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陆太太是捡来的 > 第565章 你对我没有任何责任
    “你敢!”

    南淮脸色难看,他握住蓝渺的手臂,下意识地往身后拽。

    感觉到男人的拉力,蓝渺忽然有了动作,她动作极大,挣脱开他。

    那一瞬间,蓝渺清晰地在男人的脸上看到了错愕。

    “白警官,我跟你回去。”

    白夜甯也愣了。

    她来之前跟局长请示过,局长特地交代她,不要和南淮起冲突,只要保证这个蓝渺可控就行,她万万没想到竟然能把人带回去。

    一个小时候后,廘安分局。

    南淮和蓝渺一前一后坐着。

    隔着一个长长的桌子,这一刻像是他在审讯她。

    “理由。”

    蓝渺低着头,一个字都不肯说。

    南淮胸腔里似乎燃烧着熊熊烈火,这么多年,能把他的情绪牵扯至此的,只有她蓝渺一个。

    “我让你给我一个理由!”

    南淮厉声道。

    “南淮,你不讨厌我吗?”蓝渺忽然抬头,她对他笑。

    她身上还穿着他的衣服,昏暗严肃的环境,依旧遮不住女孩儿的美艳。

    “白夜甯说了,甚至也算是拿到了证据,证明我和申竟成是一路人!”

    “我们设计你……”

    “够了!”南淮不想听,他又不是个聋子,那天白夜甯的话他听到了:“三天后,我会让白赫拿到证据,把你保出去。”

    什么证据,她没罪的证据?

    真的太可笑了。

    “三天,警局都不敢这样大放厥词,你凭什么?”

    “南淮,你也信了,信那天晚上是我主动爬上你的床,甚至你可能还怀疑了吧,那五百万,至少有一半在我这里?”

    南淮沉默。

    太像了。

    蓝渺不像是一个好人,这么多年,她的脸真的容易让人产生偏见。

    有点人觉得她刻意勾引人,南淮觉得……她不是个好人。

    可是没办法,他有一点点的喜欢这个不像是个好人的人。

    即便不是好人又怎么样,他也没那么正直,往后余生,只要有他看着,总归犯不了他摆平不了的大错吧?

    蓝渺哂笑,一双美眸里承载的都是自厌:“孩子我不会留,你不用想着怎么保了。”

    “我也不用你帮我,警局判决书如果下来了,到时候我就是罪人,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如果你执意让我生下孩子,会毁了他一半的人生。”

    孩子会被打上标签,还无法参政,如果不继承南淮的公司,基本上像样的工作都不会有。

    “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当初是我痴心妄想,但是其实是我自己的疏忽,你知道的,我是第一次,我没经验,所以忘记吃了避孕药。”

    “我本意是在你身上捞点钱……”

    “闭嘴!”南淮冷声打断她,他眼睛里的失落几乎可以溢出来。

    恨不得把她折成两半。

    一开始,南淮真的打算尊重她的想法,可是她这种消极的态度,如果真的在警局待着,怕是明天就要确定罪名。

    他是怀疑蓝渺,甚至厌恶自己对一个可能要留下案底的女人产生了不该产生的情愫,可是不代表着他会同意,结果还没有出来,她就自己认下她没做过的事情。

    南淮在这个房间里,打电话给姜时。

    对方接了。

    男人上位多年,即便是凌晨被扰了清梦,也没有生气,甚至声音都是清明的:“怎么了?”

    “姜时,帮我一个忙。”

    ……

    蓝渺还是被南淮带了出来。

    带回了南山别墅。

    警局说的话太绝情,蓝渺的心脏似乎被刀割过,又覆在上面撒满了盐。

    她真的觉得痛苦。

    蓝渺不敢看南淮的眼睛。

    南淮却似乎半点没有生气,从警局出来,仍旧细心地给她披上他的外套。

    到别墅里时,男人看上去更加疲惫,满身郁气。

    南淮把她送到房间门口,推开门说:“去睡,明天是周末,我带你去玩。”

    “不用……”

    蓝渺眼睛微微一动,看着南淮说:“你要是有时间,就和医生约个时间,帮我把孩子拿掉。”

    “剩下的事情,都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你就不要再沾得一身腥了。”

    南淮气笑了:“我也通知你一个事情,孩子我要定了!”

    “你想要孩子,林城多的是女人愿意给你生,为什么……”

    为什么非要她生的?

    话都没说完,南淮忽然睨了她一眼,这一眼让蓝渺毛骨悚然,骤然失声。

    “蓝渺,不要挑战我的耐性,可以吗?”

    他自知吓到了蓝渺,骤然闭上了眼睛,之间掐着眉心,长长叹息一声。

    疲惫缓解不少,南淮才抬头,看向蓝渺:“抛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你告诉我,为什么不愿意要孩子?”

    “你和沈清悠关系好的话,我早在知道你怀孕之后,就跟沈清辞说过我不会娶沈清悠了。”

    “如果像你说的,你的初心是想捞钱,那么生下我的孩子才可以捞更多!”

    “五千万。”南淮顿了顿,“生下来,我给你五千万,帮你摆平你身上的烂事,够吗?”

    蓝渺心脏颤抖。

    他那么认真,说话的口吻甚至都是诱哄的。

    她真的想不管不顾地答应南淮。

    她喜欢他,如果真的有他的孩子,那么宝宝是他们的骨肉。

    可是……

    理智拦住了蓝渺。

    她这一辈子对不起的人,一是申爸爸,二是南淮。

    “生孩子要负责任的啊。”蓝渺声音很低,带着几分委屈。

    “南淮,如果你以后遇见了心爱的人,还能善待他吗?”蓝渺问:“我如果留了案底,你能保证不嫌弃他吗?”

    “是!”蓝渺自嘲一笑:“你现在大可以保证,可是人都会变的,会因为相处去爱上另一个人,会因为分开去淡忘以前深爱的人。”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承诺,是没有一个字可以相信的?”

    “你自己说的,我们之间是云泥之别,是乌鸦和白鸽的区别,我们怎么可以有结晶?”

    “你一个上市公司的总裁,要一个即将入狱的女人给你生孩子?到底是对你自己负责了,还是对孩子负责了?”

    蓝渺眼眶红了:“省省你的怜悯吧,你对我的可怜,不过是现在这一分钟的头脑冲动,是我们两个月前发生关系之后,给你造成了虚假的朦胧的责任感。”

    “其实你对我没有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