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砸锅卖铁去修仙 > 第93章 寒髓芙蓉膏
    “你说呢?你说呢---”

    君古灵恨不得一头装死。

    就,很尴尬--

    可尴尬能当饭吃吗?

    不能-

    她现在就想吃东西,她快要被饿死了。

    因此,用尽了所有力气,一个劲的狂点头。

    顾临渊:......

    ......

    阳光明媚,秋高气爽。

    君古灵睡了整整三日,整个人神清气爽起来。

    此刻院中巨大的银杏树下。

    君古灵坐在石凳上,兴高采烈的指着一处道:

    “那个,我要那个秘制鹏鸟鸡翅,上次你就给我吃了一块,我还没吃够呢。”

    而她一旁的顾临渊一边帮这她处理手上的伤口,一边沉着脸训斥道,“你小心一点,不要乱动,你这双手是不想要了吗?既然你不想要,本少君可以成全你,现在就给你砍了。”

    看着那双被烫的没有一块好肉的手,虽然已经结痂,可顾临渊依旧浑身散发着阵阵寒气。

    可嘴上说的凶狠,实际上却心疼的要命。

    更是小心翼翼的给她涂抹着药膏。

    而君古灵见此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怎么说话呢?手是我的,本仙子要不要关你什么事儿?”

    说完毫无预期的一把将手收了回来。

    顾临渊被吓了一跳,“你小心点--”

    君古灵闻言眉眼都带着笑,“怎么?心疼本仙子?”

    “你想的美?”

    顾临渊瞬间冷了脸,将药瓶往桌子上一放,反手给她夹了个秘制鹏鸟翅。

    “哼,不承认拉倒--”

    说完一口叼住了鸡翅吃了起来。

    那样子叫一个开心。

    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弯成一对月牙。

    只是吃鸡翅没有手,实在是不方便。

    “别动,我帮你--”

    说话间,他挽起衣袖,伸手直接抓住了鸡翅的一角。

    君古灵一边吃,一边诧异的看着他,大眼睛不停的在打转。

    顾临渊面无表情,“有事儿?”

    将最后一块肉吃进嘴里之后,她舔了舔嘴角,摇了摇头。

    结果---

    “别动---”

    话音未落,顾临渊又拿起一块帕子帮她擦拭着嘴角。

    看着近在眼前那张绝美的侧脸,皮肤白皙,五官精致又立体,他的眼眸低垂,显得那睫羽又长又浓密,鼻梁高挺,薄唇轻抿,煞是好看。

    美色在前,还离她这么近,君古灵就算在心如止水,心也忍不住快速的跳动了两下。

    眼睛瞪的老大,不自在的道,“咳,那个,那个真不必,我---”

    “我什么我?”

    顾临渊忽然变脸,“君古灵,同样的事儿,我不希望再有下次。”

    君古灵:......

    看着顾临渊那一脸郑重的模样,不知为何,她竟有点心虚。

    结果就在这时,一抬头忽然看到了邱红,她一下就愣住了,赶忙打开了他的手,看着邱红道:

    “邱执事,你怎么也在?”

    说到这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赶忙道:“诶呀,我差点忘了,你是来收铁锭的是吧?我已经打好了,就在炼器室。”

    邱红马上激动的道:“我知道,我知道,就是,小师妹,那些纯度极高的铁锭真的都是你打的?”

    “当然--,打了三天,看,我这双手都要废了。”

    君古灵一边点头,一边举起了狰狞可怖的双手。

    而一旁的顾临渊见此,沉了脸,“我不是说过吗?以后我帮你打---”

    君古灵有些委屈的嘟起嘴。

    “你能帮我打一次两次,你总不能帮我打一辈子吧?”

    “我---”

    顾临渊:......

    其实打一辈子也不是不可以。

    可惜没等他说话,君古灵马上又道,“况且,炼器峰有规矩,打铁是对每一个新弟子的考验,倘若不能在规定的时间内铸就一把凡兵,我就可能失去嫡传弟子的这个资格了。”

    “失去就失---”

    “嗯?”

    顾临渊马上收了声,不过依旧脸色难看的道:“君古灵,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

    “我---”

    结果还没说完,某人直接站起了身,大手一挥,桌面上瞬间变的干干净净。

    君古灵马上傻眼了,“那个,不是,我还没吃---”

    就在这时大门口忽然来了人,不等君古灵掐诀,就见顾临渊手指一动,法阵忽然就开了。

    君古灵:......

    “不是,你怎么知道我法阵的法决?”

    顾临渊闻言一副理所当然的道:“你一睡就是三日,万一睡死了本少君岂不是亏了?”

    “你这人--”

    结果就在这时,门口的人也到了。

    阿蛮更是第一个冲了进来。

    “古灵师姐,你怎么样了?可是好点了?”

    说完伸出手就要去抓她,结果这时一道无形之力直接将她挡住了,阿蛮一脸诧异之色,而君古灵也一脸不悦的转头看向某人。

    “冒冒失失,没见她手受伤了吗?”

    顾临渊冷着脸说完,又看了一眼君古灵这个小没良心的后转身就走。

    路过沐歌跟前的时候,停顿了一下,随手丢过去了一本书,“上次之事多谢你,这个给你,两清。”

    “不需---”

    还没等说完,沐歌直接顿住了,看着手中那本残破的《残阵》,剩下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而顾临渊没搭理的他,直接大步的走了出去。

    倒是君古灵一脸诧异的道:“他找你什么事儿啊?”

    “你不知道?”

    君古灵一脸莫名,“我该知道什么?”

    “你既然不知道,那就算了。”

    沐歌依旧是那副清冷孤绝的模样,搞的君古灵一脸无语。

    “小白鸽,你,你学坏了---”

    “好了好了,都少说两句。”

    曲藤赶忙打圆场,笑着道:“古灵师妹,你好点了吗?我听说你的手受伤了,生机丹不好得,不过,我弄来了一些生机膏---”

    君古灵伸手接过,笑着道:“多谢曲师兄,我可不跟你客气啦。”

    其实,她的手看上去严重,实际上已经大好了。

    顾临渊给她涂的药膏,比生肌膏和生机丹都要好,乃是极难得的《寒髓芙蓉膏》。

    这寒髓,实际上就是寒玉髓,极其难得,更重要的是哪怕受了在重的伤,涂上它,很快就会结痂,然后从里到外迅速长出新的皮肉,看上去如出水芙蓉一般,细嫩晶莹。

    这也是它名字的由来。

    而君古灵的手已经完全长好了,只要退去上面的一层痂,下面都是新的皮肤。

    奈何,顾临渊深怕她还没好,所以,每天都给涂一层,简直就是浪费。

    几个人寒暄了几句,而邱执事十分有眼色的拿出了茶具,给众人一一倒了一杯茶后下去了

    没有了外人,大家说话也自在了很多。

    而阿蛮最先忍不住激动的开口道:

    “古灵师姐,秘境要开了,你要报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