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穿书后,我被迫成了假系统 > 第374章 武论
    第374章武论

    这是怕自己把他毒死吗?

    贾熙桐又将这小破烂包裹给他系好,再从自己装食物的弥须符中找出一点水。

    “渴不渴?”

    她想喂他喝一点。

    但是水流在他的唇边根本进不了口,全部都从嘴角流了出来。

    喝不了啊。

    贾熙桐用小手绢儿给他擦了一下,背过身不知道去做什么了。

    见此,原著商晏庭心中只想冷笑。

    装模做样。

    就在他以为她去做其他事情时,只见对方拿出一个拇指大小的瓶子,再次凑到他嘴边。

    尽在哪儿恶心人。

    他是不会吃她任何一丁点儿东西的!

    直到灵髓放到唇边。

    那股纯粹的香气从瓶口钻入他的鼻腔。

    这股香味让他愣了一下,紧接着少许液体进入他的嘴巴。入口即融,山泉的甘甜和浓郁的灵气进入他的身体,修补着他残破且疲惫的躯体。

    这令人舒服的感觉,让原著商晏庭在继续喝与不喝之间犹豫。

    “啊,灵髓啊。”

    贾熙桐看着手中已经没有的空小瓶,有些肉疼地又拿出一瓶。

    每次喝灵髓,她都喜欢攒点儿。

    攒一点儿的本来是为了日后可以当做小零嘴,但是余下来的灵髓好像都被她送给别人喝了。

    看着贾熙桐舍不得的模样,原本还在犹豫的原著商晏庭顿时有了决定。

    喝!

    心疼死她!

    ##

    地宫之内

    不知黑夜白昼,更不知时间流逝。

    周围熊熊烈火在燃烧,火焰之下那些啃食腐肉的毒虫们还没消散。

    偶尔传出木材在火焰燃烧时爆裂的声音,周围虫子被烧焦的臭味久久不善。真正的龙骨还在他体内不断地融入,依旧痛苦但是没了上千虫子啃噬确实轻松多了。

    他居然还睡着了。

    虽然只是小小一会儿。

    那种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在睡着的时候终于有了一点点令人喘息的空间,等再次睁开眼,那个神秘的魂体又已经消失了。

    但是同他一起来的几人却已经找到了他。

    “阎哥!”

    万俟杰首先冲过来,“阎哥原来你在这儿啊,怎么不来找我们,我们差点儿就死在这地宫之中了。”

    “周围怎么这么多虫子?”

    濮韵和另一个人看向地上微微皱起眉头,吩咐剩下的人,“大家四周看看有没有什么危险。”

    不仅是查看危险,还有查看有无宝物。

    他们进入这個地宫,危险遇到了不少,但是能入眼的宝贝一个都还没发现。

    所有人都默契地寻着这两样,根本没看躺在祭台上的商晏庭一眼。

    终于还是有人注意到了他,万俟杰三两步走上祭台,“阎哥你怎么躺地上?”

    虽然是这样说的,但手却伸向了他的包裹。

    一顿翻翻找找,发现里面除了几张纸、一套都臭了的破烂衣服,以及几个药瓶,什么宝贝都没有。

    他拿出药品交给随行而来的药师。

    对方闻了闻。

    就是普通补气养伤的药物。

    “唉,白跑一趟。”

    万俟杰将药品重新扔回原著商晏庭的背包里,一脸浪费了时间的样子。

    商晏庭躺在地上冷漠地看着他们……

    ##

    贾熙桐魂体回到显龙峰

    她坐在符神大殿之上,准备履行自己的诺言。

    “这弥须符嘛,最主要的就是用它相应的原料,配合法决和手势,笔走龙蛇、心随手动、一气呵成。”

    贾熙桐对着自己这四个咸鱼弟子认真教学。

    下面四个人也是头一次听得这般认真。

    但是吧……

    弥须符这种东西只是在桶老师画的时候看着简单,真的上手了才清楚其中有多难。

    难怪市面上那么多仿祝由符的、固化符的,愣是少见有仿弥须符的。这桶老师就算告诉他们诀窍了,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练成。

    “好了,主要就是这个样子了。”

    贾熙桐看着他们如此认真的样子倍感欣慰,“你们好好练习啊,最开始失败都是很正常的。”

    她还好心地安慰了人家一下。

    别人在练习

    贾熙桐没事儿做又掏出了那个将卡尔大叔和商晏庭都拦住的木盒子。

    自从有了这玩意儿,她每天摆弄两下都成了必备的活动。有种别人盘核桃,她盘木头盒子的感觉,最后的结果都是包浆?

    贾熙桐莫名其妙就想到了这个,然后忍不住摇摇头。

    “嘿,桶老师!”

    就在这时,高翔突然搬着板凳朝她凑近,“听闻沂蒙学院最近要来访学,您知道吗?”

    “沂蒙学院访学?”

    听到这四个熟悉的字,贾熙桐瞬间就想起雪山的雪女,还有那位和蔼大方的柏玉真君。不过她当时吃了丹药入定好几日,还是第一次听到沂蒙学院访学的事情。

    “您不知道啊。”

    高翔有些遗憾。

    毕竟如今阎峰主已经是院长,他们还以为桶老师能够知道更多的内幕。

    比如说……

    “显龙峰会参加武论吗?”

    贾熙桐真心不知道啊,“武论是什么东西?”

    “不是吧桶老师,您连这都不知道?!”

    高翔作为八卦小达人,是时候给桶老师普及一下知识了,“武论就是比武啊。沂蒙学院与我们学院地位相差无几,正所谓同行是冤家,大家其实在暗地里都有悄悄比较。

    这些年双方都是有赢有输、不分上下。

    但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谁都想必对方高过一头,每次两校相会都难免会比较一番。

    咱们阎峰主刚成为院长就遇到了这种事情,所以我们都在猜想显龙峰会不会参加这种武论。”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唉。”

    贾熙桐闻言手中的动作都变慢了,“是院长之间的比武吗?”

    “肯定不是啊。”

    高翔闻言摆摆手。

    他们做院长的修为高深、位高权重,当然不可能亲自下场,“自然是各院长座下的弟子之内的厉害武修了。

    我听闻上一次的武论,赫连院长派出的弟子甚至是武王实力。

    那打斗的情况,简直是惊天动地。”

    武王实力!

    贾熙桐闻言瞪大眼睛,武王实力在定天学院可是已经能开峰立派的修为了。

    回忆他们显龙峰,除开商晏庭已经是武皇实力的大能之外,最强的牛牛当前也不过武宗中期的实力。

    ?  ?昨天是超常发挥,这才是正常更新速度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