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从武当开始的诸天路 > 第两百五十八章 剑法
    “来的好!”

    莫离赞了一声,对方这一招,威力着实大的很,那股天罡真气散发出来的纯阳气息,浩大莫测,至刚至阳,只怕绝顶高手在这一击之下, 连还手的余力都未必有,让他都不禁有些惊叹。

    但他却不闪不避,手掌一抬,轻飘飘的便击打了出去,绵若无力,行云流水, 与曹正淳这声势浩大的一拳恰好截然相反。

    这一式武当绵掌, 恰好与曹正淳近乎凝聚成实质的天罡真气碰撞在了一起!

    轰隆隆!

    狂暴的巨响之中,无尽罡风四散而去, 以两人为中心,方圆数十丈的地板尽数都被掀起,尘土飞扬之间,恐怖的真气直接将地面犁出一道又一道幽深的痕迹。

    曹正淳闷哼一声,人影骤然倒飞而去,手臂微微发麻,浑身气血翻滚,看向莫离的面容上不禁露出了几分惊色。

    他一身天罡真气何等雄浑,自功成以后,从未吃过亏,可是对方那一掌之下,掌力凝练如钢如铁,硬生生的将他的天罡真气尽数破掉,若非他见机的快,只怕此刻已然被其人一掌震伤!

    “不错, 能躲过我这一掌。”莫离再次赞道。

    对方的天罡童子功确实有几分可取之处,非但真气刚猛非常,更是随心所欲,千变万化,武当绵掌虽然带一个绵字,实则掌力凝练,刚猛处开山碎石直若等闲,若非对方真气忽由阳刚转为阴柔,只怕其人此刻已然被他一掌打伤。

    但是莫离也大概摸清楚了这位一直和铁胆神侯作对的曹正淳实力底细,那天罡童子功,真气之雄厚,已然到了精纯至极,进无可进的地步,是绝顶高手的极致。

    倘若他能摸索出自己的道路,领悟先天之意,再打通穴窍,便足以成为一尊先天大高手!

    虽然比之东方不败这种伪先天弱了一筹,但是四大宗师之下,当是以此人为尊!

    难怪,难怪他有如此底气, 敢不给自己的面子, 这一身武功,放之江湖, 实是难寻对手。

    “小子,再来!”

    曹正淳丝毫不曾气馁,大喝一声,一身气势毫无保留的释放而出,狂暴劲气直吹得满头白发飞扬,他一步踏出,浑身劲力当即疯狂涌出,硬生生的在其身前结成了一道厚有丈许的圆行气罩!

    他大手一挥,推动那气罩前行,所过之处,青石地面被寸寸崩为齑粉,凌厉杀机锁定莫离,只让人肝胆俱寒!

    天罡童子功至高境界,天罡元气罩!

    这一道元气罩内,真气狂暴汹涌,便是金铁硬物撞上其内,也立时要被其内蕴含的威能绞碎成粉末,端的是可怕无比。

    自从曹正淳修炼有成以后,还是第一次在天下人面前展露这一式杀手锏,他目光冰冷的看着莫离,有十足的信心让对方在这一招下变成死人!

    轰!

    莫离一步踏下,地面顿时颤了三颤,其人身影犹如电光,在一阵刺耳的气流呼啸声中,瞬息到了曹正淳跟前。

    他单拳扬起,犹如巨斧开山般,猛然下劈,一阵龙象嘶鸣声自他周身响起,雄浑气血此刻展露无疑,尽数聚于一拳之上,整个人恍如一尊高高在上的神魔,拳势浩大,蕴含着不可揣度的威严气息,至刚至阳,妖邪辟易!

    九阴真经,大伏魔拳!

    大伏魔拳本就是刚猛无匹的功法,在十一重龙象般若功的加持下,威能之强,可想而知。

    拳头尚未接近那一道天罡元气罩,恐怖劲力已然湮灭了正前方的天罡元气,随着拳头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一股恍如大日悬空般的灼烧感充斥着曹正淳的心头,让他浑身遍布恐惧!

    这一拳,分明让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不可能!绝不可能!他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

    曹正淳心中难以置信这个结果,他苦练五十年天罡童子功,大内之中,无数珍药宝材任其使用,如此,方有今日之武道成就,甚至是他觉得连那朱无视也未必是他的对手,然而此刻,这瞧着未及弱冠的年轻人,竟然让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给杂家去死!”

    曹正淳不甘愿的尖声厉啸,浑身本已然被压榨到极致的真气再度被挤入了天罡元气罩内,那圆形气罩通体一凝,宛如实质化,威能再度提升数分,隐隐间竟然抗住了那股浩大阳刚的拳力!

    轰!

    毫无花哨的,那一拳砸在了天罡元气罩上,恐怖的拳力立时喷涌而处!

    只见得在那股强横刚猛的拳力之下,天罡元气罩上出现了无数道裂纹,其内真气不断被这道拳力湮灭,丝毫没有抵抗之力!

    在众目睽睽之下,僵持不过一个呼吸的功夫,那天罡元气罩陡然崩碎!

    哗啦啦!

    两人交手的地面之上,一块块青石如同豆腐般碎裂成一块一块,方圆十丈之内,碎裂的石粉被爆裂的罡气席卷上天,随即如同一场泥石雨一般纷纷而下!

    围观的众人吓得惊慌失措,尖声叫着四处躲避,而此时,一道人影激射而出,狠狠的朝后方飞去!

    轰隆!

    一声巨响,却是那道人影直接撞在了门墙之上,将墙撞出了一个大窟窿来,裂缝自那窟窿朝远处蔓延,直遍布数丈!

    此时烟尘漫天,没人能看清楚仍站在场中的身影,是以众人都将目光放在了那墙上,却见得那人一袭大红蟒袍,随风飘扬的俱是白发,不是曹正淳又是谁?!

    他已然败了?!

    众人都是心中大惊,以曹正淳方才表现出来的武功,威能之强,天下绝对少有敌手,尤其那一手天罡元气罩,内力之浑厚,威力之强,简直是神挡杀神,佛挡灭佛,几有无敌之姿!

    然而,在莫离的手中,竟然没有挡过两招?!

    虽然早知莫离有极大的可能会获胜,可是如此轻而易举,如此的摧枯拉朽,还是在场之人谁也不曾想到的!

    尤其是,他竟然连剑也不曾出鞘!

    想到这一点,在场之人都是莫名的惊惧起来,堂堂剑魔,连剑都不必出便将曹正淳打发了,他的剑法到底有多强?!

    轰!

    就在众人以为曹正淳已然败了的时候,那一堆断壁残垣处,陡然有雄浑真气爆发,无数碎石如同利箭呼啸而出!

    曹正淳站在原地,身上大红蟒袍高高鼓起,满头花白头发随风舞动,面上俱是遮掩不住的狂暴杀气,几乎凝成了实质!

    他死死盯着莫离,倘若目光能杀人的话,此刻莫离已然被他双眸刺出了无数个窟窿来!

    他没有想到,这个年轻人竟然是如此之强大,连他的杀手锏天罡元气罩都被对方轻易破掉,五十年苦修的天罡童子真气,在对方手里竟然不值一提,其人竟然还不曾出剑!

    这就是击败东方不败的实力吗,天下第一剑客,果真是名不虚传!

    那一拳之下,力道之恐怖,只怕足以轻易将人打成碎肉,好在他自身功力够浑厚,天罡元气罩挡掉了九成的威能,剩下一成,还不足以让他失去战力。

    “你很强,比杂家的功力还要强,不过杂家,还想领教一下你的剑法!”

    曹正淳压下心中诸多念想,伸手遥遥一摄,顿时,东厂一位挡头腰间的配剑凌空出鞘,落在了他的手掌之中,发出清越的嗡鸣之声。

    他随手一摆,一股狠辣凶戾的剑意顿时冲霄而起,席卷天地,让人心头发麻!

    剑意,他竟然也领悟了剑意!

    莫离心中一动,他没想到这曹正淳,竟然也会剑法,而且还到了领悟剑意的层次。

    不过想来也是,他天罡童子功虽然深厚无比,可是想要依仗此便胜过朱无视,明显有些不够看,他既然敢和朱无视分庭抗礼,自然有几分自己的手段了。

    不过在自己面前用剑,当真是个笑话,而且这股剑意……

    “你练的是什么剑法?”莫离有些好奇的道。

    “等你死了,阎王爷自然会告诉你!”

    曹正淳一剑在手,好似万事不盈于心,他神色冷厉的看着莫离,长剑蓦然挥动!

    锵!

    低沉好似雷音的轰鸣的剑音之中,一道黑影闪动,莫离眉心突然一阵冰寒,头皮陡然一炸!

    一把长剑好似跨过的空间,出现在他的眉心前一寸不到。

    即使以莫离的眼力,都有些躲闪不及!

    快,无与伦比的快!

    那道身影此刻已经仿佛不是人,而是一道鬼魅,身法诡异,邪气森森,剑光无声无息,却充斥着一股凶戾嗜杀之意。

    退!

    莫离毫不犹豫的施展轻功,足尖在地上轻轻一点,身子随即掠过虚空,化作重重残影,暴退数十丈!

    沿途的风景人物飞速闪过,莫离脸上带了几分凝重,因为不管他怎么退,那道剑光始终不离眉心一寸!

    剑尖之上吞吐的一寸剑芒更在刺的他眉心生疼,只怕若再满上一丝,他便要被剑气所伤!

    “这样的剑意,这样的剑法,他还藏了这一手!”

    观战的护龙山庄三人,都是心中大惊,暗道难怪这曹正淳敢与义父为敌,其人非但内力已然臻入登峰造极的地步,便是剑法亦惊世骇俗,战力之强,绝对是媲美宗师级别的人物!

    嗡!

    就在三人心思莫名之际,只见得空中那一道被剑光牢牢锁定的青衫身影,蓦然间一分为三,同时朝着三个方向飞散而去,每一道身影气息都是一模一样,此刻已然不是一位莫离,而是三位莫离!

    九阴神功,螺旋九影!

    以莫离如今的境界,这一门身法绝技早便被其修炼到分身为九,虚实随心的地步,以此来迷惑敌人,却是最合适不过。

    曹正淳愣了一愣,在他的眼睛里,在他的感知里,那三道人影确实都散发出一模一样的气息,以他的功力,竟然丝毫分辨不出来真假!

    这是什么武功?!

    高手过招,只争分毫,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那一柄本牢牢锁定住莫离眉心的利剑,陡然失去了莫离的气机,两人在空中分开,那三道身影重新合而为一!

    两人各自站立原地,曹正淳冷哼一声,道:“这是什么身法?!”

    九阴真经并未在此世流传,是以便是曹正淳身具东厂厂督之位,拥有冠绝天下的情报,却对于这身法陌生的很。

    莫离淡淡一笑,道:“阁下不知我练的是什么武功,我却知你这一门剑法,是五十年前,曾经轰动武林,打遍长江以南无敌手的辟邪剑法,是也不是?”

    五十年前,林远图奔赴江南,创下福威镖局的基业,屡屡与黑白两道动手,仗着一手辟邪剑法,平生未逢一败,便是青城派当代掌门,亦是败在他那神鬼莫测的剑法之下,被人誉为江南第一剑!

    这一门剑法,实是葵花宝典的变种,非自宫者不可修炼,委实拥有神鬼莫测的威能。

    曹正淳身为内廷大宦官,自然不会放过修炼这一门剑法,而天下,也实不会有第二种剑法,拥有如此诡异莫测的速度,如此暴戾凶残的杀意!

    “你倒是好见识,既然认出来了,那你便该知道,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曹正淳神色冰冷,他连这压箱底的剑法都展露出来,便是存心想要以莫离的性命来给东厂立威。

    小小一个林诗音不放在他眼中,可是东厂的威严,他的威严,却是绝对不容任何人挑衅,朱无视不能,莫离自然也不能!

    话音落下,其人手中剑光再起,这一次,连身影都没了,天地间只能看见一柄剑,或者说,是一道剑光,一道仿佛地狱黄泉中亮起的剑光,不知凝聚了多少血腥杀伐之气,森森杀意,压的人心头近乎喘不过气来,偏偏邪气凛然,无声无息!

    辟邪剑法,实是当世最绝顶的剑法,又被这大太监修炼到了极致!

    只是,莫离连东方不败都杀了,又如何会畏惧这葵花宝典的变种?

    他站在原地,静静看着那柄长剑袭来,手掌悄无声息的,已然搭上了自己的剑柄。

    这一刻,一股凌厉气机陡然自他身上升腾而起!

    在场群豪看着站在那里的青衫剑客,隐约间,仿佛看见了一柄上斩浮云,下决天地的绝世神剑,不由得遍体生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