身体当中的混沌真元好像被点燃一般,猛地沸腾起来,忍不住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

    道人叹息地摇摇头:“天赋绝佳,可惜意志力太弱了!”

    可是他的话音刚落,颜开浑身上下的皮肤好像一寸寸地裂开,筋骨血肉也好像散架似的掉落,很快就地上就形成了一堆血肉。

    要知道虚无赑风作为四大元灵,其中蕴含的能量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大造化诀》是非常牛逼,可是这个牛逼的过程是吸收万物精华化作九大基本元素来强化自身,最终归元为四大元灵。

    当初那个创造《大造化诀》的山哥之所以没有给颜开解释什么是真在的归元,其实很大一个原因就是那时候的颜开只是领悟到了归元的路径,机缘巧合进入了那个房子。

    真在的归元必须是全身上下都化作了九大基本元素,也就是颜开所认为的全身混沌化后,才能够开始演化归元。

    他现在这个样子就好像分明还是一个婴儿,却让他承担八百斤的担子,分明还是一棵禾苗,却要从里面碾出米来。

    望着地上的一堆血肉,道人正准备做点什么补救措施,却惊异地住了手:“居然还有火凤凰一族的涅槃之力!”

    血肉依然还是血肉,可是血肉上依然还有造化漩涡存在。

    道人想了想,从地书当中取出一个犹如婴孩的碧绿果子扬手扔进那堆血肉当中,又从地书当中牵引出一道能量将造化漩涡收拢,在颜开身边形成了一个茧子。

     “就看你造化了!”道人说完,直接化作一道流光进入地书当中,地书冲破白塔的塔顶消失不见,却又有一张金色的书页落在了那张小几上!

    外界的一切,颜开浑然不知,他现在处于一种无尽的痛苦当中,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虚无赑风的确是他现在所不能承受的能量,可是却不是因为意志力薄弱。

    对他这样一个天生地养的孤儿来说,可能最强大的就是意志力。

     九鼎山下的村民虽然淳朴,可是太穷了。

     小时候吃百家饭活着,到了七八岁的时候,颜开就开始独自上山采摘狩猎来报答乡亲们。

     九鼎山绝不是善地,如果没有超级强大的意志力,他可能早就死得渣都不剩了。

     只是虚无赑风的能量实在是太强大了。

     自然散发出来的确是和煦温暖,犹如母亲的手抚摸。

     可是一旦进入身体,那就是狂暴的。

    幸好,颜开的灵魂曾经跟幽冥之息融合,带着了阴阳混沌的力量,身体虽然毁了,识海却依然完好。

     只是太痛苦了!

     痛苦得想快速地自我了断。

     可每次在有了这种想法的时候,就仿佛有个声音在不屑地嘲讽:“你死了,你别人就会玩你的女人!”

    “不!绝不!”

    那模糊的意识又清醒一点,却找不到自救的办法。

     他不知道自己身上带有凤凰一族的涅槃之力,只能继续强行运转《大造化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