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碰瓷之王 > 178.颜开的导演才华
    出去?

     这时候出去不会被撕了?

     嬴紫燕内心忐忑,却还是起身将广播关了,收好手机,牵着了颜开的手。

     她不知道自己心里明明对颜开满是怨意,却还要拉着他的手。

     帅吗?

     我呸……

     不得不说一句,虽然改变了形貌,颜开依然还是一等一的帅。

     你要换一个丑逼来蓬莱阁卖剑,一声“小姐姐”出口,嬴紫燕坑不死你。

     没办法,这是帅哥的专属福利。

     丑逼没权利享受。

    不过在两人打开房门的时候,颜开故意隐晦地带着嬴紫燕稍微慢了一步,一直寻思着回屋的嬴子尚见门开了,身体一矮,直接就钻了进去。

    颜开又急忙隐晦地带着嬴紫燕跨出了大门。

    嬴子尚急吼吼地一把将门关上。

     只要进了自己的办公室,那么就不会有什么失职之罪,他相信在场的人也不敢瞎逼逼乱说。

     可是颜开却得意地暗笑一声,一段天地阴阳绞将门锁死,又悄然改动了一点点后勤处的禁制。

     做这些对于一个能够用普通灵石布置血海轮回大阵的人来说,都是小儿科,神不知鬼不觉,没有人知道。

     颜开将身子躲在嬴紫燕身后,两人一起缩在门后的墙角,很像待宰杀的小兽。

     先前嬴不亏之所以没有动用后勤处主管长老的权限直接进去将颜开和嬴紫燕抓出来,只因为动用这个权限会留下把柄。

     现在按说颜开他们出来了,一切就都在掌控之中了,可是嬴不亏又觉得有哪儿不对头,却又说不出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

     是直接将这两个家伙人间消失了,还是留作收拾嬴不笑的证据呢?

     嬴不亏正在皱眉犹豫的时候,嬴紫燕却出声哀求道:“不亏长老,求求你放过我吧!你们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我只是一个无知的小女子,我这次来只是奉命给贵客安排一个暂时的居住之所!”

     这话已经跟先前的说法不一样了,可是嬴不亏却没有察觉到,寒声道:“你知道就好!自己去刑堂领罚吧,至于你身边这人,就拖出去打个半死算了!”

     嬴紫燕倔强地说道:“不亏长老,我身边这人真是不笑长老的贵客,你要对付他除非我死了……”

    一个小小元婴初期的门迎,居然硬顶合体巅峰的长老,嬴不亏心中的那种不对劲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可是他还没有说话,周围的人嘲讽模式再次开启:

     “贵客,一个金丹期小子会是嬴不笑那狗贼的贵客,我看是你和嬴不笑的私生子吧!哈哈哈”

     “哈哈哈,要对付他除非你先死,你是想被艹死吗?哈哈哈我可以帮忙……”

     “那是嬴不笑那家伙的女人,你敢吗?”

     “有啥不敢的,我最喜欢看嬴不笑气得吐血又无话可说的样子,哈哈哈……”

     得到颜开指点的嬴紫燕根本不理那些嘲讽,倔强地说道:“他真是不笑长老的贵客,请不亏长老为贵客安排一下住所,万一耽误了不笑长老的大事……!”

     管他什么不对劲,就是嬴不笑亲自来了我也要硬钢……嬴不亏终于怒道:“嬴不笑那狗东西有个锤子的大事,再说他眼睛又没瞎,会让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成为贵客!”

     早就来到后勤外面的嬴不笑迈步走进大门,身体前倾靠近嬴不亏,笑得那叫一个阳光灿烂:“我这狗东西眼睛就是瞎了!怎么?嬴不亏,你要给我治治?”

    后勤处的动静早就惊动了各方面的大人物,嬴不笑本来还在犹豫什么时候现身,嬴不亏就给他搭好了戏台。

    见到这一张标志性的笑脸,刚刚那些开启了嘲讽模式的人瞬间眼观鼻鼻观心,化作了正人君子,不过是秋天寒蝉一样的正人君子,有些人已经尿了裤子。

     可是嬴不笑根本没有理睬这些小喽啰,依然灿烂地笑着死死地盯着嬴不亏。

     本来打定硬钢主意的嬴不亏这时候却怂了,低声道:“老二,我不是那意思……”

     “老二你大爷……砰——我不是那意思你mmp……噗——”

     砰——是一拳。

     噗——是一脚。

     嬴不笑一拳一脚,合体巅峰的嬴不亏犹如虾米一般蜷缩在地,嘴里汩汩地流出鲜血。

     嬴不亏都说打就打了,那我们……场中屎尿的味道更加浓烈。

     嬴紫燕硬着头皮说道:“不笑长老,对不起,我没有将你交代的事情办好!”

     她一副委屈到极致,又愤怒到极致的模样,只是低头道歉,绝口不提怎么做的事情。

     嬴不笑本来落子嬴紫燕只是随手为之,没想到小棋子却发挥了大作用,事真的闹起来了,效果还超乎寻常的好!

    特别是看到嬴紫燕居然在门外的时候,心情更是大好!

    先前听广播的时候,说实话他是有些生气的,虽然为了后续展开忍了下来,却也几乎对嬴紫燕下了死刑。

    有心想问一下先前广播是怎么回事,却也知道这个时机不对,于是收敛了笑容,正色道:“小燕,二叔让你受委屈了,不过无论是谁让你受了委屈,我都会帮你找回来的!”

    “谢谢二叔!”嬴紫燕嘴上恭敬回应,可是握住颜开的手却更加用力。

     她很担心嬴不笑也突然像对付嬴不亏那样给他一拳一脚……

     她现在渐渐明白了颜开刚刚为什么会教她那么说,为什么会明知道出门有危险还急不可耐地出门。

    只因为哪怕当时很多人看到他们在嬴子尚的办公室里面播放录音,可是只要现在没在里面,那就可以矢口否认,哪怕再多的人作证都不行。

    广播是嬴子尚放的,这一泡屎不是他拉的都是他拉的了!

    嬴子尚虽然沉迷酒色,却也不是笨蛋,他也想明白了这一层,小脸吓得惨白。

     特别是看到嬴不亏的惨状,他有些忍不住尿意。

     这时候嬴不亏缓缓爬起来,心里虽然后悔自己跳出来早了,却再没有多少畏惧之心。

     他觉得那一拳一脚挨得值。

     他觉得嬴不笑也是怕的,不然一个渡劫巅峰的高手收拾自己一个小小合体,会只是流血,而不是死亡。

     哼!

     哼哼!

    嬴不笑是二房的领头人不假,可自己也是长房的得力干将,再说自己也早就通风报信了,相信很快就会有能够跟嬴不笑扳手腕的人出现。

    于是不卑不亢地说道:“不笑长老眼睛瞎没瞎自己清楚,不过居然安排一个金丹期小子去望海楼居住,我看就算没瞎也差不了多少!”

    嬴紫燕抬起头说道:“我没说过什么望海楼,我只是请求嬴子尚给贵客安排一个住宿之地!”

    嬴不笑略带震惊地看了嬴紫燕一眼,自己怎么安排的他很是清楚,可是现在嬴紫燕这样一说,将他们这边所有的过错都摘得干干净净,不由得赞许地点了点头。

     就连对嬴不亏那不知死活的挑衅也没放在心上了,只是冷冷地盯着他,笑容灿烂至极。

     他没有杀他不是怕了什么,只是不想因为自己的争权夺利而让嬴家的实力大损。

    嬴紫燕突然改口将自己和嬴不笑摘了出来,嬴不亏心里一沉,可是他还没有说话,嬴子尚这时候也回过神来,将头伸向窗子,大声吼道:“你明明说的是奉嬴……不笑长老的命令来要望海楼的房子!”

    嬴紫燕气愤地回应道:“我是一个普通门人不懂,难道不笑长老也不懂,他会让我来要核心弟子才能居住的望海楼?

    嬴子尚——

    我才说出帮不笑长老的贵客安排住所的请求,你就说‘你不必扯大奶子吓细娃儿,嬴不笑什么东西……今天就算是嬴不笑亲自来了,他也只能灰溜溜地滚回去!’,这些话你现在肯定不会承认是你说的了吧?

     你还将这几句话录了音在广播上反复播放,你现在也肯定不会承认是你做的了吧?

     嬴子尚——

     你现在一定还会将这些都推到我身上吧?”

     这一段话非常高明,嬴子尚如果要反驳,就必须要说出嬴不笑不懂规矩的话来。

     更关键的是,“嬴不笑什么东西”这几句话的确是他说的,他几乎没办法反驳。

    一股逆血上涌,嬴子尚愤怒大骂:“嬴紫燕,老子曰你娘,休要血口喷人,在场这么多证人!”

    可是嬴紫燕却不屑地说道:“我知道在场这些都是你的证人啊,我又没有不承认,何况将录音上广播播放本就是他们出的主意,他们当然是你的证人了!”

    在场本就忐忑的众人闻言暴怒,也顾不得嬴不笑在场了,大声嚷道:“嬴紫燕,明明是你自己做的,居然……敢臭不要脸地往我们身上推,我看你想找死……”

    “我就是想找死,你们来打死我啊!”嬴紫燕上前一步,可是那些人却后退了一步。

     嬴紫燕冷笑,取出手机,点开了播放:

     “贵客,一个金丹期小子会是嬴不笑那狗贼的贵客,我看是你和嬴不笑的私生子吧!哈哈哈”

     “哈哈哈,要对付他除非你先死,你是想被艹死吗?哈哈哈我可以帮忙……”

     “那是嬴不笑那家伙的女人,你敢吗?”

     “有啥不敢的,我最喜欢看嬴不笑气得吐血又无话可说的样子,哈哈哈……”

     点了停止,嬴紫燕平静地说道:“我这里还有,需要继续播放吗?”

     看着嬴不笑那脸上笑出来的八十八朵塑料花,死亡的威胁让这些人豁出去了:“你这是断章取义……”

    “呵呵,我录的音就是断章取义,好个断章取义……”

     嬴紫燕不屑地撇撇嘴,更加平静地说道:

     “既然我录的音做不了准,那是非曲直,大家可以调监控啊!

     你们不会以为监控我也能够作假吧?

     当然,如果你们说监控突然坏了,那当我没说!毕竟监控要被坏了,老天爷都没办法……”

    难道她已经对监控做了手脚?这丫头……嬴不笑意味深长地看了颜开一眼,他不相信嬴紫燕一个小小的门迎居然有这样的心机。

    嬴不亏却没有听出嬴紫燕特别强调的“被坏了”三个字的潜台词,沉声道:“把监控调出来,在大屏幕上当众播放!”

    一个惶恐的声音说道:“不亏长老,监控……监控坏了!”

     嬴不亏猛地将那人提起,厉声道:“你说什么?”

     “监控坏了!”

     嬴不亏颓然:“嬴不笑,你好毒!”

     他知道自己输了,输得莫名其妙。

     他把这一切都看成了嬴不笑的手段,心里升起恐惧的寒意。

     当然,这场戏创意者嬴不笑不会说出来,而现场执行导演颜开也不会说出来。

    不过嬴不笑实在是忍不住得意,于是放声大笑,这次真的是开怀大笑。

     就像兜里只有两块钱机选了一注彩票,却没想到居然中了个一等奖;

     就像只准备找个女人传宗接代,却没想到居然娶了个天仙富婆;

     就像只是在沙漠里随手丢了一颗种子,却没想到居然长成了一片绿洲……

     太意外了!

     嬴不笑又怎能不得意,怎能不大笑?

    后勤处一直都是长房的自留地,他无数次想伸手都伸不进去,可是现在,他仿佛看到后勤处的大门已经为他打开。

    不仅如此,借这个机会,如果操作得好,就可以彻底将长房一脉踩在脚下。

     他仿佛看到族长的宝座已经落在了自己的屁股下面,只需要自己坐下去就行了。

    这时候,一群人簇拥着一个颔下一缕长须,面貌跟嬴不笑有八分相似,却神情威严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这个走在正中间的人就是长房的领军人物嬴不权,他威严的目光四下扫视了一眼,最后将目光定格在依然在大笑的嬴不笑身上:“老二,你是长老,要注意形象!”

    “哈哈哈……”嬴不笑又狂笑了一阵,才稍微收敛了一点笑意:

     “注意形象?

     呵呵!

     嬴不权,你不觉得好笑吗?

     我费尽心力请来神医为老爷子治病,可是你的人居然想尽一切办法来阻挠。

     你为了早日得到族长之位,连老爷子都死活都不顾了,要不是我也派了人守护着老爷子,你早就对他下杀手了吧!

     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