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她是剑修 > 章三百二七 胜负
    那剑气的确十分嚇人,蒲宥道人不由坐正了身子,瞧见谢茯苓当机立断抛出盒中水帘御敌,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茯苓的性子一向果决,不枉我多番叮嘱她以自身性命为重,”他心跳如雷,目光又移至赵莼手中长剑,那剑至今未曾出鞘,自己徒儿的金玲却奈何不了它,其威力可见一斑,“到底是把什么样的剑……”

    观战之人感叹完法器的玄妙,眸中满溢羡色。而七藏众人这方知晓了盒中水帘的奥秘,看向赵莼的眼神中,也多带了份忧心。

    淡蓝玄光有如天瀑倾泻而下,谢茯苓的身影在其中摇曳,不甚清晰。即便是云台下隔着数百丈有余的修士,都能为这水帘丰沛的法力所一时震慑,更何况是直面法器的赵莼。她两眼一定,长剑横在胸口前,另一手并出两指往剑鞘上轻点,唯见剑气滔天,排山倒海般向四野扑去,那水帘也不住颤动,惊出涟漪圈圈荡开。

    但仅仅是荡开!

    剑气扑来时,谢茯苓呼吸微窒,通身真元如同被霎时唤醒,不由自主地外御作防,只待水帘颤动却不曾破开,如同惊弓之鸟的真元方才渐渐平息下去。她两眉压低,使双眼细细眯起,两手一震又要御起金玲,那厢赵莼却已杀来!

    原来适才的剑气仅是醒剑,赵莼两只向上一抬,丹田灵基顷刻澎湃,漫漫金红旋聚如柱,浩瀚而磅礴的大日真元灌注于剑,长烬连着剑鞘一并大展光华,鞘上本不能见的蛇鳞在光下熠熠生辉,层层细密堆出纹路。

    观战之人不知其中变化,却不由讶然。

    这剑,好似活物一般!

    正想着,台上剑修须臾间便已化作残影,其身形隐入风中,以肉眼根本瞧不清楚,筑基修士暗暗咬牙唯恐错过一刻,凝元则皆都放出神识,屏气凝神去捉那赵莼身影。

    “这……是真意?”

    符景道人语中微见迟疑,当下又有白山客出言答道:“禀师尊,正是术法圆融所蕴生的真意,赵长老这一类真意,当是与速度有关。”

    他这话并非只讲给符景一人知晓,七藏派其余人亦听入耳中,霎时便是大惊,心道寻常修士多以大成为修习术法的尽头,少有会追求圆满之人,重霄门赵莼年岁不大,于剑道与术法之上造诣真真可怖!

    赵莼现下所施用的正是疾行真意,只是于她而言,修行剑道更重在返璞归真,精诚于一道之中,所谓术法招式圆满蕴生的真意,无论是疾行真意,还是更高一筹的刚柔真意,到了手中都是辅助剑道的锦上添花之举,为繁茂枝叶,而非实力之根基。

    不过真意还有一特殊用处,那便是作为意境种子,来感悟剑修毕生所求——剑意!

    意的玄妙,不像剑光、剑芒一般可由积累而得,亦不似剑气、剑罡一般尤重于形,其不可视,不可触,恍若虚无。除却归合修士突破真婴之际,道种衍化时可触及大道意境外,此前修士若想感悟意境之力,便只有术法招式、神通秘术圆满,与剑道第五境时所领会的剑意。

    赵莼以为,同为意境一类的领悟,剑意不会完全脱出此中范畴。

    如若说真意是万法高于圆满而生,那么剑意亦然。世人讳第四境剑罡作“剑道小圆满”,高于此境圆满诞生的剑道真意,即是剑意!

    万物皆有联系,她自可从边缘处摩挲,以求步入道中,

    千百般思量不过须臾掠过识海,赵莼眉目复作坚然,长烬已是落在水帘之上!

    谢茯苓双臂抬起,瞳仁骤然缩成一点,她牢牢盯着落剑之处,只见水帘轻轻凹下,下一刻便听得“啵”的轻响,半柄长剑就这般贯穿过来。

    以能御万法扬名的盒中水帘,在那还未出鞘的剑前,像脆弱的泡影,被豁然斩开一方裂口!

    四野寂寥无声,只瞪起一双双眼眸,看着素衣剑修踏过淡蓝玄光,点点光华从裂口缓缓飘散,而那破帘之人复又提剑斩来,谢茯苓交叠挡在身前的两臂上,圈圈金玲爆裂而出,在剑罡中化作齑粉,系着铃铛的金环将皮肤割裂,血液飞溅,不到半个呼吸,原本白皙如玉的手臂已是血肉模糊不可视。

    饶是这般,谢茯苓也知晓自己决不能退,甚至决不能动弹半分。

    剑罡犹如附骨之疽钻入血肉,层层剐来,她目眦尽裂,瞧见血肉下森森白骨,识海中被浪潮般袭来的恐惧与不甘填满。

    她是不是就要死了?!

    还未破除心魔突破分玄,未成肃阳下代掌门,就在此处,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一剑斩下头颅,像杜因澜那般。

    恍惚间,好似回到了三年前输给白山客那日,掌门脸色沉郁,将她召至殿中;“茯苓,此乃本道偶然所得的一门秘术神通,你自闭关习来,再配上这一玄妙宝物,莫说白山客,就算是大湖中所有凝元联手,也难敌你半分。”

    师尊言过此物或会有损道行……她轻嗤一声,我都要死了,还在惧怕什么?

    众人听得闷响一声,谢茯苓身前的两只手臂连同肉中白骨,竟然抛飞而起,被剑罡搅碎成屑,她自身亦是倒飞数十丈远,险些落下云台。

    远远看去,失了两臂的谢茯苓颓然倒在血泊中,胸腹未见起伏,生死不知。

    死了?

    赵莼胜了?

    蒲宥道人惊怒着站起身来,神识扫过徒儿身躯,就好似扫过了冬日枯败的枝叶,并未窥见任何生机。此景当即就令得他悲号起来,勃然大怒下,竟是不顾上辰宗三位分玄在上,探手便向台上赵莼杀来:

    “还我徒儿命来!”

    而空谷道人如何能让他破了规矩,袍袖一卷,翻手将其打回原处,厉声呵斥道:“大胆,敢在本道眼前犯禁!”

    两大分玄对峙,东西两处山头皆不敢做声,四野寂寥如长夜。

    忽听得有人惊呼一声:“快瞧那惊鸿仙子的尸身!”

    众人复又举目望去,连同赵莼都以神识扫过。

    她起初也以为谢茯苓死了,按其显现出的实力来看,被剑罡侵蚀入体后,能活下来的机会万不存一。只是那尸身狼狈地倒下后,莲子状元神却始终不曾浮出,这才使她改了心中念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