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万古第一战皇 > 第两千四百三十章 念珠之威
    究竟什么样的功法加持,才能让林寒并不纯粹的佛法,增强到这一步。

    “看来即便是混沌功法,也一定是十分强悍的那一种。”

    金媛媛、牛万九、金鹏等人,眼中则是精光闪烁,暗暗沉吟。

    对于林寒的特殊,他们也是发自内部的感到羡慕。

    拥有后在自己的攻击、防御等各项手段方面,能够加持的太多。

    轰隆隆!接下来,在一众人惊悚的目光下,林寒的佛法和年轻僧人的念珠,在虚空中狠狠相遇,立刻迸发出刺目的金光,那里就像是有一个金色的太阳在不断的燃烧、释放,可怕的光芒,许多人就算离的已经足够远,也感觉炙热难耐,一阵悚然。

    这攻击,当真是给人一种灭世般的感觉。

    不过,林寒的混沌神法加持的佛法中,有着一股混沌的特性,像是可以吸收、炼化一切,年轻僧人的念珠虽说十分霸道,但是很快其中的能量,竟然开始被林寒的佛法猛力的吸收,让得林寒的佛法,威势变得更强一些,如一头金色的野兽在不断的向前冲击,有种年轻僧人的念珠,都微微倒退的趋势。

    年轻僧人心中不禁溢出一抹凛然,身为佛门子弟,圣人的记名弟子,他的佛法水品造诣,放眼整片洪荒,也出类拔萃。

    林寒一个半路出身,竟然能在佛法的比拼中,让他落入下风,当真让他心中寒冷无比,若是他今天真的吃瘪,岂不是让灵山的成为洪荒笑柄?

    念此,他脸色便是冷森下来,无论如何,都不能发生这样的景象。

    “念珠,轮转!”

    当下,他沉喝,将体内的佛法,催动到极致,那六颗巨大的念珠,开始转动起来,其中散发出宏大的佛音,像是无尽的神佛在怒吼,要将林寒压碎。

    他之前并没有太将林寒当回事,认为佛法这一领域,他完全是俯视。

    现在无疑是开始重视一些。

    轰隆隆!在六颗念珠的轮转下,佛法压力陡然间变大许多,林寒的佛法攻势,都开始颓住,且逐渐有被再次压的味道。

    众人轻轻一叹,在真正的较量之下,林寒在佛法领域中,和年轻僧人还是有着差距啊。

    就算有着混沌神法,也难以弥补。

    毕竟,年轻僧人的境界,在禁忌境中期后段,和林寒前段之间,有着很大的区别。

    一般,一个禁忌境中期后段的人,光是释放压力,就已经足以让前段的无法动弹。

    林寒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是不错了。

    年轻僧人心中涌动出一抹异芒,看来要想办法,将林寒的混沌身法得到手研究一番,若不是凭借着境界的优势,他想压下林寒倒也没有这么简单,这混沌神法,对佛门的“正宗”之名,已经产生一抹威胁。

    灵山的人,绝对不允许被人这么挑衅。

    咔嚓咔嚓……金光沸腾,林寒的佛法,的确开始瓦解,并且还有一股很强的压力作用在他身上,让他脚下踩着的地面,都开始不断的龟裂,整个人就像是背负着一片万古青天。

    林寒牙关不由得暗自咬紧一些,额头上都沁出了点点汗水,这般交手他的确很吃亏,毕竟他的佛法根基和灵山弟子相比,还太薄弱。

    当下,他眸子闪烁一翻,思索着应对之法。

    本源神石,如此珍贵,他自然不能失之交臂。

    “我传你一段佛音,能领悟多少,就看你的悟性了。”

    这时,鸿轻叹了一口气,道。

    林寒当即眼睛一亮,鸿是很古老的存在,知道很多辛秘,一般从来不传他功法、战技、秘法之类的,怕他对鸿太依赖,想不到鸿如今终于松口,要传他东西了,他知道,鸿所传必非同凡响。

    当下,他凝神开始聆听。

    接下来,在他的脑海中,便响起了鸿徐徐的声音,像一尊古佛在低语,在林寒的脑海中,还响起了阵阵恐怖的雷电轰动声,像是天威弥漫,不允许这种佛法,泄漏一般。

    “这是什么佛法?”

    林寒心中憾然道。

    这佛法的精深水品,比起年轻僧人所传承的灵山佛法,要高出不少。

    但佛法不是由灵山的两位圣人老爷,创造出来的吗?

    “佛法,乃三千大道本源之一,并非那两位圣人创造。”

    鸿摇头,那两位圣人,是被道祖所传,才走上“佛”这条道路。

    他所传的法,比起道祖当年传给两位圣人的只高不低。

    不过,那两尊圣人,是两尊巨山,想超越他们,太不切实际。

    用此来对付圣人的弟子们,倒是一把利器。

    林寒点点头,心中有些兴奋,有这心法,他的佛法造诣,瞬间就会提升很大一截,当下底气也是浓郁许多。

    看一眼不断压下的六颗念珠,虽说气势凶猛,但想真正的压下,还需要几秒的时间,林寒赶紧的闭目开始参悟。

    经过盘古心头血改造后,林寒的悟性,也是增强了许多,很多秘法,不需要多久,就能快速的领悟本质。

    几秒时间,让他有所收获,并不困难。

    “他在干什么?”

    外界,看到林寒闭上眼睛,很多人都愣住了,不会吧,这么关键的时刻,他这是在找死吗?

    年轻僧人的佛法,如此大气恢宏,若真的压落下来,林寒的下场,不堪设想啊。

    年轻僧人也一怔,旋即淡笑道:“施主,我可并没有要杀你之心,你这样可能会性命难保啊,干脆你认输吧,将那本源神石交给我,我就此收手如何?”

    风吹过,他身上的僧衣,猎猎作响,脑后神环璀璨,充斥着超然气度。

    就这么将林寒给碾压了,他也感觉有些成就感。

    灵山的威名,因此将再增长一分。

    然而,林寒却并不理会他,仍旧在闭目,天灵盖中,光芒闪动,像在参悟什么玄法,在他周身,竟然有一股十分神圣的佛性弥漫而开,众生都感觉到一股恬静、祥和的味道,像是世上至神至圣的力量出现,可以洗涤人的灵魂。

    仔细感悟,还能够发现,这种佛性,比起年轻僧人的佛法,竟然还要厉害一些。