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碰瓷之王 > 181.春天协奏曲
    虽然心里迷糊了,但是该做的姿态必须要做出来。本来已经走到门口的嬴不笑又急忙退了回来,双手握住颜开的手,很感激地说道:“夏兄弟,谢谢你提醒,就怕嬴不权那家伙已经得罪过那颜开了,现在有了你的请求,我是否可以直接打你们的旗号去接触?”

     姿态放得很低,可是眼底的探寻之意却怎么也掩饰不住。

    颜开本就是故意这样的,却在脸上略微显出一些为难:“你知道的,按我们那儿的规矩,是不能和世俗势力有太深联系的……并且如果你打了我们的旗号,那么嬴不权的外部助力……”

    颜开故意住口不说,嬴不笑却自行脑补了他没有说完的话。

     为什么不能与世俗势力有太深的联系?

     因为他们是天行大陆的护界使者,是秩序维护者。

     如果打裂玉谷的旗号行事,便利是便利了,可是麻烦也肯定一堆。

     可是嬴不笑不在乎麻烦,他认为眼前之人和颜开身份重叠的可能性又变成了九分可能。

     于是他直接说出了颜开期待的信息:“夏兄弟,你肯定知道我们蓬莱仙岛的主要势力是姬、姜、姒、嬴、妘、妫、姞、姚八大家族。”

     颜开很想说一句我知道个屁,不过却只是装作高深莫测地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不能多说,多说肯定多错。

     嬴不笑没有在颜开身上看出端倪,又直接说道:“但是外界少有人知道,其实这些家族的主力很多年前就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留守蓬莱仙岛,而分出去的都去了神龙帝国。

     比如姬家就是现在神龙帝国的皇室,秦家是嬴家的,赵家是姜家的,唐家是妘家的,李家是姚家的,其他姒家分出去的杨家、妫家分出去的虞家和姞家分出去的潘家已经没落。

    我的外部助力恰恰是分出去势力已经没落的姒、妫、姞三家,而嬴不权的外部助力却是相对强大的姜、妘、姚三家。”

     说到最后,嬴不笑语气有些苦涩。

     如果裂玉谷是护界使者的说法成立,那么他们必然在世俗有很多代言人。

     不然他们怎么知道外界有谁破坏了秩序?

     可是凭自己的这点本事,成为代言人都是问题,更何况还是想拉拢利用裂玉谷的人。

     颜开不知道嬴不笑的心思,平静地问道: “金光寺呢?”

     嬴不笑叹息一声:“我们嬴家的确跟金光寺有些联系,但是这个联系本来只有老爷子一个人,现在如果还有联系,那就只可能是嬴不权了!”

     颜开说道:“我暂时没有在嬴不权身上感受到幽冥界的气息,如果以后确认他跟幽冥界有联系我也会尽量不牵连无辜!”

     搬空嬴家,不如将嬴不笑树立为代言人。

     嬴不笑抱拳道:“多谢夏兄弟!”

     颜开说道:“不必感谢!你以后可以直接打我们妖神山裂玉谷的名号行事,但是也不要大肆宣扬,我们也有敌人的,并且敌人还很强大。

     不妨告诉你,我这次出来真正的任务就是调查金光寺,因为这次妖兽暴动跟他们有关,并且我们已经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可以证明金光寺跟幽冥界有关!”

     说完这番话,颜开陷入了沉思,上古八大姓,神龙四大家族,这些信息实在是太多了,难怪姬颂贤当时有些欲言又止,却又让我为难的时候可以试着联系蓬莱青丘坟……

    这样海量的信息,复杂的关系,颜开觉得脑子有点乱。

    嬴不笑却既喜出望外,又惊诧莫名。

    没想到轻易就达到了目的,不说拉拢利用,单是有了妖神山裂玉谷做助力,他已经可以预期自己的胜利,只是如果金光寺真跟幽冥界有关系……那就平添了无数变数!

     但愿嬴不权……嬴不笑收敛了心绪波动:“我可以将金光寺与幽冥界有关这个信息公布出去吗?”

    “暂时最好不要,我们掌握的证据只能证明金光寺的确跟幽冥界有关,可是金光寺却可以狡辩不承认,所以我才会出来调查,我告诉你也是希望你能够出一份力,等证据收集更加齐全的时候,再一举破灭,毕竟最近幽冥界的人已经多次现身天行大陆了!”

    嬴不笑握紧了拳头,郑重地说道:“好!我这就去办!夏兄弟,那个嬴紫燕……”

    “让她留下吧!我看她还比较可靠,其他人你看着办,最好是可靠、机灵和嘴巴紧一些的!”

    颜开知道如果自己不留下嬴紫燕,她多半会莫名其妙地消失,而其他人,嬴不笑肯定需要示好和监视自己,倒不如主动说出来。

    嬴不笑没有再废话,直接受了结界,走了出去,嬴紫燕很快就进来了,神情拘谨忐忑。

     而三个侍女却换了两个,只留下了先前跟颜开按摩过的那人,她上前一步,恭敬地说道:“夏先生,我叫嬴诗梦,她们两个左边有酒窝的是嬴雨菲,右边有酒窝的是嬴雪菲,以后我们就是你的人了!”

    我们就是你的人了……三个侍女都是娇俏可人的尤物,却又显得端庄典雅,特别是雨菲、雪菲这对双胞胎更是有种别样风情……虽然明知道她们只是奉命而为,颜开也有些恍惚,故作平静地说道:“你们先去休息吧,需要麻烦你们的时候我会说话的!”

    “是!夏先生!”三女一起弯腰行礼,又一起退到一旁,紧身而立。

    “用不着这样拘谨,你们随意就好,不然我也不自在!”

    嬴诗梦放松了一点身体,轻声道:“不知道先生饮食上有没有忌口,我们去安排晚饭吧!”

    “随便吧!”颜开不在意地说道。

    可是“随便吧”三个字却让三女面上显出为难的神色,想继续说一句“随便怎么做”,却又不敢。

     她们学的就是伺候人的活,深刻地知道越是说随便的人,实际上越难将就。

    颜开笑道:“我真没什么忌口,什么都吃,不过倾向肉食动物!”

    听到颜开这样说了,三人才躬身进了厨房,颜开无奈地笑笑,又对嬴紫燕说道:“你也去休息吧!”

    嬴紫燕觉得今天的经历像做梦一样,身体蜷缩在沙发角落里,有千万种想法,却不知道该想什么,该说什么,现在听到颜开让她去休息,才猛然惊醒:“去哪儿休息?”

    “这么大的房子应该有卧室吧!”

    他其实早就将房间的犄角旮旯都扫描了一遍,没有发现监控、窃 听之类的设备,除了一个有着超大床的卧室,还有四五间小一号的,里面床上用品都是崭新的。

    “我……没来过!”嬴紫燕弱弱地说道。

    她只是嬴家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在蓬莱阁做门迎的子弟,先前的伶牙俐齿已经消失,只剩下无法把控自身命运的忐忑。

    “随便找个卧室去休息吧,估计你也要在这里居住一段时间!如果有什么想法可以趁我还在的时候提出来!”

    见嬴紫燕依然拘束,颜开起身,直接去了最大的卧室,随手丢出几个防探查的阵盘,留出一缕神识在门上,就进了桃源小世界。

    他需要西门吹雪帮忙分析一下当前这个复杂的局面,如果还是抱着最初捞一票就走的想法到很是简单,可是现在这个局面却让他有些拿不定主意。

     代言人的想法也是一时起意,却不知道具体怎么操作。

    西门吹雪依然还在跟着那群妖兽训练,见颜开进来,如飞一般扑进他怀里,得意地舒展着腰肢,笑道:“我现在可以打三个了!”

    颜开一巴掌拍在满月上,夸奖道:“我家雪儿牛逼!”

    西门吹雪在颜开脸上啄了一口,然后故意一脸嫌弃地说道:“这么短时间没见,哪儿学来的粗话?”

    “哈哈,可不是学来的,本来就很粗好不好!”

     西门吹雪脸上带着红晕,伸手一掏,“哎哟”一声,逃开了。

     颜开食指大动,装作饿狼一般飞扑而去。

     西门吹雪灵活一转,反手一巴掌拍在颜开的屁股上,大笑道:“来啊!”

     颜开身体滴溜溜一转,左手海底捞月,右手猴子偷桃,攻势凌厉无匹当中带着挑逗。

     他一进来就看清楚了,虽然那些妖兽不敢下狠手,却的确是在真正的战斗,西门吹雪能够与三头妖皇境界的妖兽打得旗鼓相当,进境实在是非常快速了。

    毕竟妖兽没下狠手,她也没下狠手啊!

    如果真相互下狠手,估计三头妖兽很快就会被宰了!

     见颜开攻势凌厉,西门吹雪身形后仰,弯曲如弓,一头骆驼跳出两座驼峰。

     颜开忍不住咽了一大口口水。

     西门吹雪嫣然一笑,却趁颜开愣神的功夫,修长的右腿化作长枪——撩阴腿。

     颜开双腿猛地闭拢,身体前倾,伸手一捞,拦住西门吹雪柔软的腰肢,长枪隔着布料直刺骆驼。

     西门吹雪身体一软,直接揽住颜开的脖子,吐气如茵:“老公……”

     一声老公,就犹如开演的鼓声,春天协奏曲……男女二重奏的那种。

     桃源小世界里面的妖兽们突然全部被控制,只有九儿和绿儿两个爬在一颗灵药上面,侧耳倾听着。

     “不行,我要去救雪儿妈妈……”

     九儿一把拉住绿儿:“雪儿妈妈不需要你救……”

     “还不需要,你听她叫得多惨……”

     “那不是惨,那是快乐!先前小叶叶妈妈不也是这样叫的吗?”

     “唉!明明叫得这么惨,雪儿妈妈居然还在喊还要……”

     突然一个结界当头罩下,九儿气呼呼地说道:“都是你吵吵吵,被爸爸发现了吧!”

    一个小时后,西门吹雪已经换上了一条漂亮的裙子,挽着颜开的胳膊漫步在林间,脸上还带着酡红,媚眼如丝。

     颜开意气飞扬,歉意地说道:“雪儿,我暂时还不能在里面呆久了,这次主要是向你寻求帮助的!只有你能够帮我!”

    听到前半句“不能久呆”,西门吹雪脸色瞬间暗淡了下来,可是后面两句话一出来,却瞬间嫣然了。

    刚刚合演春天协奏曲是一种幸福,现在被需要却是另一种幸福!

    丑女渴望被人认同容颜,而美女却渴望被人认同才华。

    西门吹雪是绝顶美女,却也不能免俗。

    于是四十五度仰望天空,故意很傲娇地笑道:“说来本宫听听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