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碰瓷之王 > 183.测妖石
    嬴紫燕不敢再用筷子挑米,而嬴诗梦和嬴雨菲、嬴雪菲姐妹都犹如风中小荷,一起颤声道:“夏先生,我们真不是有意的!”

     她们虽然已经是元婴期的修为,有倾城的姿色,也有伺候人的手段,可是却没有这个世界最重要的一条,那就是身份和地位。

     对任何人来说,只有身份和地位才是最重要的,其他都不足为凭。

     不然倾城的姿色只会是祸患。

     要知道“红颜祸水”的本质就是背锅,褒姒、玉环、飞燕……哪一个不是背着亡国的国?

     她们有身份、有地位尚且如此,何况是几个小侍女?

    如果第一次伺候颜开就被赶出去了,等待她们的一定是生不如死。

     颜开没想过为难她们,只是不习惯被人盯着吃饭,也许以后会习惯,但不是现在,于是笑道:“肚子饿,还有有意饿,无意饿的区别啊?我怎么不知道,都坐下吃饭!”

     语气很温柔,笑容很温暖,可是几女还是打了个寒颤,不敢再说什么,都乖乖地坐下吃饭。

     不管嬴不笑对颜开抱着怎样的心思,但是她们目前接到的命令就是必须要让贵客满意。

    这个满意没有标准,只要贵客说句不是,那就是不满意。

    看着四人像吞毒药的样子,颜开也不好强迫大家必须露出笑脸。

    等她们吃完一碗的时候,颜开已经吃了两碗饭,将碗一搁,笑道:“手艺不错!”

    “夏先生,我实在是吃不了三碗饭了……”嬴诗梦踌躇了半晌,小心翼翼地说道。

    “吃不下就不吃啊,又没人强迫你们!”

    颜开显然已经忘了先前自己所说“谁不吃上三大碗饭,现在就出去,不准再在这里出现”的话,又说了一句:“以后只要我在这里一天,大家就不准太过拘束,自在一些,如果做不到,王还真要让嬴不笑将你们退回去!”

    四人如蒙大赦,飞快地放下碗。

    颜开后面的话虽然说得严厉,她们却也听出了其中不没有假话哄骗的恶意。

     何况她们也觉得颜开没有需要拿假话来哄骗的必要。

     如果颜开想要做点什么?她们一定会用最快的速度将自己洗得干干净净,摆出最友好的姿势。

     这就是她们存在的意义。

     颜开已经回到沙发上百无聊赖,嬴诗梦和嬴雨菲、嬴雪菲三女虽然很想做出自然一些的举动,可是一贯的培训却不是短时间可以改变的。

    至于嬴紫燕却依然还在梦中,坐在桌子边,不知道该做什么!

     不敢跟颜开说话,也融不进嬴诗梦她们的群体。

     做饭、洗碗这些活她也会,甚至还做得非常好,可是现在却完全没有她插手的余地。

    等几女收拾好厨房,颜开抬起头笑道:“有没有好玩的地方,我第一次出来,你们带我随便看看,顺变赚点小钱!”

     他想出去看看能不能遇到莫轻言兄妹,不说得到莫家的秘密,给他们传个信也好。

    嬴诗梦问道:“夏先生想去哪儿玩?不用担心钱的问题,您的一应花销,不笑长老都说了他会全部负责的!” 颜开看出这个嬴诗梦应该是领头的人,却故意矜持地说道:

     “我第一次来这里呢,随便什么好玩的地方都可以!

     不过钱还是不花他的了,他又不是美女,吃他的软饭算什么?

     何况我有手有脚的,赚钱还不容易啊!”

    当然,他最厉害赚钱的手段那就是直接去抢,不过带着几个女孩,去抢就是笑话了。

    可是这个“好玩”两个字,就跟先前吃饭的“随便”一样,嬴诗梦和嬴雨菲、嬴雪菲对视一眼,一时间都拿不定主意。

    嬴诗梦再次问道:“您是想去名胜古迹,青楼酒肆,还是赌场擂台?”

    “名胜古迹到可以去去,不过这大晚上的,别人会把我们当疯子吧?青楼酒肆里面去我不如就让你们陪我喝酒呢!还是去赌场擂台看看,顺变赚点小钱!”

    什么青楼酒肆里面去不如就让我们陪喝酒,我们虽然只是地位低下的侍女,也不是那些妖艳贱货能够相比的……四人虽然心里吐槽,不过脸上却不敢表现出什么,依然是嬴诗梦说话:“那我们去蓬莱胜场如何?那里什么都有!”

     听到自己预期的答案,颜开直接拍板:“好!带路!”

    当初姜普宁自得地说自己的蓬莱胜场怎么样,如果在路上碰不到莫轻言兄妹,去他的地盘捞一笔也好。

     何况这样还可以看看嬴不笑的真实态度。

     因为颜开会打着嬴不笑的旗号去,而所谓的捞一笔也肯定会捞得姜普宁心疼。

     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可是嬴紫燕却轻声道:“夏……我可不可以不去?我想休息一下!”

    她现在的地位很尴尬,算不上颜开的伙伴,又不是来伺候颜开的人。

    她很想将自己变成透明人,让众人都看不到她最好!

    “没事的!燕姐,你不想去就不去啊!不过……你可不可以先借我点钱,回来就还你?”

    颜开虽然打定主意去赌场捞一把,却奈何没有本钱,虽然知道如果向嬴诗梦她们开口,可能万儿八千的灵石就轻而易举地得到,可是西门吹雪提醒了了他,没把握住嬴不笑真真正想法之前,他不想跟他产生过多交际。

     何况向嬴紫燕借钱,也表明了他的态度,这是摆给嬴不笑看的。

     如果嬴不笑要对嬴紫燕下手,在没搞定自己之前,多少会有些顾虑。

    一声“燕姐”,嬴紫燕理解了颜开对他的维护,可是抠抠搜搜了半天,却只取出一块灵石,十三个金币,七十个铜板,她有些羞赧地说道:“我全部家当只有这么多,你别嫌弃!”

     这的确是她的全部家产,存了二十年的家产。

     颜开只取了一枚金币,笑道:“燕姐小富婆啊!不过这个就够了!回来加倍还你啊!”

     嬴紫燕惊讶担忧地问道: “真够了吗?”

     颜开捏着金币举到嬴紫燕面前,笑道:“要不燕姐你帮我吹口气加点运气,好让我在蓬莱胜场大杀四方,赢个盆满钵满?”

     “嗯!”嬴紫燕轻轻吹了一口气,传音道:“听说那里吃人不吐骨头,你要小心!如果有什么秘密也不要暴露出来,嬴诗梦她们是不笑长老的真正嫡系!”

     颜开瞬间将金币握在手心,踌躇满志地说道:“姐,我去给你挣嫁妆去了!”

     嬴紫燕送到门口,轻声道: “弟……早点回来!”

     “进去吧!”颜开挥挥手带着三女刚走出大门,嬴不笑就出现了,他先是假意问候一番,就取出一个储物戒指递给颜开:“夏兄弟,你去玩,怎么能够不带够钱呢?这里有一亿下品灵石,千万不要嫌少!”

    “不是,我是去赚钱的,有这些就足够了!”颜开抛着手里的金币笑道,“等我赢了钱,回来请你喝酒!”

    “可是……”嬴不笑假装有些为难地说道。

    颜开也不说破,笑道:“哎呀!你就等着我去大杀四方吧!”

     嬴不笑一脸无奈,又取出一颗鸡蛋大小的七彩珠子,直接往一颗手里塞去。很是严肃地说道:“那夏兄弟,钱你可以不要,不过这个我也不知道什么用处的小玩意,你必须收着,如果你再不收,那就是打我脸了!”

     颜开不好继续推辞,可刚无奈地接过,珠子就发出璀璨的光芒,光芒中间隐隐一头火凤的影子闪烁,不由得惊异地放在眼前看了一眼,故意疑惑地看着嬴不笑说道:“什么东西?”

    嬴不笑也露出迷糊的表情,不解地说道:“怎么回事?我找过很多人看过,没有人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你一拿到手上就有反应了,看来它跟夏兄弟有缘,你就收下吧!”

    “那就谢谢了!你拿定了主意,随时找我!”颜开将珠子收进储物戒指,带着三女扬长而去。

    嬴不笑急忙回到自己屋子里,神色变化了很久,喃喃道:“如果他不是裂玉谷出来的人,测妖石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反应?俗世间不应该还有大妖后代存在啊?”

    原来他给颜开的那颗珠子,并不是像他所说自己也不知道用处,他自己其实是知道的。

    测妖石,上古妖族用来检测血脉的东西,不过流传到现在已经极少了。

    他之所以拿出这个东西来试探颜开,就是想确认颜开是不是裂玉谷的人。

    裂玉谷的确像他所说那样,外界所知甚少,但是他却知道一个裂玉谷的传说:裂玉谷的人都是上古大妖和人族所诞生的后代。

    刚刚颜开拿着测妖石那强烈的反应,必然是血脉浓郁的后代。

    火凤凰?

    如果世间还有火凤凰的血脉,除了海王域,那就只可能在裂玉谷存在了!

     不管他叫夏华,还是颜开,只要是裂玉谷的人,这就是我的机会。

     护界使者虽然敌人遍天下,但是为了后土缘也必须要赌一把……

    想到这里,嬴不笑脸上显出坚定,叫过一个黑衣人吩咐道:

    “初一,你立即联系初二到初九几人,将我的命令传下去。

     第一、取消对夏华的监视,再派出一队人远远保护,决不能让他受到一点伤害,特别记住,如果不是必要不准现身,也不准被他发现!

    第二、全力接触神龙颜开,或者他身边的人,任何信息都必须第一时间发回来给我。但是必须记住,任何人不准得罪了他和他身边那些人,必要的时候,给予他必要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