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香江大枭雄 > 66章:水房
    如果说江湖是独立的世界,那律师行业同样如此。

    这些大律师,进可以成为立法院议员,退可以在自己的事务所作威作福。

    物以稀为贵,想在香江当执业律师,难度非常的大。

    香江施行精英教育,大学学费高昂,就算是政府和华商总会给补贴,也不是贫民子弟能承受的起的。

    更何况是精英教育当中的贵中之贵,法学院。

    只要能在法学院毕业,你的脚就已经踏进了权贵阶层,待到后面的实习成功,你就彻底走上了康庄大道。

    这是平头老百姓翻身的最好机会。

    当然,这只限于执行欧美海洋法律制度的地区和国家。

    章闻天就是这样的有志青年,虽然他的执业范围,很让律师协会的大佬们诟病。

    “倒不是一件为难的事儿。”

    “我有个朋友,最近欠了水房一大笔钱,人被控制了起来。”

    “这个朋友的身份特殊,不想声张,他的家人委托我来处理。”

    章闻天一提起他的朋友,下意识地摇摇头,感觉很头疼。

    水房,香江字头中神奇的存在。

    起家是安乐汽水场,张家的产业,算是他家的私家打手。

    商黑联合,在香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

    不管是和兴和,还是和联胜都是当年码头工人,给这些华商大族扛活的苦力。

    张家被保罗博士干掉,也就淡出香江市场,远去澳洲。

    水房也属于和字头,和合图分家,大眼胜挂靠和联胜,要不是白面书生温贵,水房绝对没有崛起的可能。

    放贷收贷,折腾了几十年,水房彻底崛起,脱离了和联胜。

    现在的坐馆是神仙锦,打垮字母帮的大傻和万丈洪上位,但此人不碰毒,只沾赌,油麻地的麻将馆,都是在水房掌控中。

    “就这事儿?”

    “我是新出头的草鞋,我去找神仙锦讲数,面都未必见的到。”

    “我干爷倒是能在神仙锦面前说上话,不如去找他,一句话就能把账平了。”

    江湖事儿,江湖了。

    这话倒是没错。

    找个德高望重的大佬讲数,利息一抹,本金一给,人就可以带走。

    可章大律师是不是拜错码头了,找他这个无名小卒来办这件事儿。

    林怀乐隐约感觉到,这件事儿没想象中的简单。

    “我的这位朋友姓万,祖父的身份比较特殊,并不想声张,当然这里面也有不能说的原因。”章闻天为难地说道。

    姓万,这倒是个比较稀有的姓氏。

    光是林怀乐知道的大人物就有几个,身居高位,执掌风云。

    这也让他更加感兴趣!

    “章律师,还是讲明白一点。”

    “我知道你为难,但猜来猜去的,徒增大家烦恼。”

    掺杂政治,需要底牌,爱国也要看身份的,林怀乐现在可没有这个实力。

    “好,我就不打哑谜了。”

    “我朋友叫万羽彦,他的祖父是大名鼎鼎的万墨林。”

    “拿着他祖父在极东会的钱出来梭哈,自然要小心处理了。”章闻天如实说道。

    章闻天嘴里的名字,一个比一个大,着实让林怀乐开了一把眼界。

    万墨林,杜门的大管家,上海滩的枭雄。

    要知道,香江的市场体量,照比上海滩可差的远了。

    五十年代,那批上海大富豪们,也让香江大族们开了开眼界。

    至于章闻天嘴中的极东会,更是了不得,是金融市场上的巨鳄。

    香江只有四家证券交易所,香江会,极东会,金银会,九龙会。

    四家股票交易所,控制着香江的股票发行。

    “胆子不小,敢拿李先生的钱出来赌,真是有勇气。”林怀乐鼓掌赞叹道。

    “万墨林在香江不是没有老朋友,不管是老新,还是字母帮,都愿意卖他个面子。”

    “毕竟两家字头的大佬跑路,都需要去万家拜码头。”

    “可这是家丑,需要瞒着李先生,所以就托到我这了。”

    章闻天也是临危受命,找金牙豹也不是不行,但一旦让极东会收到风,一定会搞东搞西。

    到时候,不光是章闻天,大家的面子都不好看。

    “我会解决,但是我需要知道,这位万大公子在极东会内,有什么作用。”林怀乐想知道,自己出了力气,会得到什么。

    “万家的友谊。”

    “还有就是审批,万家本身就是极东会后的支持者,老上海滩当年炒金炒银的大战,杜门可是出了死力。”

    “上海人搞股市,真是轻车熟路了。”

    “如果林生想要进军金融界,万公子是个不错的踏脚石。”

    章闻天想到了自己在极东会内开设的户头,投了一万块,现在已经变成十多万了。

    真是一本万利的好买卖。

    金融业是个好买卖,尤其是股票市场。

    当然,有赔就有赚,73年的大股灾,可让不少公司元气大伤。

    林怀乐一直在思考转型,香江发财的门道就那几个,都已经被各大同乡会垄断了。

    字头的生意虽然利大,但多说都是黑色产业,不可能拿到阳光下,一见光就死。

    有心跟着风头搞房地产,但没有大水喉支持,随便一阵风,就能把他吹垮。

    金融界一向都是以小博大,如果有业内人士帮忙,的确是翻身的好机会。

    “可以,我来找水房的人解决。”

    “感谢章律师又给我指了一条明路,您真是我的贵人啊!”

    “不知道保险公司的法务代表,章律有没有兴趣任职呐?”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

    这样结交大水喉的机会,章闻天的其他字头客户,也是非常愿意接手的。

    但他偏偏给了自己,这可是个大人情。

    “那就谢谢林生了!”章闻天欣然笑纳。

    将章闻天送回他的律师事务所,见这个油头粉面的家伙下车离开,长毛才扭过,好奇地问向林怀乐:“乐哥,咱们要开保险公司咩?”。

    听到提问,林怀乐并没第一时间回答,而是先点燃一根烟,吸了一口,才淡淡说道:“是啊!”

    “咱们手底下多出一条街,要是不开家保险公司,怎么才能把钱安稳地放在银行账户中!”。

    长毛还是没搞明白保险公司和规费之间的关系,但他也没有细问,而是继续开车返回杂志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